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修善断恶最好的机会和方法

悉尼  能琳

悉尼初夏的Tempe公园,芳草舒展着醉人的绿。阳光朗照,花朵竟相开放,如诗如歌。

我和周围的人大多数都吃过鸭子。在澳洲,也有不少华人店卖烧鸭、烤鸭,华人的餐馆也有鸭子汤各种烹饪做法。

如果不亲自参加放生鸭子,我根本生不起对之前吃鸭子伤害众生、那么深刻的忏悔心。

悉尼买活的鸭子只有去market,而且要提前一天买,这边卖出的鸭子都是装在一个不太大的戳有孔的盒子里面,外面用绳子再捆起来,盒子不大,刚够把鸭子塞进去。承担这次采办鸭子的师兄在放生之后分享说,“在盒子里面的鸭子太遭罪,把它们闷在里面太不人道了。”于是他把鸭子从盒子里面放出来散养,照料着这些鸭子的起居,定时的喂水喂食。然后在放生前夕再抓起来放回盒子,师兄说抓它们回盒子的时候很难很难。悉尼这几天高温,师兄怕鸭子热,还为鸭子们撑了伞。

我听到师兄的分享非常随喜,师兄有慈悲心能感同身受众生的苦,在放生救度物命的行持中非常的精进。

放生现场,大家给鸭子们念诵放生仪轨,并不时的给他们喷甘露水。鸭子们命运已经改变。等待他们的不再是刀刃油炸,而是清澈的河水,美丽的大自然,无忧无虑的新生活。

集体念诵完放生仪轨后,就地打开盒子,鸭子们则迫不及待的从盒子里跳出来,有的非常的迫不及待一个猛子扎进河里,有的比较优雅,走出盒子后还回头看看我们再扇动着翅膀,游向水中,接着鸭子们在河里不停的扑棱扑棱着翅膀,像是在洗澡又像是在嬉戏,河上荡漾起一轮轮碧波。

师兄们在河岸上观看着,大家久久地不愿意离去,心情是欢喜和感动,欢喜亲手放生救了鸭子的生命,欢喜被放的鸭子获得自由,感动这些鲜活的生命可以在被播下解脱的种子之后回到它们的家园,感动人、自然和旁生融合在一起的。

有师兄分享:“放生鸭子有成就感,相比于鱼呀,虫子等小生命,鸭子自由之后的幸福可以被我们现量见到,它们从笼子里出来后跳进水里,翅膀急速拍打水面,然后停顿一下游着试试,然后再来一次, 近乎激烈地用翅膀拍水,动作太快了以至于iPhone 的镜头已经失去分辯率,只看得到一团白光在水面闪动,这光团又白又亮,又柔和而不刺眼,像极了修自它交换时从自心㡳升起的慈悲之光。“

现场参与放生的朋友们,看到这些景象都情不自禁的升起了欢喜之心。“人既爱其寿,物亦爱其命。”生活在世间的人,有谁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想健康长寿。自然界的其他众生,小至蚂蚁、昆虫,大至犀牛、狮子,同样也珍惜着自己的生命。我们一个简单的举动,给众生带来了无边的快乐,也给它们种下了解脱的种子。这样的善法值得坚持。

之前,吃过鸭子,一边放生一边为过去吃生命造下的罪业忏悔,一边发愿再也不杀鸭子、再也不吃鸭子,发愿爱护一切生命。

师兄又分享“不记得今生杀过鸭子,不过前生一定有,因为在吃素前我很喜欢吃卤鸭翅,做为北方佬我推测这是穿越岁月从前生带来的习气,这次放生也算是以此行为向鸭子们道歉吧。其实每个人看到它们的美丽,和它们再生的欢喜都不太可能忍心再去伤害它们,希望它们幸福的此生结束时可以忆念起我们曾经大声念给它们的佛号,可以关闭轮回之门,终究解脱。“

我们所有的有情,彼此之间都互有关联,我们无法让一个生命单独存在,就像我们没法把一丝微风,从夏日的风里面分离出来。

在悉尼参加放生其实很享受, 因为一般的放生地点都在幽静的水边。春天里怒放的鲜花,微风拂过花香,夕阳西下𣊬间燃亮的一池碧水,美不胜收。

此福已得一切智,

催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有波涛,

愿度有海诸有情。

2018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