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说唱艺人的神奇记忆

喜玛拉雅文库

一个生长在偏僻山村和牧区,目不识丁的农牧民,病后或一觉醒来,竟能说唱几百万字的长篇史诗,这一神秘现象至今无法解释。他们是怎样学唱,怎么记忆的?这样的艺术天赋,令人惊叹,惊叹之余,也使人感到疑惑不解。这些“奇人”至今仍在藏区各地方出现,但格萨尔说唱艺人的创造奥妙和记忆之谜还未解开!

1.“格萨尔王传”是什么?

“格萨尔王传”是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是关于藏民族部落战争和藏区统一战争的神话。它代表着古代藏族文学的最高成就,是研究古代藏族社会的一部百科全书。

“格萨尔王传”主要以民间说唱艺人的口头说唱形式在广大藏族群众中流传,从目前搜集整理的情况看,至少有100万诗行,1000多万字,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英雄史诗。

2.什么是神授艺人?

“格萨尔王传”在民间以两种形式流传,一是口头说唱形式,一是抄本、刻本形式。口头说唱是其主要形式,是通过说唱艺人的游吟说唱世代相传,而说唱艺人有着各种传奇。

在众多的说唱艺人中,那些能说唱多部的优秀艺人往往称自己是“神授艺人”,即他们所说唱的故事是神赐予的。“神授说唱艺人”多自称在童年时做过梦,之后生病,并在梦中曾得到神或格萨尔大王的旨意,病中或病愈后又经僧人念经祈祷,得以开启说唱格萨尔的智门,从此便会说唱了。

藏族著名的英雄史诗《格萨尔》主要是依靠说唱艺人的口头流传才得以传承。艺人是史诗的创造者、传播者和继承者。若没有这些说唱艺人口头传唱,也就不会有《格萨尔》这部长诗。

许多有突出成就的格萨尔学专家和学者,他们将研究视角转向神秘而抽象的神话及经由一场奇特的梦境而转变为著名的神授说唱艺人,并在这方面取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研究成果,但至今仍未完全揭开格萨尔神授说唱艺人的神秘面纱。

按照传统的说法,《格萨尔》说唱艺人,有这样几种类型:

一是“托梦艺人”,也叫神授艺人,这类艺人是通过做梦学会说唱《格萨尔》故事的;

二是”顿悟艺人”,艺人是因偶然的机缘,忽然醒悟,学会说唱;

三是“闻知艺人”,这类艺人自称自己没有得到“神”的启示,缘分浅,是听别人说唱后学会的;

四是“吟诵艺人”,这类艺人能识字,可以看着本子说唱;

五是“藏宝艺人”。这类艺人很有些神奇色彩,他们心里藏着宝贝–《格萨尔》故事,他们能够像矿工从深山把宝藏挖出来一样,把《格萨尔》故事书写出来;

六是“圆光艺人”,这类艺人在说唱时,先拿出一面铜镜,放在香案上,先念经祈祷,然后对着铜镜说唱。据说他们能从铜镜看到格萨尔大王征战四方的英雄业绩,离开了铜镜,什么也讲不出来;

七是叫“掘藏艺人”,是“挖掘格萨尔故事的人”。按照传统的说法,神佛显灵,或前辈高僧大德将《格萨尔》经典藏于深山岩洞,或其它十分隐秘的地方,以免失传,这叫“伏藏”;能将这种“宝藏”挖掘出来的人,被称之为“掘藏艺人”。

3.神授艺人的神奇梦境

我国藏区有许多《格萨尔》说唱艺人,但神授说唱艺人却极少。这些《格萨尔》神授说唱艺人为何从一场梦境之后突然能随口道出百余篇《格萨尔》史诗,具有与众不同的特点,我们不妨来看看他们步入艺人之路的神奇经历。

(一)青海省海西州唐古拉乡的才让旺堆。

9岁时,他便失去了所有的直系亲人而成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从此他就远离生育他的那片故土,来到了拉萨,之后在日喀则、山南、昌都等地乞讨为生,同时发自身心地朝拜了一千多年前建造的大昭寺和黄教著名的色拉寺、哲蚌寺、噶丹寺及扎西伦布寺等。

随后围绕冈底斯磕了十三圈长头之后又去朝拜了玛旁神湖。13岁那年,他和一群朋友在念青唐拉山神和天湖玛旁休息,天色近傍晚,他的视线中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个身着铠甲、佩戴武器、骑着高头枣红色骏马、伴着五彩霞光扑面而来的武士幻影,武士绕着他转了数圈之后像闪电般进入了念青唐拉山之中,随着这个奇特感觉的来临,他就像失去了魂似的,整整昏睡了七天七夜。

醒来之后,他口如泉涌般地能道出从没听过的生动故事。看到这个情景,同伴们惶恐不已,把他背到附近的一座寺庙,向寺主活佛详细说明了情况。寺主让才让旺堆重新说不久前他对同伴们说的故事,之后活佛根据他所说的“疯言疯语”确定他所说的乃是英雄格萨尔王的故事,活佛说:“才让旺堆已得到了格萨尔王的护佑,是岭国战将智嘎却降的转世化生。”此后的日子里,才让旺堆受到了当地僧俗无比的敬仰与信奉。

