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放生让我开心但却笑不出来?

台湾菩提学会  圆印

已经不记得我第一次放生是什么时候参加的,只记得是因为病缘而起。当我看着那些鱼儿借由我的手放回海中,让我回想起几次劫后重生的经验。

重获生命虽然总会带着一些挥之不去的恐怖经验与阴影,但无疑的在死里逃生的当下会伴随着难以名状的庆幸与喜悦。当时我一边将这些放生的物命轻轻的倒入水里,一边口中喃喃念着观音心咒。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只鱼张嘴翻肚一动也不动的,看来已经是不活了。但一入海中不一会儿就悠悠醒转过来,接下来就像是刚回魂般分不清楚方向,更像是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儿似的转了几转,然后恢复了正常并安然潜入水中游走了。我猜可能是甘露水的作用,又或者是放生仪轨与观音心咒的加持,相信应该两者皆有才是。

这景象大概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吧!我表情宁静、心中波澜不起的看着这一幕奇迹在我眼前发生。但从此放生对我来说已不再只是一场具有功德代表性的活动,而是一项赋予生命的任务与诱发自他慈悲心的缘起。

我纳闷自己看到这么感人的事情为何会如此淡定?难道不该为获得重生的鱼儿感到兴奋?在寻思过后,我找到了答案。

没错!是该高兴,但这一世它依然还是旁生,和我一样仍然没有解脱。只不过我与它最大的差别就是拥有难得的暇满人身。那让它早死早解脱不就好了吗?透过死亡的转生机制或许“转台”会快点;为何还要救它?不!因为旁生也是有情,并无法例外于因果法则,所以没有理由白白浪费这一世的光阴,相信畜生道的众生必定也可结善因得善果。

放生,的确是该感到法喜。但不仅仅只是为了能让物命活下来而已。因为这条鱼最终还是要死,不是吗?只是时间早晚、迟速之别而已。就算它能寿终正寝又能有活多长?说不定这一秒被放生以及那口气才刚回了过来,下一秒又被钓走或捕获,不是被烹煮料理上了餐桌,就是遭人放在水族箱里供人观赏,却又因禁锢而失去了自由;再不然就是被同类吃了果腹充饥。旁生大多都逃不了被役使啖食与自相残害的命运。

那我们放生到底喜在哪儿?又乐在何处?为什么要感到法喜?又为何让菩萨们乐此不疲?这一切都是为了“感恩”。中阴法教曾教导我们:所有众生都做过彼此的父母。《大集经》亦云:“无有一众生,非我父母者。”而所谓的菩提心,就是愿三界老母有情都能离苦得乐皆能成佛。正如弥勒菩萨所云:“发心为利他,求正等菩提。”为何我们会希望父母亲得到真正的快乐?因为感恩!

博朵瓦格西对后人留下了一段相当殊胜的修行次第窍诀:“应当屡屡思维死无常,如果生起必定死亡的唯一观念,那么净除罪业无有困难,奉行善法也无有困难。如若在此基础上,你能常常修持并在相续中生起慈悲心,那利益有情也不是难事。倘若在此基础上,再多多修行诸法实相空性,而且在相续中已经生起,到那时清净迷乱也不会有困难。”

想要解脱吗?那就得好好的观修无常,但若想要让无常的柴薪烧起空性的火焰,则须藉助慈悲心的般若火苗来点燃才可以。想要升起慈悲心吗?这个殊胜的缘起就是感恩。

我望向大海,以分别念想着:这些被放生的物命与我,将怀着这份感恩的心情渡过余生。即便自他还是会被其他恶念纠缠也无所谓,轮回对众生来说本来就是黑白交杂、善恶难分、扭曲缠绕、乱七八糟的;不一样的是这次的缘起及所埋下的解脱种子,将引领我们趋入佛海,最终在佛法的指导下到达彼岸。

我开心是因为那遥远的结局,却又因为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如愿以偿?故而难以展颜一笑。

顶礼怙主法王如意宝,大恩上师至尊索达吉。

余以孝心放汝生,尔当感恩孺慕情;

三界无有安居处,虽可幸存莫虚渡。

以此功德为汝愿,不忘感恩渡此生,

转生再获宝舟时,依此缘生慈悲心。

今日你我轮回众,当思无常脱苦因,

来世净土为伴侣,佛前足下正法听。

法王佛光常照我,恒时加持入心间;

祈请堪布索达吉,长久住世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