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尽自当别

纪晓岚

翻译:圆见

摘自《阅微草堂笔记》卷一 滦阳消夏录

献县周氏仆周虎,为狐所媚,二十余年如伉俪,尝语仆曰:吾炼形已四百余年,过去生中,于汝有业缘当补,一日不满,即一日不得生天,缘尽吾当去耳。一日冁然自喜,又泫然自悲,语虎曰:月之十九日吾缘尽当别,已为君相一妇,可聘定之。因出白金付虎,俾备礼,自是狎昵燕婉,逾于平日,恒形影不离。至十五日忽晨起告别,虎怪其先期,狐泣曰:业缘一日不可减,亦一日不可增。惟迟早则随所遇耳。吾留此三日缘,为再一相会地也。越数年,果再至,欢洽三日而后去。临行呜咽曰:从此终天诀矣。陈德音先生曰:此狐善留其有余,惜福者当如是。刘季箴则曰:三日后终须一别,何必暂留。此狐炼形四百年,尚未到悬崖撒手地位,临事者不当如是。余谓二公之言,各明一义各有当也。

 

译文:

献县有个姓周的仆人叫做周虎,被狐狸迷惑,与其生活了二十年都非常美满。狐狸曾对周虎说:“我修炼成人形已经400年,往世和你有业缘需要补偿,故而一日不满就一日不能升天得道,所以缘分尽了我就会离去。”

忽然有一天,狐狸自己高兴地笑起来,又突然暗自悲伤,对周虎说:“本月19日我们缘分已尽,我将离你而去。我已经为你找到了一个老婆,可以出聘金去迎娶。然后拿出钱给周虎去买聘礼。自此以后,与周虎相处比以前更加融洽,形影不离。

到15日忽然早起就和周虎告别,周虎怪她提前离家,狐狸哭起来说:“业缘不能减少也不能增加。只有迟早才可以有点机会,我留下三天的缘分,以后可以再相聚。”

过了很多年,狐狸果然回来了,在一起欢度三天后离去。临走的时候狐狸呜咽着说:“从此与君再也不会想见了。”

陈德音先生说:这个狐狸会给自己留余地,珍惜福分的人应当如是。

刘季箴说:三天后呜咽哭泣总是会离别,暂时留三天又有什么用呢?这个狐狸修炼400年,还是修行不够,临事的时候不应该这样。

我觉得两位先生所说各有其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