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位

纪晓岚

翻译:圆见

《阅微草堂笔记》卷二 滦阳消夏录

曾伯祖光吉公,康熙初官镇番守备,云有李太学妻,恒虐其妾,怒辄褫下衣鞭之,殆无虚日。里有老媪能入冥,所谓走无常者是也,规其妻曰:娘子与是妾有夙冤,然应偿二百鞭耳,今妒心炽盛,鞭之殆过十余倍,又负彼债矣。且良妇受刑,虽官法不褫衣,娘子必使裸露以示辱,事太快意,则干鬼神之忌。娘子与我厚,窃见冥籍,不敢不相闻。妻哂曰:死媪谩语,欲我禳解取钱耶?会经略莫落,遘王辅臣之变,乱党蜂起,李殁于兵,妾为副将韩公所得,喜其明慧,宠专房,韩公无正室,家政遂操于妾。妻为贼所掠,贼破被俘,分赏将士,恰归韩公。妾蓄以为婢,使跪于堂而语之曰:尔能受我指挥,每日晨起,先跪妆台前自褫下衣,伏地受五鞭,然后供役,则贷尔命。否则尔为贼党妻,杀之无禁,当寸寸脔尔,饲犬豕。妻惮死失志,叩首愿遵教。然妾不欲其遽死,鞭不甚毒,俾知痛楚而已,年余乃以他疾死,计其鞭数适相当。此妇真顽钝无耻哉。亦鬼神所忌,阴夺其魄也。此事韩公不自讳,且举以明果报。故人知其详。韩公又言,此犹显易其位也。

明季尝游襄邓间,与术士张鸳湖同舍,鸳湖稔知居停主人妻虐妾太甚,积不平,私语曰:道家有借形法,几修炼未成,气血已衰,不能还丹者,则借一壮盛之躯,乘其睡与之互易。吾尝受此法,姑试之。次日,其家忽闻妻在妾房语,妾在妻房语。比出户,则作妻语者妾,作妾语者妻也。妾得妻身,但默坐;妻得妾身,殊不甘。纷纭争执,亲族不能判。鸣之官,官怒为妖妄,笞其夫,逐出,皆无可如何。然据形而论,妻实是妾。不在其位,威不能行,竟分宅各居而终。此事尤奇也。

 

译文:

我的曾伯父祖光吉公,在康熙年间做甘肃省镇番镇守备,听说有一位李太学的妻子经常虐待妾侍,一生气就扒光妾的衣服用皮鞭抽打,几乎没有一天不打。

府中有一位老妇人可以出入冥府,就是所说的“走无常”的人,劝太学妻说:“你和妾有往世的仇冤,妾侍应该偿还你200鞭。然而,现在你嫉妒心很重,鞭打她已经超过十多倍了,你又背了她的债。况且,良家妇女受刑,官也不会去除衣服惩罚,娘子一定要让她裸露鞭打屈辱她,事情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得太过,也是犯了鬼神的忌讳。娘子与我交情好,我偷偷看了阴间的阴阳录,不敢不告诉你。”

而李太学的妻子讥笑说:“你这个死老婆子瞎说,是不是想借消灾化解来骗我的钱!”

没有多时,李太学在官场失利,遭遇辅臣变乱,乱党纷纷起兵造反,李太学死在乱兵中。

李太学的妾侍被副将韩公得到。韩公很爱她聪明伶俐,遂成为专宠,韩公正好没有正房太太,所以家里的事情都由这位妾侍来主持。

李太学的正房妻子被贼人抢走,后来贼人被将士们攻破,分赏将士们时妻子恰好分给了韩公。

于是原来的妾想把她当做了婢女。妾让她跪在堂前,并对她说:“你要是听我指挥,每天早起先跪在梳妆台前扒下衣服让我抽5鞭子,然后再去做其他的杂役,就当做是赎命。不然的话,你是贼党的妻子,被杀也无人过问,我就把你一刀刀剁了喂狗。”

这个太学妻惧怕死亡而丧失了志气,连忙磕头说愿意。

但是妾侍不愿意让她快快死去,鞭打的不厉害,只是让她知道痛而已,过了一年多这个太学妻因为其他的疾病死了,鞭打的数量正好和她欠的数量相当。

这个太学妻真是顽固无耻,鬼神也是很忌恨,在阴间夺了她的魂魄。这件事情,韩公并不忌讳,而且作为明信因果报应的例子,所以人们都知道的很详细。韩公又说,这明显就是互换了身份。

明季以前曾经在襄阳和河南之前游历,与江湖术士张鸳湖同屋。

张鸳湖熟知居停主人的妻子虐待妾侍特别厉害,很愤愤不平,私下说:“道家有借形的法术,几次没有修炼成功,气血已经衰败,不能还丹者,要借一个壮年的躯体,趁他睡着,与他互换。我以前学过这个道法,现在姑且试试。”

第二天,居停主人家突然听到妻子在妾侍房子里说话,妾在妻子屋里说话。除了房门,听起来是妻子的是妾侍,听起来说话是妾的却是妻子。妾侍得了妻子的身体,只默默坐着;妻子得了妾的身体,特别不甘心。总是争执,亲戚们都不能判别。

告了官,官老爷愤怒地说她们是妖孽,鞭打了她们的丈夫,赶了出去。都无可奈何。然而,根据外形来说,妻子就是妾的外形。妻子不在妻位,也无法发威,后来竟然分开居住直至终老。这真是奇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