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与红狼

贺清华

同治年间,左宗棠奉命率军前往新疆平息叛乱。这天,部队正在行进中,前边突然传来一阵狼嗥声和打斗声。循声望去,只见数匹毛发鲜红、体格高大的红狼正与哨兵们战成一团,一个军官赶紧领着数十骑兵冲了过去,拉弓放箭,红狼这才跑开。再看那几个哨兵,死的死,伤的伤,惨不忍睹。

左宗棠没想到戈壁滩上的红狼竟如此嚣张,不得不开始琢磨如何消灭这群祸害。第二天早晨,亲兵来报,说有一个老人要见他。不多时,进来一个身着粗布衣裤,满脸风霜的老人,手里还牵着一只似狗非狗、毛发墨黑的动物。

老人拱手道:“想必大人正为红狼烦心,我有奇兽献上。”说着指了指旁边的动物:“俗话说九狗一獒,九条小狗互相吞噬,最后活下来的就是獒——红狼的天敌,只要它一声吼,十里之内,狼群绝迹。”

左宗棠闻言非常高兴,当即命老人随军。这时老人又一拱手,缓缓道:“当年我家九口尽数死在一匹老红狼的嘴里,现在戈壁滩上的红狼都是它的子孙。如果找到那匹老红狼,请大人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亲手杀了它……”

左宗棠没有想到老人原来身负血海深仇,便郑重地点了点头。

当天上午,左宗棠领着一彪人马随老人去寻找红狼。黑獒撒开腿欢快地跑在前面,速度比马还快。很快,黑獒就在一处土堆前停了下来,只见那土堆旁边散落着零星的动物尸骨。左宗棠一挥手,随行士兵立刻下马拉弓,把那处土堆围了起来。

老人朝黑獒轻轻一拍手,黑獒仰起脖子,冲天发出了一声尖厉的叫声,眨眼间,从那千疮百孔的土堆下面钻出了数十匹红狼,有大有小。这些红狼全身颤抖,一匹匹像喝醉了酒一样趴在地上。左宗棠和士兵们惊得目瞪口呆,左宗棠狠狠地一挥手,箭立马像雨点一样射向匍匐在地的红狼……

就这样,老人牵着黑獒领着大军一路前行,又接连捣毁了几处红狼的巢穴,红狼袭击行军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可那匹老红狼却始终没有出现。

陷坑

这天傍晚,部队扎下营帐,左宗棠闲来无事,带着几个亲兵骑着马漫无目的地在戈壁滩上溜达。他望着那茫茫戈壁,不禁感叹,如此辽阔疆域,要是能变成绿洲该多好呀!

不知不觉,天色慢慢暗了下来。突然,狂风大作,一场沙尘暴眨眼来到。左宗棠的战马一时受惊,长啸一声,顶着风暴乱跑起来,慌乱之中,左宗棠被摔进了一个深坑,所幸没有受伤。他慢慢爬起身,里面黑咕隆咚,只有坑顶透出一丝亮光。此时风暴已经停了下来。他大喊:“上面有人吗?救我上去——”

喊着喊着,上面竟然垂下一根草绳。左宗棠大喜,赶紧抓着草绳,三下两下爬了上去。一出坑,他不由得愣住了,只见坑边立着一匹状似牛犊的红狼,毛发稀疏,看起来已经非常衰老。他的心一下子抽紧了,明白自己遇上了老人说的那匹老红狼,但他再一细看,发现红狼的嘴里紧紧咬着一截草绳,原来刚才是这匹红狼救了他。

献珠

老红狼吐掉嘴里的草绳,冲他点点头,那意思分明是让左宗棠跟它走。左宗棠一摸腰上,佩刀还在,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同时又挺纳闷,这老红狼怎么会救自己,这又要把自己往哪里带呢?左宗棠硬着头皮跟着老红狼走了一段路,前面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洞。老红狼低嚎一声,一群红狼跑了出来,其中一匹小红狼叼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送到左宗棠面前。老红狼又对他点头示意,左宗棠诧异地接过珠子,跟着老狼走进洞内,夜明珠把里面照得像白天一样。