(二)西藏昌都地区的扎巴。

 

8岁那年,他去深山放牧后失踪。过了三天三夜之后,家人在一山沟的一块大石头旁找到了他,当时他还在昏睡当中,并且满身都是泥巴,除做了一些奇怪的梦之外,他已记不起这三天来发生的事。当人们问他在梦中看到了什么画面时,他说,他在梦中遇见了一位身着铠甲的青年,那青年对他说:”你赶快逃生去,如被我们抓到就砍掉你的恶脑袋。”

青年的话音未落,扎巴就满心恐惧毫无方向地奔跑,他跑到了一个到处开满鲜花的美丽无比的草滩上,在那里他又遇见了一位面色黝黑驾着骏马的将军。扎巴惊慌失措地躲到一棵大树底下,将军追来沉着脸说:“脱衣服!”随后,将军把扎巴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又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挖出扎巴的五脏六腑,并且还说:“你的内心全是肮脏的东西,现在我要替你将其全部换掉,这样你就能延年益寿。我乃是岭国三十大战将之一的嘉嚓霞尕尔,刚刚放进你腹部的就是著名的《格萨尔》史诗,爱此史诗的听众便是格萨尔王的后裔,厌听者就是恶魔的后代。对喜爱它的听众,你可以说唱给他们听,如此你便功德无量了。”

梦醒后的他一反常态,一向默默无语、寡言少语的他口中念念有词,身边守护他的人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以为他病了或中了邪,经询问才知道他嘴里念叨的是《格萨尔》的故事。

随之,人们给他取名为“仲赤加日”(藏语意为“穿着百色羊皮袄的小艺人”)。他能说唱120部《格萨尔》史诗部本。目前,他已说唱录制了《阿达夏宗》等300多万字。

他在每次说唱之前,都要祭奠英雄格萨尔和岭国三十员大将等。他以往说唱时,随身携带弓剑、“仲夏”等物,还备有格萨尔王和岭国三十员大将的唐卡画等。

(三)西藏那曲的玉梅。

16岁那年的春天,她像往常一样和同伴才让吉去牧场放牧,玉梅在草原静静地睡着了。她也做了一个梦,梦中出现了两条分别是白色和乌黑的湖泊,乌黑的水面飘来一位像魔鬼一样的女妖,想将玉梅置于死地。而正在此时,白色的湖面也飘来一位貌美如花的龙女,她对女妖说:“这是我岭国格萨尔王的后裔,我要向她讲授祖先的光辉事迹。”女妖发现是天女下凡,便像一阵旋风般地失踪了。玉梅回到家之后大病了一场,病愈后,她从一个平凡的牧羊女变成了著名的《格萨尔》神授说唱艺人。

(四)青海玉树地区的达哇扎巴。

14岁的一天,他在山间放牧时,不知不觉睡着了,在梦中他听到了战马的嘶鸣声和胜利归来时将士的凯旋之歌,在这些全副武装的将士中间走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对达哇扎巴说:“我有三项与人不同之绝技。第一,我能清晰地听到空中飞鸟的歌声;第二,我能听到所有地上爬行动物的叫声;第三,我能说唱著名的《格萨尔》史诗。今天你我相遇,这便是上天注定的缘,我现将说唱技艺教授于你。”

说罢,他随手拿出一把青稞撒在达哇扎巴身上,然后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佛陀的姿势,便在刹那间消失了。达哇扎巴睡醒之后,他就得了一场重病,痊愈后,他喜欢用泥巴堆积岭国战将的塑像,也学会了说唱《格萨尔》,并成为著名的《格萨尔》神授说唱艺人。

上述是几位典型的神授艺人步入艺术之路并成为名扬四海的《格萨尔》史诗说唱艺人的神奇经历,足以说明神授艺人与其他说唱艺人的区别以及神秘之处。

(四)年轻的说唱者:斯达多吉

在已过世的扎巴老人的家乡边坝县,如今又出现了一位神奇的《格萨尔》说唱艺人——斯达多吉。和扎巴老人一样,他的童年也是不幸的,他是扎巴老人去世后的第4年即1990年出生在边坝县的。父亲不知是谁,母亲常年在外,斯达多吉是个有父母的“孤儿”,闲暇时就打开收音机聆听《格萨尔》故事。

9岁那年,即小学三年级时的某一天,他在宿舍做了一场梦,他如此自述:“牛羊成群的草地上我站着远眺,两个全副武装骑着红马的人走近我,使我感到很害怕。那两个人下马后其中一人对我说:‘我叫辛巴,他叫丹玛’(《格萨尔》中辛巴和丹玛是岭国大将)。丹玛对我说:‘你乃格萨尔大王派我们从人间迎回的那个人,你必须到岭国去!’于是我跟着他俩去了岭国。格萨尔大王说道:‘今天是个吉祥之日!’话毕拿出一大攒经书命令我说:‘你把它吃掉’。我就用双手把经书掂量着抬到嘴边,心里暗暗地想‘可能吃不掉,能吃得掉吗?’这时那经书却自动地进入我的腹内。格萨尔王对我说:‘对你而言,今天是个好兆头,现在你到仙界去吧!’我走出帐篷时看见门外有一道巨大的彩虹,大王指着彩虹对我说:‘你就沿着彩虹去仙界吧!’我抬起右腿准备上虹桥时突然索朗次仁老师(原藏文老师)叫醒我说:‘天亮了,该起床了。’”

