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阿含经1

一〇〇九【经旨】本经叙说跋迦梨尊者于病床上闻佛说法而得解脱,其后执刀自杀,佛并为彼说第一记。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里。那时,有位跋迦梨尊者,住在王舍城的金师精舍。他病得严重而困苦,富邻尼尊者照顾供养他。

当时跋迦梨告诉富邻尼说:“你可去到世尊处,为我顶礼世尊,问讯世尊是否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而住呢?并为我传话:‘跋迦梨住在金师精舍,病重困苦,卧病床褥,愿见世尊,但因病重困苦,气力微弱,无法前来觐见。希望世尊能莅临金师精舍,也是因哀悯他的缘故!’”

这时,富邻尼听受跋迦梨的话后,就去到世尊处,顶礼世尊,退坐一边,禀告世尊说:“世尊啊!那跋迦梨尊者顶礼世尊您,问讯世尊您是否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而住呢?”

世尊答说:“当使他也能得安乐。”

富邻尼告诉佛陀说:“世尊啊!跋迦梨尊者住在金师精舍里,现在因病重困苦,躺在床褥,他希望能见到世尊您,可是他没有体力来见世尊。慈悲的世尊啊!希望您能莅临金师精舍,也是因为哀悯他的缘故!”

那时,世尊静默地应允了。此时,富邻尼知道世尊应允后,便向世尊顶礼,而后离去。

当时,世尊于下午从禅定中出定,就去到金师精舍,走到跋迦梨的住房。跋迦梨比丘遥见世尊,就想从床上起来。

佛陀告诉跋迦梨说:“你且安住!不要起床。”

世尊就坐于别床,告诉跋迦梨说:“你的心里是否能忍受这种病苦呢?你身上的疾病,是增剧,还是减轻了呢?”

跋迦梨告诉佛陀说:“……就如前面叉摩比丘经(见第一〇五经)所详述的一样。世尊啊!我身上的苦痛,极难忍受,我想拿刀来自杀,我不乐于痛苦地活着。”

佛陀告诉跋迦梨说:“我现在问你,你就随己意回答我。怎样呢?跋迦梨啊!物质色身是恒常的呢?还是无常的呢?”

跋迦梨答说:“是无常,世尊!”

又问:“若无常的话,就应是痛苦的么!”

答说:“是痛苦,世尊!”

又问:“跋迦梨啊!如果是无常、痛苦的话,这就是会变易之法,那么在这当中是否还有可贪、可欲的呢?”

跋迦梨答佛陀说:“没有,世尊!”受、想、行、识四蕴也是同样的问说。

佛陀告诉跋迦梨说:“如对于那色身不觉可贪、可欲的话,这样就能善终,也会有善的后世。”

当时,世尊为跋迦梨作种种说法,给予示教照喜后,就从坐席起来离去。就在那一夜,跋迦梨尊者思惟解脱,想执刀自杀,不再乐于久生。

那时,有二位天子,形体极为端正,在后夜时来到世尊住处,向佛陀顶礼后,退坐一边。有位天人禀告佛陀说:“世尊啊!那位跋迦梨尊者生病困苦,思惟解脱,想执刀自杀,不乐于久生。”

第二位天子说:“那位跋迦梨尊者已于善解脱而得到了解脱。”说完话后,二人顶礼佛陀,就隐没不见了。

当时,夜过到次日晨朝,世尊于大众前铺座而坐,告诉众比丘说:“昨夜有二位天子,形体很端正,来到我这儿,向我顶礼后,退坐一边,有位天子这样对我说:‘跋迦梨尊者住在金师精舍,生病困苦,思惟解脱,想执刀自杀,不乐于久生。’第二位天子说:‘跋迦梨尊者已于善解脱得到了解脱。’说完话后,再向我顶礼,就隐没不见了。”

