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因医殡分流妨碍助念往生

陈荣基

我国很多医疗院所,因应民俗需要,附设殓、殡、奠、祭等设施,对抚慰刚刚痛失亲人的家属发挥很大作用。 但是因为很多医院委外经营,引发殡葬业者抢生意,敲竹杠的乱象。因此立法院于2011年立法通过《殡葬管理条例修正案》,将于七月起正式实施,让相关设施退出医院,以遏止乱象。

但在民间,尤其是净土宗的佛教徒,常有往生后助念八小时的习俗需要医院提供助念室;国际上,基督宗教等也有在医院中设立慰灵室,让家属及亲友可在病人逝世后,有一个与刚刚逝世的亲人短暂”聚会”,或做简单的宗教仪式的设施。

这种助念室及慰灵室的设施,已经广泛存在于国内公私立医院。让很多在医院中往生的病人家属,刚刚面临丧亲之痛时,有一个慰籍沉淀心灵的场所及时间,让亡者无怨,生者无憾。我在台大医院及恩主公医院都要求,对于希望助念的病人,确定死亡后,尽量不要干扰尸体,避免搬动病人,在床头放置助念器,由家属及葬仪社礼殡师,直接轻轻的推病床,好的礼殡师,还会一路鞠躬轻声告诉亡人行动信息:“我们要离开病房了”,“我们要进电梯了”;在佛号声中,引导到助念室,继续八小时的助念。台大医院戴院长曾经陪伴家属,护送亡人到助念室,并短暂参与助念,在院长要离开时,家属顶礼恭送。 在缓和医疗病房开幕典礼当天,应邀观礼的佛光山住持心定和尚,自动进入助念室为亡人助念,传为美谈。

在恩主公医院,曾经有位严重车祸病人,在加护病房临终时,家属要求在病房内为病人助念八小时。我告诉家属:“作为佛教徒,我赞同家属要助念的理念,但是如果在病房内助念,隔邻几床的病人,会吓的要求疏散”。随即我告诉家属我们医院的做法,并亲自带家属到地下室去看太平间旁的供奉忏公师父绘制的西方三圣像的助念室。家属终于同意到往生室去助念,并且非常感激医院的安排。

可惜后来很多医院将往生助念室承包给殡葬社去管理,有些唯利是图的殡葬业者,对于不接受他们后续处理的家属百般刁难,甚至拒绝提供助念室,破坏了医院的美意。

希望内政部在依法推动医殡分流时,要鼓励医院保留往生助念室及慰灵室,并要求医院要自己经营,协助病人安详往生及家属陪伴助念,亲切及庄严的陪伴病人走完生命的最后一里路。

春夏秋冬与生老病死是自然常态,绝症病人(末期病人)的死亡,并非医疗的失败;未能协助病人安详往生,才是医疗的失败。活着,是最好的礼物;善终,是最美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