从此以后,他在学校的广播室、老师的宿舍、村民的家里、学生的寝室等处不断地说唱,别人请他讲什么他就脱口而出、滔滔不绝。他说唱时吐字清晰、词汇丰富歌声嘹亮、曲调多样。然而,说唱《格萨尔》一鸣惊人、具有超强记忆力的斯达多吉,其学习成绩却一直处于中下层次。就以其初中一年级的考试成绩为例,最理想的莫过于体育、音乐和藏文,其余均不及格。此外,斯达多吉和其他艺人不同的是,他也喜爱哼唱如今的流行歌曲。

4.神授说唱艺人独有的特性

(一)所有的神授说唱艺人都对三宝和当地的山神、莲花生大师、格萨尔王有着无上的信奉与崇敬之情。他们在说唱未开始之前,首先要供奉莲花生大师或格萨尔王的画像,并摆好供品,然后发自身心地对上师们磕头朝拜。这是所有神授艺人的共同之处。

(二)所有的神授说唱艺人在之前都是一些凡人,没有任何说唱才能,都是经过一些特殊的境遇或奇特的梦境后就成了著名的《格萨尔》史诗说唱艺人。扎巴、玉梅、才让旺堆、达哇扎巴等都是神授说唱艺人的典型代表。

(三)所有的神授说唱艺人都有很强的表达才能,他们都能说多部《格萨尔》版本。例如青海艺人才让旺堆就能说140多部《格萨尔》原版;青海玉树艺人达哇扎巴则更胜一筹,他能说150多部史诗原版。虽然藏区有许多《格萨尔》说唱艺人,但要说出百部以上的《格萨尔》史诗,非神授艺人莫属。

(四)所有的神授说唱艺人在未成为艺人或未做那个奇怪的梦之前,他们都曾到过许多著名的佛教寺院,并进行长期的磕头,膜拜。例如艺人才让旺堆和扎巴曾在布达拉宫、色拉寺、哲蚌寺、噶丹寺等寺院进行过朝拜、磕头。这一点也是神授艺人的共性所在。

(五)神授说唱艺人几乎都是天资聪明,表达清楚,有着超强的记忆能力。如才让旺堆,有人对他的记忆能力进行过研究与分析,他超强的记忆力非常人所及,这也是区别于我们常人的一大特点之一。

(六)大多数神授艺人都出身于贫寒的家庭,童年时期遭受了很多的苦难,甚至连温饱问题也成了他们烦心的。如果说没有这段苦难的经历,不知他们是否能成为名扬海外的神授说唱艺人。

5.神授的神秘内涵

一个平凡的人经由一场梦境而成为著名的神授说唱艺人,对这一神奇过程的研究,许多《格萨尔》学专家都有自己不同的见解。

法国著名的《格萨尔》学研究者达维尼尔曾两次到甘孜地区,和活佛云丹共同编纂了《神奇的格萨尔史诗》一书,并把该书翻译成了法文。该书中笔者曾提出《格萨尔》说唱艺人并不是依靠本能的丰富想象力,而是由一种隐匿的力量催促他们进行说唱的观点。

英国藏学专家史泰安在《格萨尔史诗与艺人研究》一书中认为神授说唱属于宗教范畴,说唱的源泉来源于他们毕生的所见所闻。俄罗斯藏学研究专家罗列赫说:“我所看到的艺人在说唱时,他们的神志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状态。”这里所谓的半清醒半昏迷指的是艺人是在神灵的护佑下进行说唱的。

国内的一些《格萨尔》学专家认为神授艺人之所以有如此高超的说唱天分,是前世积德行善之果。藏族著名的已故学者东嘎活佛认为:人们长期对《格萨尔》神授艺人抱有神秘之感,这些艺人之所以有如此的才能,是基于他们对格萨尔王及三十员大将的无上信奉与长期的膜拜。

对以上观点我们可以根据唯物主义的科学观点加以分析与判断。但世上也有许多无法用科学去阐释的现象,例如,现在有些人将钉子钉到活人身上或吞下一把碎玻璃,或喝矿泉水般把一杯滚烫的开水一口气喝下去等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神奇事件,都是目前科学无法解释的。现在有些人把宗教看成是与科学相背道而驰的谬论,所有的这些看法都是不理性的。这些神授说唱艺人为何能说出这么多部《格萨尔》史诗,这不得不让我们去思考与研究。

总之,《格萨尔》神授说唱艺人借助神灵的力量来接触格萨尔故事,从而进行说唱的一系列神秘之事,相信未来高度发达的科学将会准确地解释这一现象,或者总有一天宗教知识能够清楚地揭开神授说艺人的神秘面纱。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ihRb9iLEoAWODJKrJ3ekG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