走了不知有多远,左宗棠正在忐忑中,一股凉气突然扑面而来。左宗棠就着夜明珠过去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只见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一座冰峰矗立在他面前,晶莹透亮,冒着阵阵寒气。左宗棠惊愕极了,他抽出腰刀,用力砍下一小块冰,握在手里,很快就化成一摊水。想不到在这戈壁滩下面居然藏着偌大一处水源,左宗棠大喜过望。

他连忙按原路返回,一出洞口,一抬头,发现老红狼正趴在地上,后面一百多匹红狼同样匍匐在地,一片火红,那样子分明是在向他臣服。左宗棠愣住了,他不知道这些红狼到底要干什么。这时老红狼抬起头来,回头望了望身后它的子孙,又掉头对着那个洞口点了点头。刹那间,左宗棠明白了:老红狼是要用这个冰窖换它子孙的性命啊!

有了水源,戈壁滩就能变成真正的绿洲,边疆百姓的生活也有了保障,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呀,可再想想红狼的残忍,左宗棠不禁左右为难。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和呼喊声:“左大人,你在哪儿——”左宗棠知道是自己的部下找来了,他轻轻地叹道:“让我回去想想吧!”临走的时候,左宗棠毅然把那颗夜明珠放到了地上。

射杀

回到营房,左宗棠把自己的奇遇说给老人听。老人惊讶地问道:“冰窖?你见到冰窖了?”传说戈壁滩有一个神秘的冰窖,但几百年来还没人找到它,真没想到冰窖被老红狼发现了。“这头畜生要干什么?”老人奇怪地问。

左宗棠叹了口气,说:“它要用冰窖交换子孙的性命……”

“什么——”话没说完,老人腾地站起身,大声说,“杀不杀红狼,得问我答应不答应。”说完他气鼓鼓地走了。

这一夜,左宗棠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第二天一早,他领着大队人马直奔昨天那个洞口,想再寻神秘冰窖,可找了整整一天,什么也没看到,甚至连他掉下去的土坑也不见了。左宗棠长叹一声,只好领着部队继续前行。

一晃过了月余,老人带着黑獒一路上又寻到了几十处红狼的巢穴。每寻到一处,红狼都被全部射杀。渐渐地,戈壁滩上的红狼绝迹了,但那只老红狼还是没有出现。冥冥之中,左宗棠知道老红狼并没有跑远,它就在周围。

这天上午,老人猛然看到不远的土丘上出现了一团火红的东西,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老红狼终于出现了!左宗棠一挥手,部队停了下来。黑獒发出了一阵震天的嚎叫,然而土丘上的老红狼丝毫不为所动,只轻轻地抓了抓爪子。老人眼里喷出愤怒的火焰,对左宗棠说:“左大人,黑獒已经镇不住它了,我要亲自出战。”

战死

老红狼蹲在那里,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啸声悲壮,仿佛在诉说自己满腹的无奈和痛苦。这时,老人吹了声口哨,黑獒箭一般扑了过去,一团火红和一团墨黑咬在一起,扬起漫天沙尘。老人也拍马冲上前去,一刀砍在老红狼的脊背上。老红狼转过头,张开血盆大嘴扑向老人。危急时刻,英勇的黑獒咬住红狼的后腿,使劲儿一拖,老红狼的利牙从老人的前胸划过。老红狼一扭头,顺势咬住黑獒的喉咙,黑獒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老人趁机一刀砍中老红狼的头顶。老红狼急速反身,人立而起,用两只前爪把老人扑倒在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人两手紧握弯刀,一下子深深地扎进了老红狼的腹腔。老红狼痛苦地扭动着身子,但就在它咽气的一瞬间,两只前爪还是撕开了老人的胸膛……

电光石火间,战斗结束了。左宗棠和士兵们惊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黑獒死了,老红狼死了,老人也不行了。左宗棠终于禁不住痛哭起来,为了老人的死,也为那个失踪了的神秘冰窖。

然而,左宗棠并没有绝望,他暗下决心,即使没有冰窖,他也要把戈壁变成绿洲。他下令从关内运来柳枝,沿途栽下,数年以后,杨柳成材了,而且经过戈壁滩的风沙洗礼,杨柳变成了褐红色,就像当年的灰狼进入戈壁滩变成红狼一样,人们称它为红柳,也叫左公柳。

文章来源:http://www.92yilin.com/2015_11/yili20151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