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不修心,万劫仍生死

噶玛诚列诺布

智者修心不修身,

愚者修身不修心。

                          ——莲花生大士

NO 01

随着时间推移,一些外汇交易者发现,技巧不及修心来得重要,认识自己远胜于认识大盘的走向。

可怕的不是诡谲的市场,而是贪婪和恐惧的情绪。情绪会影响判断,导致满盘皆输。

真正的难点,永远是人心。

《大般涅槃经》(白话文)说:

“不修心的人,不能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心念轻狂躁乱,变化翻转,难以捉摸,难以调伏。就像驰骋奔逸的大恶象。念念迅速,如闪电之光。烦躁忧扰,刹那不停,像猕猴一样。如幻化的象马,似大漠的天际出现一条河流,本来虚幻,人们却执为真实。心是一切诸恶的根本。”

和这样一颗心日夜为伴,让人防不胜防。若不修心,如一个人面对千军万马,几乎没有胜算。

可惜,大多数人不知道心是一切的根本,不在心上用功,而在细枝末节上用功。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归咎于环境和他人,不知道原因在自己身上。

若不修心,很容易钱财受损,职场受挫,婚姻出现危机,亲子教育失败,饱受焦虑和痛苦的煎熬。

《心地观经》说:“三界之中,以心为主,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永处缠缚。”

“观”是觉照,不能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以佛法转化自心,就不可能从三界的缠缚中解脱。

莲花生大士也说:“智者修心不修身,愚者修身不修心。”

即使每天念经、持咒、听法、打坐、放生、布施……这些都是修行的表象,如果心里渴望的是今生来世少病多福,子孙平安吉祥;或虽求解脱,不知观心,以佛法改变自心,则尚未入道。

佛陀在《四十二章经》(白话文)说:

“沙门修行佛道,不要像推磨的牛那样,只在行动上转圈子,而不用心。身体虽然在修道,拜佛念经,持斋持咒,但内心并不注重修行。如果能真心修道,按佛法奉行,行为上不修持也是可以的。”

NO 02

如果总是坚持己见,认为自己正确,别人错误;看不惯别人,动辄说别人过失,把过错归咎于别人,生活在是非和爱憎中,说明没有修心。

假如意识不到这个问题,不转化自心贪爱、憎恨、愚痴、傲慢和嫉妒等烦恼,表面上谈论佛法,做各种善行,只能让自己变得更虚伪。

三祖僧璨大师说:“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

若有拣择、取舍,则有是非、好坏、你我,则有憎爱。只有远离二元对立,平等一味的心性才会绽放。

古德又说:“违顺相争,是为心病。”

“顺”是从,“逆”是违背。满足你的愿望,就心生喜欢;违背你的心意,就心生怒意。顺就会贪,逆就会嗔。

高兴和愤怒,都是基于自我是否满足。每日渴望诸事顺遂,担忧事情不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如《大般涅槃经》所说,“烦躁忧扰,刹那不停”,患得患失,这就是病。

这两种心态,是一个人最平常、最基本的内心状态。从中可以看出,人之所以在轮回中流转,就是因为无时不在憎爱中。

世人认为能爱能恨才是人,有欢乐有痛苦才是人生。他们不会向往涅槃,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人超越了顺逆、好恶和苦乐,他还是人吗?他还会有趣吗?那是灰身泯智,和木头一样。

佛陀的法教揭示的是从轮回中解脱的道路,它一定是一条瓦解爱憎习气和二元对立思维的路。

它致力于粉碎我们安身立命的基础——由无明引发对自我和一切事物的执着,这条路,就建立在我们的心上。

一个修行人,若要佛道现前,就要摧毁“顺”“逆”之心。

什么形式的修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的状态,心的境界。

心专注的是哪些东西?心中的傲慢和嫉妒是否减少?是不是自赞毁他?敌友的界限是否分明?是不是顺则喜,逆则忧?

东汉学者蔡邕在《女训》中说:

“心就像头和脸一样,需要认真修饰。脸一天不修饰,就会让尘垢弄脏;心一天不修善,就会窜入邪恶的念头。人们都知道修饰自己的面孔,却不知道修养自己的善心。糊涂啊!脸面不修饰,愚人说他丑,心性不修炼,贤人说他恶。愚人说他丑,还可以接受;贤人说他恶,他哪里还有容身之地呢?”

“所以你照镜子的时候,就要想到心是否圣洁;抹香脂时,就要想想自己的心是否平和;搽粉时,就要考虑你的心是否鲜洁干净;润泽头发时,就要考虑你的心是否安顺;用梳子梳头发时,就要考虑你的心是否有条有理;挽髻时,就要想到心是否与髻一样端正;束鬓时,就要考虑你的心是否与鬓发一样整齐。”

在一个人的心中,不会同时存在两种心态。有智慧的时候,就没有烦恼;有烦恼的时候,就没有智慧。

做一个好人,尚要修心;要获得世间的成功,也要修心;何况要颠覆轮回呢。

如何修心?就是要禅修。禅修能动摇深层固化的概念心,彻底改变人的习气和思维方式。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噶玛诚列诺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