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版富豪变形记:挤在1平米的房间睡2天

罗发财

“对于有些人来说,活着,已经竭尽全力了。”不知道大家怎样理解这句话,可能无法理解,又或许深有体会,只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最近看了一个早年的节目感触很深,它叫《穷富翁大作战》,一般会邀请香港富裕家庭或拥有高学历的人在节目中与生活拮据的人在一起,体验他们的日常和苦涩,人们笑称为富翁变形记。

有一期就邀请了香港富豪田北辰。田北辰是谁?他的家族是香港江南四大家族之一,美国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他从出生就含着金汤匙,自身也不乏努力,但他一直信奉一个真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奋斗出来的,他无比坚信:如果你有斗志,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

他曾经坚信个人品质和努力可以改变一切,人穷不要紧,最怕的是心穷。但没想到,当他参加了一档节目,却被深深地触动了。

当田北辰接到节目组请求时,他一口答应了,他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就算是在最贫穷的地方从最底层做起,也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于是他开始了住板房收垃圾,周生活费只有15港币的生活。他跟随主持人来到偏僻的油麻地,把自己值钱的东西都交给了节目组,住进了仅有1.67平米的房子。

初来乍到的田北辰还跃跃欲试着,配合着一切王子变青蛙的故事剧本。可是当他看到只有1.67平的出租房时,他还是目瞪口呆了。贫穷给他上了第一课叫做落差。

这间屋子里面只能放下一张床,床的四面挨着木板墙,唯一的公用洗手间更是破旧不堪,更没想到的是,主持人说你住的这个已经是某些人住的出租屋里最豪华的那一种了。

他去拜访隔壁板房邻居,问一位正在看电视的老伯伯的生活情况,在得知老伯伯每天无聊,只能一直看电视看到凌晨时,他露出一种居高临下的笑容,那种神情仿佛在说哎呀,真是不努力不奋斗。

然而自认为看穿一切的他马上就迎来了第二个打击,临睡前,他查询自己第二天要上班的地方,才得知太远了,坐地铁上班来不及,他便准备少睡几个小时,去赶车坐通宵巴士,结果到了车站买票,一趟路竟需要十三元,他兜里根本没有这么多钱。

第二天骄傲的他只能靠节目组的帮助,才准时赶到了工作地点换上了工作服,开始清扫垃圾桶和大街上的卫生。原本公司规定2个小时要清扫完10个垃圾桶,结果他一个小时连3个还没清扫完,就开始各种腰酸背痛,然而他身边一起打扫的工人们对待这项工作却习以为常,早早按时交工了。他呆了,思考这一天的辛苦,直到发现有路人经过他身边时捏着鼻子快速离开时,他觉得自己像魔鬼一样招人讨厌。

中午吃饭他兜里只有15元的预算,15元在香港连个好一点儿的便当都买不了。他只能吃最便宜的盒饭,坐在街边的楼梯上囫囵吞下,噎着了就喝口白开水,困了在树下躺一会。

第一天熬了9个小时后,他以为终于可以下班休息了,却惊讶地发现同事们并不打算回家,原来这些人为了赚钱养家,晚上还要另打一份工,甚至有人一天要同时打3份工才能养活妻儿老小,让自己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

那些比他熟练比他能吃苦的工人起早贪黑,拼死拼活,却只拿到几十块钱的收入,仅供交通和吃饭。晚上躺在1平米板房里的田北辰默默无语,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轻松和愉悦,是说不出的憋屈和难受。他第一次觉得成年人的生活在某些时刻真的没有道理可讲。

第二天田北辰又开始了他的清扫大街工作,他的口中说得最多的就是太过分了!小心一点!前两句是抱怨总有源源不断的人乱丢垃圾,后一句是担心自己和同事处理垃圾的双手被划破,可他的同事坦然一笑:“我们早就习惯了。”

休息时他还去打听了一下租房情况,因为节目组给他安排的1.6平米的房子已经算豪华了,他想看看那些最差的房子是什么样子。他们于是带他去看了那种不到一平米的房子,田北辰环顾四周眼神里全是绝望。

原本为期7天的体验,田北辰才经历了两天就宣告提前退出,成为第一位提前退出的嘉宾,那个曾经趾高气扬地说“我可以从底层闯出自己一片天”的人才两天就束手无策了。他说我在这两天发现自己脑海中只考虑填饱肚子,真的太饿了。完全没什么宏伟的盼望愿望,什么都不想,我睁开眼努力工作就是希望吃一顿好的,真的不容易。

这次体验后,他开始积极为底层工人争取权益,甚至为此还和公司其他人产生分歧争执。没有天生的富人思维,这些忙着为生活奔波的人,哪里能有对诗和远方的执着,有时生活甚至能扼杀一切梦想。

美国曾经也有这样的节目:一个优雅知性的富家女,节目送她去当了一阵子底层工人。她每天除了工作就是想着填饱肚子,脾气也变得特别暴躁特别尖锐。

回头看这段过去,她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会变成充满戾气的可怕模样。可她是有退路的,其他的人只能一直咬牙坚持着。

自我意识的觉醒源于你对社会的认知,我们不能对别人的境遇完全感同身受,至少多一份理解和温柔,你没经历过你不懂。其实在这个世界没有谁比谁容易,只有谁比谁能扛。

文章来源:https://www.toutiao.com/i6629644063307989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