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佛系高考高分作文:我的遇见

一念凡尘

(2018年高考之际,凤凰网佛教通讯员全球交流团发出了一封佛系高考作文试卷,作文题目:师父领进门。体裁不限,800字以上。参与活动的有23名通讯员,收回试卷22篇。16名同学志愿组成评审团,通过投票选出10篇优秀作品。一念凡尘同学的作文荣登榜首。阅卷老师从作文主题、结构、文字功底、真实度、内容情感等多方面综合审阅,也给出了罕有的高分。在一念凡尘同学的作文中,我们可以真切感受到佛法的神奇力量,感受到佛门师者的伟大和高尚。总之,这是一篇佛系作文中的佳作。欢迎佛系青年围观点评。)

改变自己,从心开始。

遇见师父,还要从我人生中那一次惨痛的“破产”说起。

过去,我的生活顺风顺水,顺的甚至有些一塌糊涂,想要办成什么事儿,想要去哪里,想要吃什么,想要和身边的谁成为朋友,一般总能够心想事成。

2006年,中国大地上风险投资行业如火如荼,这种一夜暴富的机会,一般逃不过我的眼睛。于是,在国外找投资商,在国内找项目,回国,开干。

一段挥金如土的岁月之后,国外资金断流,国内团队瓦解,人力资源纠纷和商业纠纷接踵而来。处理崩盘后续问题,整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至此,我的人生一落千丈。

有资金,有团队,有策划,有商业大环境,为什么就毫无征兆地死了。日思夜想,头上有了白发,却依旧不得其解。于是,一个人驾车,名山大川,开始寻访世外高人。

一路下来,钱也捐了,香也烧了,“高人”也见了,可是迷茫还在心里,如阴云不散。

猜想或许是诚意不够,于是,找了一处著名的大山住下,打算静下心来,好好修养一下。祸不单行,没过几天的一个黄昏,在山上行走,一脚踩进沟里,右脚骨折了三处。

卧床三个多月养伤,无所事事,开书店的表弟拿来一大堆书籍给我打发时间。史记,资治通鉴,三国志,岳飞传,水浒传,这个传,那个传……一通脑补之后,彻底懵了,怎么历史相似的地方那么多?重复来重复去,除了时间地点不同,那些翻来覆去的事儿啊,没完没了,故事不断地重复,兴衰不断地重复,人物,除了名字不同,还是一遍遍地重复。而且,相同的人物,相同的性格特征,命运也一模一样,就连死的方式都极其相似。为什么时空不断变幻,而历史却一遍遍重演?面对一大堆书,就像每天吃着同一种食物一样,我充满了呕吐感。

一日,开书店的表弟又来了:“哥,我没啥书了,再有就是佛学的书了,你肯定不喜欢。”

佛学?回忆一下这些日子恶补的历史书,为什么那些在最绝望中的人会去出家?为什么出家人可以为王侯将相指点迷津?上网查查,有点儿意思。

看了几本有关佛教的书籍之后,萌生了想去寺院看看的想法。

第一次到海城大悲寺,就是这样的背景:对佛法一无所知,走路一瘸一拐,满心解不开的忧郁。为什么选择去大悲寺?我至今都说不清楚,上网看了那里出家人的照片,挺喜欢,一问身边有人去,离家又不远,就去了。

包车来到大悲寺,进了寺院。门卫一个老居士问明我的情况后,给了我一把铁锹,“干点儿活儿吧,去把厕所边儿上那一堆土弄平了。把土洒在下面的沟里就行。”

瘸着脚走过去一看,好一大堆土,就我一个人,一把铁锹,一个月也弄不完啊!门卫过来看我犹豫,鼓励我说:“干多少算多少,没事儿。”

就这样,一锹一锹,累了就坐一会儿,渴了就喝一口。夕阳西下时,几近精疲力竭。看看眼前凹下去的小土坑,跟眼前的大土堆相比,就跟没干一样。

夜幕降临,收坡的时间到了,我起身打算回寮房休息,明天接着干。正要离开,远处开来了一辆大铲车,超大的铲车,咔嚓,一下,咔嚓,两下……几分钟,土堆平了。

怒向心头起,我一瘸一拐踮回门卫,把铁锹一摔,“为什么让我浪费了一天时间?” 门卫的老居士还是笑: “磨一磨性子,磨一磨。”

每个人都会遭遇困难,要乐观地对待问题,学会在不如意时转念。

第一次见到寺院里的出家人,是过斋的时候。缓缓的一队人,低着头,没什么表情,由远及近,排队进了斋堂。居士进去坐好后,唱偈响起。不知道为啥,那声音,感觉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很干净。

第一眼见到师父,也是在过斋的时候。师父坐在最前面,低着头,每一个动作都很慢。看着师父,感觉时间也慢了下来,自己的心里,也静悄悄的。

就这样,每天两点起床,坐香,早课,出坡干活,回寮房后抓紧时间看看流通处请回来的法宝,还有师父的开示书籍,晚上十点寝息。再次听到打板声,又是凌晨两点,起来坐香,周而复始……来之前最担心的是每天只吃一顿饭坚持不住,几天下来,和所有来干活儿的居士一样,还真没感觉到饿。很多人也弄不明白,在寺院里啥事儿没有,回家就饿。回忆一下师父开示的书籍里说,我们每天都被眼睛、耳朵、身体各种感知欺骗着,或许,还真有道理?

