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么诗和远方

新加坡菩提学会 16届加行班 杨慧

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憧憬,就像诗和远方,存在于臆想之中,美妙诱人。

我们向往巴黎的精致和浪漫,纽约的繁华和光鲜亮丽,里约热内卢的绵延的海岸线,和阿姆斯特丹的风景如画和自由自在。

然而在巴黎住久了的人则会诅咒越来越糟糕的交通,无尽的单行道,难求的停车位,和出了星级酒店和奢侈品店后,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部分巴黎本土白人的粗鲁和歧视。

在纽约住久了的人几乎没有例外地会抱怨地铁的老旧,让人窒息的物欲横流,和机场6美金才可以用的手推车。

里约热内卢的居民会告诉你当地令人咂舌的犯罪率,和给你哪些区域一个人的时候最好永远不要去的建议。

阿姆斯特丹,身处之中则会想远离令人眩晕的游人如织和这个太过赤裸的全欧洲的寻欢地。

诗和远方是只存在人的憧憬之中的。美好是因为遥远和得不到。一旦近了,得到了,便变成了眼前的平庸。就像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就像钱钟书的围城,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

哪里有什么诗和远方,只是自己的这颗心在作祟罢了。

人的心是这样的不可靠,这样地善于编织海市蜃楼的诱惑,让自己朝思暮想,辗转反侧。而人的短暂的一生,就在这汲汲营营中转瞬即逝,成为了轮回的大海中一个破碎的泡沫,瞬间便消失得了无踪影。 虽然我们以极其有限的智慧寻寻觅觅也未曾找到生命的意义和奥秘,但是敏锐的人经过观察也会发现我们笃信不疑的世俗追求是经不起推敲的。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我们自然需要一个老师来带领我们。现在的家长为了孩子的教育不惜一掷千金,因为他们懂得无论是考得一个文凭,学习一门技能,或练就一门语言,都需要老师的教导。然而在学习人生的意义和怎样过好这一生这样重要的问题上,他们则认为孩子都可以自己摸索出来,这是多么愚蠢的想法啊。佛陀开悟成佛,教给了我们生命万物的真理,并且给我们指引了一条离苦得乐的道路。修还是不修,真的就看自己累世的福德了

学佛两年,虽然自己不精进,但是佛法竟然还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我许多。

曾经争取,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现在知道了,没有目的的游走是对暇满人身的猥渎。

曾经向往,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现在沉淀了,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曾经深信,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现在懂得了,轮回的漫长,和三界的无安犹如火宅。

曾经好奇,未知生,焉知死;现在清楚了,生死只是轮回的大车向前走时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生生不息又转瞬即逝。

曾经憧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现在明了了,有缘则聚,无缘则散,缘分的微妙和业网的错综复杂只有佛陀能看清。

曾经感慨,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现在了悟了,何须更问浮生事,至此浮生是梦中。

最后与大家分享一首最近一直缠绵在我脑中的“醒世诗”, 作者明代状元罗殿,与各位道友共勉。

急急忙忙苦追求,

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营家计,

昧昧昏昏白了头,

是是非非何日了?

烦烦恼恼几时休?

明明白白一条路,

万万千千不肯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