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四则

袁树森

这是十几年前的一件往事。

我的一个亲戚家住四合院。院西房头住着一家三口,夫妻俩带着一个小女孩。人们都喊男主人叫王二哥。那些年,我常往亲戚家跑,也见过几面。

王二哥有个古怪的地方,平常也是有说有笑,可只要有人提到天地鬼神、诸佛菩萨,或是求死去的长辈先祖保佑平安等话题时,那就像用针扎了他的肺管子,立时就把眼一瞪,大声吼叫:“哪来的天?哪来的神?人死如灯灭,保佑个屁!”接着一顿胡说八道,直到嘴角冒白沫为止。他自个倒不觉得,但时间长了,大家都背地里喊他“王神经”。

王二哥五十岁那年的除夕,妻子照例给已故的公婆上香、供饭。二哥邪火陡发,暴跳如雷,一顿破口大骂。最后不但掐灭供香,掀翻供饭,而且将父母像摔在地上,竟用脚狠狠地踏上去:“有神灵找我来呀!怎么不显灵呢?”

这一回真出事了,话音未落,就抱着脑袋大喊头痛,最后,干脆趴在地上痛得起不来了。

从此头巨痛不止,跑了多家医院,大夫都查不出病因,自然无法治疗。二个月后,院里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奇事发生了。王二哥开始一阵哇哇大叫,接着不停地咬上嘴唇和下嘴唇,最后咬舌头,咬得满嘴流血而死。

院中老人们爱坐在一块闲聊,每提起王二哥,就会告诫周围的小孩子们说:“一定要口中留德,等报应到了,一切都晚了。”

我有一个同学的父亲,靠杀活鸡为生。老来有个稀罕毛病,怕走黑道,哪怕七八步长的小胡同,也绝不敢一个人走。每到天黑,要出门时,必须由儿女跟着,打着手电并不停地高声讲着话才敢走。

再后来又得了场怪病,全身上下好像被无数只鸡啄着一样,白天黑夜,行路睡觉,没有一刻安生。去了好多家医院,用了无数偏方,针灸、按摩来了个遍,不但没有治好,反倒越来越严重。没几年就这样活活痛死了。

这是前几年的事了。同学父亲的死我是后来才知道。我想如果当时我在场,一定劝他念佛求生净土。能否听得进去我不知道,但问题是他父亲连这样的缘也没有碰到,实在是太遗憾了。

我们念佛小组有一位老年居士,早年受三皈五戒,常年茹素,持戒念佛,人皆敬佩赞叹。这件事是她告诉我们的。

一天早晨五点多钟,睡梦中她恍惚看到两个模糊不清的人对她讲话:“我俩来索你右邻的命。”她一听马上就醒了,连忙到对面屋叫醒女儿。女儿也信佛,娘俩每天一起做早课,母亲就对女儿说了此梦。

娘俩一块谈论起右邻李大爷来。李大爷为人倒还随和,但他母亲病瘫卧床后,不是很孝顺。那时院里大家伙经常去看望他母亲,老人常偷偷抹泪叹息:“没吃过一顿饱饭。”

天还没亮,邻院传来李老汉的大叫。娘俩赶紧赶过去,只见李老汉捂着胸口,痛得说不出话来,脸上冷汗像黄豆般大,吓得她女儿不知所措,只会不停地哭。女婿慌忙出去找车,没等车到,李老汉已气绝身亡,死相很难看。

天津市静海县三呼庄,有一件家喻户晓的奇事。村里有个叫张金贵的人,三十多岁突然得病而死。谁知死后一小时又活了过来。众人惊吓之余,一起听他讲述起死回生的经过。

他说:“我慢悠悠地走在灰蒙蒙的小路上,来到一座桥前,看见远方侄子张世芬站在那里,像是当差的样子,这时才突然明白我死了,因为世芬已死多年。世芬说:‘你回去吧,家里老婆孩子还得靠你呢。’我怕他放了我不好交差,怎么也不肯回头。他像是明白我的心思似的,说:‘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替你多干些年。回到阳世要多做善事,为我为你多积阴德。’说完用手一推,我就这么回来了。”

从此,张金贵每年都要到张世芬坟上敬香。平日扶助孤寡,济度危难,远近人提起来,无不竖大拇指。现在儿女已长大成人,老人得以安享晚年。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53f8130102xtd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