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宜修菩萨道

圣严法师

摘自《佛教的修行方法》

到此,我们就要谈到居士的问题了。

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多以为“居士”这个名称,是佛教称呼在家男女信徒的专有名词,其实不然。

在佛教的原始圣典中,尤其是在律部之中,居士乃是俗人的通称,梵语称为迦罗越,不论信佛、不信佛,凡是居家之士,便可以称为居士。男的称居士,女的称居士妇,是对已婚俗人的通称。故在罗什法师的解释是:“外国白衣多财富乐者,名为居士。”《十诵律》卷六则说:“居士者,除王、王臣及婆罗门种,余在家白衣,是名居士使者。”

在中国,运用居士一词的,也不是以佛教为始。在《礼记》中就有“居士锦带”一语,那是指的为道、为艺的处士,含有隐士的意义。所以在中国古籍中,往往见到一些文人雅士,每喜以居士自号,但那并不表示他们是佛教的信徒。

佛教习以居士称呼在家的信徒,大概是从维摩诘居士而来。

维摩诘居士,确可称为居士,但也因此而被后人附会,如慧远大师《维摩义疏》卷一说:“居士有二:一、广积资产,居财之士,名为居士;二、在家修道,居家道士,名为居士。”正因如此,居士一名,渐渐地也就成了佛教的专用。清朝的彭际清,编写一部在家佛徒的传记,也以《居士传》来命名。

实际上,以居士称呼学佛的居家之士,固然没有什么不可,若以中国人的观念,以隐士的涵义,来比附学佛的居家之士,那是不妥当的,甚至是意义相反的。因为,隐士是过独善其身、明哲保身的生活;而居家的学佛之士,应该是菩萨道的实行者,为度众生,可以不惜生命,自求解脱,也必助人解脱,这,怎么可以与隐士同一意义?

然而,既已相沿成习,我们也只好随俗称呼了。照理,一个名副其实的在家居士,便是一位大乘的菩萨。虽然,要做一个名副其实的菩萨,并不是简单的事,太虚大师曾说:“正须入祖位者,乃能弘大乘教,否则……但能令得人天权小之益,及种大乘善根,不入大乘。”(《佛法导言》)要到禅宗的破了三关,相当于六根清净位,才入祖位,入了祖位,才能弘扬大乘佛教,大乘佛教的菩萨道,真是难能可贵。

可是,我们总不该因了菩萨道的难行而就不行,虽然不能即生成就优入圣位的大乘菩萨,如若继续种下了大乘的善根,终究必将成为优入圣位的大乘菩萨。

所以在家的居士们,不要气馁,在家人虽在解脱道的求取上比出家人相差一阶,然在菩萨道的实践上,却比出家人的条件优胜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