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语律师变身网红

 xk

前段时间,一个中国小伙登上了BBC的“头条”。这篇报道用了这样一个标题:“手语律师变身网红”。

网红?这个围着红围巾、一头自然卷的小伙,做的可不是网红能做的事。而当你听完他的故事,怕是只会恨,恨这样的人为什么不早点红起来。

他叫唐帅,报道里称他是“全国唯一一名手语律师”,在此之前,他是一位手语翻译。

或许有人会疑惑,身边好像没什么聋哑人嘛,“手语律师”、“手语翻译”是不是就是个闲职,他凭什么能惊动BBC?

可是你错了。

在全国,一共有2700多万聋哑人。这是个什么概念?在早高峰的一小节地铁上,就有8个人是聋哑人。

可是,为什么我们很少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呢?

大概是因为,他们从来也没有得到过多少生存空间吧。你知道一个聋哑人的世界有多难吗?连最基本的交流都实现不了。

这2700多万人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幸运到有条件上专门的聋哑学校。不会手语、不识字,只靠单调的肢体语言,有多少人能懂他们?就算可以上学,也只能跟看得懂手语的人交流。可又有几个健全人,会去主动学手语?

生活上的不便尚且可以勉强克服,如果遇到危险呢?他们连一声“救命”都喊不出来。就算拼命打手语,也没有人能看懂。

记得看过这样一篇报道:

一位山东的聋哑女孩被拐之后,先是被秘密关在一家私人作坊里干活。工钱没有,每天只勉强管顿饭。干得稍慢一些,就是一顿毒打。这还不算,之后她又被辗转卖给一个50多岁的老光棍,遭蹂躏后生下女儿,还经常被打到下不来炕。这样的日子过了12年,她才终于回到家。12年后,她才得以跟亲人相聚。

然后呢?

那些被关进小黑屋毒打、强暴的至暗时刻,那些连嘶喊救命都无能为力的绝望瞬间,那些任人宰割的屈辱经历,就全好了?不,无论多少爱,都无法清洗这伤口。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就开始普及英语,却从未重视过这2700多万聋哑同胞所使用的语言?

他们明明只是聋哑人,却一直生活在我们的盲区。

而在这寂静的2700多万人里面,有一对夫妻,是唐帅的爸爸妈妈。

天知道当唐爸唐妈得知儿子是个健全人时,心里有多高兴。遗传,是所有先天性聋哑夫妻(唐爸唐妈并不是)的一块心病。小两口几乎把心都掏在这个孩子身上,可就算这样,还是出事了。

几个月大的时候,一块毛毯盖住了唐帅的头,他喘不过气,使劲大哭。一边的爸妈却丝毫听不见,还在忙着手里的活。慢慢的,唐帅哭声小了,脸越来越紫……

幸好外婆及时赶到,才终于救了他。

自此之后,唐爸唐妈就含泪把儿子托付给了外婆,还下了狠心,绝不许唐帅学手语——他的意思,是让他健康的儿子跟自己的聋哑世界一刀两断。

可唐帅忍不住。

他忍不住想回去看爸妈,忍不住偷偷跟爸妈的同事学手语,忍不住回到那个本不属于他的聋哑世界,只是因为外婆的一句话:“你不学手语,以后怎么照顾爸爸妈妈呢?”

可能这位老人也没想到,就因为这句话,许多年后,那个少年长大成人,不仅照顾了自己的爸妈,还照顾了很多爸爸妈妈。

谁也没想到。

那时他只是个高中都没读完的孩子。

因为家里穷,外婆把医药费攒下给他当学费,唐帅心里一疼,跟谁都没商量就退学了。此后北京漂过,上海闯过,人间冷暖尝了个遍。攒了点辛苦钱,他为了追求认识上的翻山越岭,自考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一年之后,他又考了手语翻译资格证。又是一年半之后,他学完大学四年课程,进入政府部门做了一名手语翻译。

人生走到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此后顺风顺水、一马平川。然而对唐帅,这却是一道坎。

他入了门才发现,司法的手语翻译有多难。

曾经有位80岁的老人找到唐帅,见面二话不说直接跪倒,哭着求他救命。她的女儿被指控偷了一部手机,已经通过手语翻译认罪。可当唐帅查看审讯视频时,才发现这个姑娘拼命打的手语,其实是“我没偷”!

为什么这个翻译要“陷害”她?

