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之鞭

北流客

袁枚在《随园诗话》里说,有一次他见人画《牵车图》,“将妻子、奴婢、器具、食物,尽放车中,一枯瘦男子,牵长绳背负而走。空中一鬼,持鞭驱之”。袁枚看了这幅画,甚为感慨,于是写了一首诗:“人世肩头各一担,梅花驮过杏花残。暗中何必长鞭打,就作神仙懒亦难。”

人生于世,为了生计与前途,面临种种挑战,身背种种重负,稍加松懈,便有远落人后的危机感,所以袁枚说,就是神仙也别想偷懒。

人生的重负,有来自外部的,也有源于内部的,且源于内部的恐怕比来自外部的多些。《牵车图》里的“空中一鬼”,只不过是画家的突发奇想,真正的魔鬼,乃埋藏在人心深处的“心魔”,一遇诱惑便会原形毕露,面目狰狞。人之所以活得累,不是被空中之鬼鞭打,而是被内心的欲望鞭打。欲望之鞭,使人沦为了欲望的奴隶。

万丈红尘,衮衮诸公,多有贪得无厌之徒。假设以《牵车图》示之,不知幡然醒悟者有几?

文章来源:http://www.92yilin.com/2015_01/yili20150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