这时,世尊吩咐一位比丘说:“你应去到尊者跋迦梨比丘处,告诉跋迦梨说:昨夜有二位天子来到世尊住处,顶礼世尊后,退坐一边,有一位天子告诉世尊说:‘跋迦梨尊者病重困苦,思惟解脱,想执刀自杀,不乐于久生。’第二位天子说:‘跋迦梨尊者已于善解脱而得解脱。’说完话后,就隐没不见了。这是天子所说,佛陀又记说你:你对这个色身已不生起贪欲,这样就能善终,也会有善的后世。”

当时,那位比丘接受世尊的指示后,就去到金师精舍跋迦梨房中。

那时,跋迦梨告诉侍病的人说:“你们执着绳床,共同抬着我的身体,把我置在精舍外,我想执刀自杀,不乐于久生了。”

此时,有众多比丘走出房舍,在露地里经行。那位受佛陀差遣的比丘走到众多比丘处,问众多比丘说:“各位尊者!请问跋迦梨比丘住在何处呢?”

众比丘答说:“跋迦梨比丘告诉侍病的人,叫他们举着绳床,把他抬出精舍外,他想执刀自杀,不乐于久生了。”那位受差遣的比丘立即去到跋迦梨住处。

跋迦梨比丘遥见受佛陀差遣的比丘过来了,就告诉侍病的人说:“放下绳床着地,那位快速走来的比丘,好像是世尊的使者。”那些侍病的人就立即放下绳床着地。

这时,那位佛陀所差遣的比丘告诉跋迦梨说:“世尊对你有所教示,天子也对你有所记说。”

当时,跋迦梨告诉侍病的人说:“请扶我到地上,我不可以在床上接受世尊的教示及天子的记说。”这时,侍病的人就扶着跋迦梨,把他扶到地面上。

此时,跋迦梨说:“现在你可以宣示世尊的告敕以及天子的记说了。”

那位受佛陀差遣来的比丘就说:“跋迦梨啊!大师告诉你说:‘昨夜有二位天子来我这儿,有一位天子告诉我说:跋迦梨比丘病重困苦,思惟解脱,想执刀自杀,不乐于久生。第二位天子说:跋迦梨比丘已于善解脱而得解脱。说完话后,就隐没不见了。’世尊又记说,你会善于命终,也会有善的后世。”

跋迦梨说:“尊者啊!大师善于知其所知,善于见其所见;那二位天子也是善于知其所知,善于见其所见。然而我今日对此色身无常,已确定无疑;无常就是苦,我也确定无疑;如无常、痛苦的话,就是变易之法,对那色身没有什么可贪、可欲的,也一样确定无疑;受、想、行、识四蕴,也都是如此。而我今日疾病的痛苦也还是一样地跟随着身体,我要取刀自杀,不再乐于久生了。”于是他立即拿刀自杀了。

当时,那位受佛陀差遣来的比丘供养跋迦梨的尸身后,回到佛陀住处,顶礼佛陀后,退坐一边,告诉佛陀说:“世尊啊!我把世尊您所教敕的,详细地告诉了跋迦梨尊者。他这样说:‘大师善于知其所知,善于见其所见;那二位天子也是善于知其所知,善于见其所见。’……如此广说,乃至拿刀而自杀。”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我们一起前往,到金师精舍跋迦梨停尸处。”世尊看见跋迦梨死去的身体,有远离的情态。见后,告诉众比丘说:“你们有否见到这跋迦梨比丘死后置于地上的身体,有远离的情态呢?”

众比丘答佛陀说:“已看见了,世尊!”

又告诉众比丘说:“环绕在跋迦梨身体四周,你们有否看见黑暗之相围绕着他呢?”

众比丘答佛陀说:“已看见了,世尊!”

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些黑暗是恶魔的影像,他们围绕于四周寻觅跋迦梨善男子的识神将生何处。”

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跋迦梨善男子不再止住识神,所以拿刀自杀。”

当时,世尊就为那位跋迦梨记说已得到阿罗汉果。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第一〇〇九经注释:

1.跋迦梨:得信解脱意无犹豫第一比丘。

2.金师精舍:巴利本作“陶师之家”。

3.第一记:指阿罗汉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