20年只给一个孩子打过针,8毛钱治好高烧的“不打针爷爷”走了

在河北,有位出了名的儿科医生,小患者们亲切地叫他“不打针爷爷”。行医50多年,他坚持开药治疗,只为一名患儿进行过肌肉注射。年过八旬,他本该颐养天年,却奔波在家和医院之间坚持出诊。身患18种疾病,他本该接受照顾,却负病前行,呼吁少用抗……

>MORE

13年前还是“无危”的禾花雀,竟被痴迷“壮阳”的那些广东人吃成“极危”

屈畅 摘自《北京青年报》2017年12月7日第A11版 被查获的一处黄胸鹀催肥窝点 2017年12月5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黄胸鹀(俗称禾花雀)的评级从“濒危”升级为“极危”,13年前,黄胸鹀还属于“无危”状态。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称,……

>MORE

法国将禁售“格子笼”里鸡只产下的蛋, 生态放养终能全面实施吗?

拾方视角 法国农业部长崔佛特(Stéphane Travert)今年(2018)2月18日再次重申马克龙总统竞承诺之一:要在2022年取缔被称为“格子笼”(battered cage)饲养的蛋鸡所下的蛋,让法国人吃的鸡蛋都是在室外放……

>MORE

为什么英国人把帽子和冷颈巾留在街上?

活一番 这个星期,英国城市布里斯托各处地发现途人遗下裘皮帽和冷颈巾在街上,帽子和披肩都挂着一张小咭:“我并不是被丢弃,如果你需要我,请带走我去。”咭上还有一个特别记号 “#keepbristolwarm” 这是布里斯托居民义工的一个……

>MORE

斗狗,最残忍的赌博术

26岁的山东摄影师武靖力,曾花费两年时间,拍摄了一组作品《狗徒》,作品在前年获得Leica J摄影大师赛的青年奖。 武靖力的《狗徒》的这组照片都是黑白的,因为画面太过暴力血腥。摄影师自己解释道,“狗徒”其实就是一场赌博,通常都是在小……

>MORE

为我擦鞋的人

(美)玛吉·哈拉 编译:孙开元 一天下午,我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我的哥哥、嫂子、嫂子的妹妹和她的孩子,四个人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生命。“你快过来吧。”妈妈在电话里央求着我。我在悲痛中六神无主,踉跄着脚步在房子里转悠,想着要往行李箱……

>MORE

纽芬兰白狼

申赋渔 摘自《视野》2009年第3期 泰坦尼克号建成下水的这一年,英国人在纽芬兰岛上枪杀了最后一只白狼。 纽芬兰的冬季漫长,厚厚的冰雪覆盖了整个荒原。夜色中,一个白色的影子像风一样掠过,在冰雪把月光折射成碎片的那一瞬,陡然消失——有……

>MORE

曹德旺:不是做慈善,我在学做人

陶小然 在曹德旺硕大的办公室里,最醒目的位置摆放着一本巨大的《金刚经》。另一本同样大小的《金刚经》,放在他家门厅中央,每天进出得见。 过去一年的媒体喧嚣并未扰乱这位汽车玻璃大王的步伐。参佛,修行,捐赠,布施,全球建厂,每一步都走得有……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