住了些日子,准备回家的时候,正好赶上师父对信众开示。赶紧去听一听。

师父话很少:

“坐吧,大家有问题就说吧。”

“师父,平时上班没时间诵经,做不到天天诵,能不能攒到周末多诵几遍?”

“那你平时不吃饭,攒到周末多吃点儿,行不行?”

“师父,我这年纪大了,诵咒也记不住啊,记忆力太差了怎么办呢?”

“你有多少存款还记得不?”

“那记得!”

“那你记忆力没问题,多下点儿功夫就能记住了。”

我也赶紧问: “师父,我生活在国外,过段时间就回去了,能不能给我加持一下,回去后保个平安,做事儿顺利一些?”

“持戒。”

……

就这样,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我后来总结,师父的开示,简单,直接,不给方便。

因为师父开示时说了“持戒”二字,大悲寺皈依受戒每年只有两次,为了能够皈依受戒,我延期了机票,一直等到四月初八。

四月初七,按照要求,我需要听法学习什么是三皈五戒,需要背心经或者大悲咒,还要参加整夜的拜忏……就这样左一关右一关。问,为什么?答,为得清净戒体。

整夜的拜忏在学法之后开始。随着出家师父一唱一拜,倒也内心平静。等到了临近半夜的时候,脑子里开始不停地妄想,像过电影一样,回想起小时候打死老鼠的场景,回想起做生意时撒谎的场景,做过的好多不该做的事情,一件事一件事往上翻。自己劝自己,“算了,别想了,都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过了一会儿,又开始想,“那么做,是不是不太妥当?”又过了一会儿,“我怎么能那么做呢?我当时是怎么想的?” 夜,越来越深,师父们的拜忏声在夜幕下也越来越苍凉,自己的内心,似乎也在慢慢地变化:“当初怎么会那么做?太不应该了,我怎么能干这些事情呢?” “我真的错了……”就这样,不知不觉,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别给自己找开缘,做一点儿,就得一点儿

时空翻转,岁月流逝,皈依受戒两年后,在葡萄牙的里斯本,我遇到了学佛后的第一次“生死”考验。

两年的素食生活,我经历过很多次满大街找不到食物的情况,然而这一次更加惨烈。连续的转机和奔波,到里斯本的时候,我已连续三天没有吃到正经的东西了,面包里有鸡蛋,沙拉酱里有洋葱,薯条里有牛油……我满大街地找素食餐厅,找中餐厅,见人就问,没人知道。走得实在太累了,就坐在繁华的街道边,看着琳琅满目的招牌,海鲜,意大利牛排,烤火腿……渐渐地,眼前开始飘荡着一些像似萤火虫一样的东西。看来,“饿得眼前直冒金星”这句话,不是编出来的。

“能不能开个缘啊?” “ 行个方便好不好?” 我开始劝自己,想找一个好的理由。 一个声音告诉我:“滋养色身,可以的,吃了给它们回向就行了”;而另一个声音却说:“宁舍身命绝不做!”

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听师父的话,“今天就是饿死,也不吃肉。” 这句话刚刚对自己说完,一抬头,两个又高又大的警察不知从哪个方向走了过来,有说有笑。我急忙挥手:“restaurante Vegetariano (素食餐厅)?” 警察一愣,随后扭头随手朝着一个小胡同里一指,两个人就走了。我啥也没想,朝着那个狭窄破旧的小路走了进去。50米,也就是50米,一个玻璃橱窗,大大的两个英文单词:Vegetarian Noodle (素面)。

一年后,我专门回了一趟那家小餐馆,又吃一次那一碗满满的、豆腐豆芽青菜五颜六色的、连汤带水的素食面。

打那之后,我的人生经历过很多次类似的挑战: 和撒谎对决;和饮酒对决……每次,当我拿生命做底线的时候,我都赢了,而且,赢了之后,一切都很顺利。每过一关,就再也没有在同一件事儿上遇到过劲敌。

师父说,和自己的业障习气对决,是生死之战,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当你超越过去的时候,回头看,它什么也不是,就是个妄想而已。

自从跟着师父学佛,我的生活,又开始了从前的顺畅。我想,应该不是因为没有了障碍和困难,而是在障碍和困难面前,听师父话,别给自己找开缘,做一点儿,就得一点儿。

下一个遇见,或许有你

师父的好多话,我都还没有照着做,师父的那一身钢骨,好多也学不来。但是我心里清楚,这些年,我的那些毛病,那些习气,假如没有师父的“不开缘”,我根本跨不过去。

这就是我遇见佛法、遇见师父的故事,我想把故事讲给有心人听。下一个遇见,或许有你。

文章来源:http://zj.ifeng.com/a/20180625/6677729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