其实在中国,手语分两类。一种叫文法手语,相当于普通话。一种是自然手语,相当于各地方言。在全国,“普通话”手语没有普及,“方言”手语又千差万别,再加上法律上的许多专有名词,一个手势差之毫厘,意思早就谬之千里。

一旦翻译错,对译者不过是职业生涯的一次小失误,对被告,却有可能是几年的牢狱生活,甚至性命之灾。

他也可以不懂装懂,反正他们又说不出话。只是如果那样,良心会不安。

这件事之后,唐帅特意去学了很多“方言”手语。慢慢的,他凭着过硬的翻译能力成了难得的手语翻译,甚至可以用“行业翘楚”来形容。可就在这时,唐帅却跳离舒适区,辞了职,考了律师资格证,从零开始做一名律师。

为什么要这么折腾?

因为这些年做司法翻译,他见过了太多聋哑人所经受的委屈。

他见过专门的坏人,打着熟人的旗号,嘴上说帮身边的聋哑人找工作,却偷偷把他们拐卖出去。

网上流传的聋哑人转让费

他见过那些被警察抓住的犯罪团伙,胁迫着拐卖来的聋哑人去偷、去骗,完不成任务就是一顿毒打。对于那些不听话的就虐待、就强暴、就凌辱。

反正他们无法求救,他们很难逃出来。

他见过有的恶魔,故意强暴拐来的聋哑女孩,让她们怀孕后做违法的事,只是因为孕妇可以免于羁押。

他还见过浑身被烫了100多处的聋哑少女,其中有几十处都在胸部。这个女孩被逼着偷东西。被救出来之后唐帅把她送回家,她的家人直接翻脸:“为什么要送回来,让她去偷啊,不偷吃什么?”

就算没有沦为犯罪的工具,情况就真的会好吗?

这是人民日报的官微发的一篇报道,他们还是孩子,他们只是听不到说不出,他们有什么罪?

我们总是以为,阳光之下应该没有这样的暗影,却忘了有的人毕生没有尝过温暖。

可是即便人生这么苦了,他们还要经历更冷、更暗、更苦。

唐帅曾经亲眼看到,一位手语翻译竟然当着民警的面,用手语来向当事人要钱!不给钱就陷害你!

他们已经面临深渊,不仅无人声援,还要被信任的人在背后狠狠推上一把?

唐帅看不下去了。他辞掉安稳的职业,考了律师,哪怕从头开始,也要为聋哑人发声!

他成了重庆,甚至全国唯一一个手语律师。也是撕开暗夜后,唯一的光。连唐帅自己也没想到吧,在这道光里,原来有那么多,那么多微尘一样的生命。

两个微信的1万好友名额全部加满,200多个微信群,每天都有人发小视频。视频都没有声音,只有一个个人焦急地比划着,两眼都是泪。

原来被人理解、被人保护、被人应援,是这么美好的事。

唐帅越来越红了。

他的手机就没有安静下来的时候。有一天凌晨,他接到一个视频,视频上,一个聋人打着手语:对不起,聋人朋友们,我要自杀了。我们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只知道落在他人生的雪,到底是把他压弯了。

那晚唐帅疯了一样把视频转发到他的群里。11分钟后,这个聋哑朋友被人找到,救了下来。

2700多万聋哑人,一部手机,他11分钟就找到了。到底有多少聋哑人在“麻烦”着他,到底有多少聋哑人在信任着他?

他自己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

从早上8点忙到凌晨两点,处理案件、在群里回复消息,还会定期开一些普法的讲座。

太难了。那些法律名词,要花上3倍的时间去解释。遇到不会手语的人,还要情景再现地演一遍。

可唐帅不厌其烦。

重庆当地的聋哑人救助完,他又拿出大半积蓄,研发了一个叫“帮众律师”的APP,帮着其他地方的聋哑人解决了上千个案件。之后,他又四处奔走,大声疾呼成立一个独立公正的手语翻译协会,对审讯录像进行鉴定,他是怕受害者再遇到那种要钱的恶翻译。再之后,他还开了一档叫“手把手吃糖”的普法手语节目,用小白兔和胡萝卜就把一个庞氏骗局讲得清清楚楚。他怕聋哑人一辈子攒点钱不容易,被人骗了心疼。

憨厚的唐帅也真是可爱死了。

他不累吗?累。自从做了手语律师,忙到已经3年除夕没回过家了。

他图什么啊?搭上大半身家,花光所有时间,就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吗?

是啊,就是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但说到底,是为了自己的良心。袖手旁观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但唐帅决定伸手拉一把。

有时候就差拉这一把,人生或许就变了。

哪有什么健全与否,我只看到一个生命对许多生命的慈悲。

至今,唐帅都被称为全国唯一一名手语律师。可我多希望,他不再是唯一。

文章来源:http://www.sohu.com/a/243105374_119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