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们村里的特困户

心上莲花

在我们老家村子里,有一户特别困难的人家。他们家老奶奶70多岁,老伴早就去世了,儿子40多岁。前些年儿子得了一种怪病,手脚自然萎缩,只剩下皮包骨头,无法正常行走,吃饭用勺子都很吃力。儿媳看儿子得了这种病,就在外面找了别的男人,很少回家。他们家还有一个十多岁正在上学的小姑娘。

这家人家里没有劳动力,又要到处寻医问药,真是不堪重负。为了给儿子治病,老奶奶把家里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都变卖了,去过很多大医院,都检查不出是什么病。她儿子疼得受不了的时候,只能靠吃止痛药来维持。现在他们已经家徒四壁,十分凄凉。村委会看到他们家这种情况,弄了两个低保名额给他家。

我听我爷爷说起过,在文革期间,这个老奶奶的老伴和她老伴的父母,曾经当过红卫兵。当时他们积极地“破四旧”,砸了村里的寺庙,把寺院里的经书缴来扔进粪坑。批斗地主时,下手特别狠,打得人家断手断脚的。

他们三个人在那些事发生以后,没过几年都相继去世了。而且感召来这些业障重的子孙,承受贫穷、病痛、亲人离散之苦。

人啊,真是不能没有起码的底线与敬畏心的。

有一天,我妈从地里背玉米回来,有个老人向我妈讨一根玉米,说肚子很饿,要拿去煮了吃。那些玉米在地里已经熟透,多半很老很硬了,我妈赶紧挑了几根稍嫩点的给她。我觉得奇怪,这年头怎么还有煮老玉米吃的,她那么大年龄,根本吃不动啊。

我妈说,因为她女儿都不给她饭吃。她只有一个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现在遭女儿和女婿的嫌弃与虐待。骂“老不死”是家常便饭的事了,不准她上桌来跟他们一起吃饭。后来让她单独开伙,把家里的米与油都上了锁,怕她偷吃。

有一次,她家女婿在田里很大声地骂她,嫌她干活慢,骂得非常恶毒,被我爸路过听到了,我爸还批评了她女婿一通。

听我妈说,她年轻时虐待年迈的婆婆,不给老婆婆上桌吃饭,经常恶言恶语地咒骂她婆婆。现在她女儿对她,跟她自己当年的行径几乎如出一辙,真是“滴滴屋檐水,落在老地方”。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5473f0102ziu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