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阿含经2

一〇一〇【经旨】本经叙说阐陀尊者于病中听闻舍利弗尊者和摩诃拘罗尊者的说法后,举刀自杀,佛为彼说第一记。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里。那时,有位阐陀尊者住在那罗聚落的好衣庵罗林中,患重病而甚痛苦。

当时,舍利弗尊者听说阐陀尊者住在那罗聚落的好衣庵罗林中,患重病而很痛苦。听后就告诉摩诃拘罗尊者说:“尊者您知道吗?阐陀比丘住在那罗聚落的好衣庵罗林中,患重病而很痛苦,我们应一起前往探视。”摩诃拘罗静默地应允了。

这时,舍利弗尊者和摩诃拘罗尊者就一同前往那罗聚落的好衣庵罗林中,去到阐陀尊者的住房。

阐陀尊者遥见舍利弗尊者和摩诃拘罗尊者,就靠着床想要起来。

舍利弗尊者就告诉阐陀尊者说:“你且不要起床!”

舍利弗尊者和摩诃拘罗尊者另坐他床,问阐陀尊者说:“怎样呢?阐陀尊者啊!你身上的病尚可忍受吗?病况是增剧,或者减轻了呢?……”就如前面叉摩经(第一〇五经)所详述的一样。

阐陀尊者答说:“我现在生病,极为痛苦,很难忍受。所患的病,病况是有增无减,我只想拿刀自杀,不乐于如此痛苦地活着。”

舍利弗尊者说:“阐陀尊者啊!你应该努力,不要伤害自己!如果你能活着,我将会与你往来亲切相处;你如果有所缺乏,我将会供给你应病的汤药;你如果没有人看护,我将会看护你,一定会使你适意,不会不适意。”

阐陀答说:“我有人供养,那罗聚落的众婆罗门和长者都会来探视我,衣服、饮食、卧具、汤药等,也都没有缺乏;自有修习梵行的弟子随意来探病,我不会不适意。但是我被疾病的痛苦逼身,难以忍受,我只想自杀,不乐于痛苦地活着。”

舍利弗说:“我现在问你,你就随己意回答我。阐陀啊!眼根及眼识,还有眼根所识取的色境,这些可都是我、我所有、或彼此在其中吗?”

阐陀答说:“不是的,舍利弗尊者!”

又问:“阐陀啊!耳、鼻、舌、身,乃至意根及意识,还有意识所识取的法境,那些可都是我、我所有、或彼此在其中吗?”

阐陀答说:“不是的,舍利弗尊者!”

又问:“阐陀啊!你对于眼根、眼识及色境,是看见了什么、认识了什么、知道了什么的缘故,所以说眼根、眼识及色境,这些都不是我、不是我所有、彼此也不在一起呢?”

阐陀答说:“我对于眼根、眼识及色境,因为看见它的息灭、知道它会息灭的缘故,所以认见眼根、眼识及色境,这些都不是我、不是我所有、彼此也不在一起。”

又问:“阐陀啊!你对于耳、鼻、舌、身,乃至意根、意识及法境,你也是看见了什么、知道了什么的缘故,所以对这意根、意识及法境,会认见这些都不是我、不是我所有、彼此也不在一起呢?”

阐陀答说:“舍利弗尊者啊!我对于意根、意识及法境,因为看见它的息灭、知道它会息灭的缘故,所以对于意根、意识及法境,认见这些都不是我、不是我所有、彼此也不在一起。舍利弗尊者啊!可是我今日身上的疾病还是很痛苦,不能忍受,想要拿刀来自杀,不乐于如此痛苦地活着。”

当时,摩诃拘罗尊者告诉阐陀尊者说:“你现在应当依于大师的教示而修习正念,如他所说的法句:要是有渴爱、骄慢、邪见依止的话,就会动摇;有动摇的话,就会有所趋向;有趋向的话,就不能休息;不能休息的话,就会随所趋向往来;随所趋向往来的话,那么就会有未来的生死;因为有未来生死,所以就有未来的出没;由于有未来的出没,于是就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此纯粹大苦结聚的集聚。又如大师所说的法句:如果没有渴爱、骄慢、邪见依止的话,就不会动摇;不动摇的话,就不会有趋向;没有趋向的话,就会有止息;因为止息,所以就不会随所趋向往来;不随所趋向而往来,就不会有未来的出没;没有未来出没的话,就不会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此纯粹大苦的结聚也就息灭。”

阐陀说:“摩诃拘罗尊者啊!我供养世尊的事,现在都已经完成了!随顺于善逝,现在也都已完成了!我感到很适意,不是不适意。弟子所应做的事,我现在都已经做好。如果又有其余弟子欲有所作而供养大师的话,也应当如此地供养大师,使内心感到适意,不是不适意。可是我今天身体疾病很痛苦,难可忍受,只想以刀自杀,不乐于如此痛苦地活着。”

此时,阐陀尊者就在那罗聚落的好衣庵罗林中,拿刀自杀了。

当时,舍利弗尊者供养阐陀尊者的舍利后,就前往佛陀住处,顶礼佛陀,退坐一边,请示佛陀说:“世尊啊!阐陀尊者已于那罗聚落的好衣庵罗林中,拿刀自杀了。怎样呢?世尊啊!那位阐陀尊者将会往生哪一道?如何受生?后世又是怎样呢?”

佛陀告诉舍利弗尊者说:“他不是自己这样记说:‘摩诃拘罗尊者啊!我供养世尊,如今已毕;随顺善逝,如今已毕。我感到很适意,不是不适意。如果又有其余弟子要供养大师的话,也应当如此做,使内心适意,不是不适意。’吗?”

那时,舍利弗尊者又问:“世尊啊!可是那位阐陀尊者先前在镇珍尼婆罗门聚落里,有他的供养之家、极亲厚之家、善言语之家。”

佛陀告诉舍利弗说:“是的,舍利弗!具足正智、正善解脱的善男子,必有他的供养之家、亲厚之家、善言语之家。舍利弗啊!我不说他这样是有大过的。如果有人舍弃此身,还有其余之身相续的话,我就会说他是有大过;如果已舍弃此身,而其余之身不再相续的话,我不说他是有大过。因为阐陀已无大过了,所以他在那罗聚落的好衣庵罗林中,以刀自杀。”

就像这样,世尊为那位阐陀尊者记说得到阿罗汉果。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舍利弗尊者欢喜地向佛陀行礼,然后离去。

第一〇一〇经注释:

1.有所依者:据南传注释,乃指“由渴爱、憍慢、邪见而依止、依赖”之意。

2、“汝今当于大师修习正念……如是纯大苦聚集”:汉译南传大藏经相对经文此处作“友阐陀!然者,以彼世尊之此教,应常善予思量。于依止者有动转,无依止者则无动转。无动转则有轻安,有轻安则无喜悦,无喜悦则无来往,无来往则无生死,无生死则无此世、无来世、无两界之中间,此始为苦恼之灭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