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不必治疗函告

牧徐徐

病人在医院被检查出患有不治之症时,医生会主动开出“不必治疗”的告知函,希望患者直接回家,在家里平静地等待死神的降临,而不是设法尽最大努力去救治。接到这个告知函后,90%以上的绝症患者及其家人会平静地接受,他们不会去求医生帮着继续治疗,更不会因此闹事,状告医院失职和医生没有职业道德。

面对诸如癌症晚期、恶性肿瘤等疾病的不幸降临,医患双方都能相当理智和平静。这在英国医院里是常有的事。

不久前,我在伦敦一家医院做学术交流时,就曾亲眼见到两例。

第一例是一名叫乔纳森的患者,当他被检查出肺癌已到晚期时,由4名医生组成的医疗组开了一个会诊会,之后便叫来乔纳森的家人,一番短暂的沟通后,医院开出了一张“不必治疗”的告知函,让乔纳森第二天便回家。理由是这是一个不治之症,即便留在医院治疗,也不可能有意外的转机。

乔纳森的家人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又把实情告诉了乔纳森本人,他们觉得不应该对乔纳森有所隐瞒。事实上,医院和医生也从没想过要对绝症患者隐瞒病情,因为医院各病区的墙上常常能见到一张张绿色的纸条,上面写着患者的姓名和编号,下面盖着一个“不必治疗”的印章,只要患者识字,一看就能知道。

几个月后,乔纳森在家里平静地离去。之后,他的两个儿子还特意来到医院道谢,感谢医生将实情相告,让他们得以和父亲在一起度过最后的美好时光,及时尽了最后一份孝心!

第二例便是我交流所在医院里的一位主治医生——奥苏文医学博士。我到达这家医院的第3个月,奥苏文便被检查出患上了胰腺癌,但幸运的是还有10%的治愈率。出乎意料的是,奥苏文坚决不愿意为这个10%去做化疗。他的理由是,化疗的过程非常痛苦,而且对其他器官的损伤也非常大,会将一个好端端的人最后弄得骨瘦如柴。奥苏文不愿意让家人看到自己最后被化疗弄得面目全非的样子。他说,就让他完好如初地平静离开吧,给家人一个永恒、完美的记忆。

最终,奥苏文说服了家人,平静地回到故乡。他说,自己要利用最后一点时间,完成之前一直想完成却没完成的事情——在后院里亲自种些自己喜欢吃的蔬菜和瓜果,与孙子们好好相处些日子,去墓地跟已逝去多年的父母说说话。此外,他还挨个拜访每一位老朋友,和他们一一道别,感谢他们曾经给予自己的帮助和鼓励。

做完了这一切事情后,奥苏文平静地待在家里,不久便安详地离开了人世。走的时候,他如同睡着了一般,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一位癌症患者——没有遗憾,有尊严地离开,奥苏文实现了他生前的愿望,他的家人也为此感到十分欣慰。

类似这样的实例,每年在英国都有很多。究竟要不要设法挽救绝症患者,让他们尽可能地多活些日子,还是直接让他们回家等死?子女这样做,是不是孝顺?英国人很少讨论这些问题,因为他们觉得这并不是一个非要给出是与非答案的问题,他们更愿意给绝症患者一份人情味十足的“临终关怀”。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shehui/24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