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放生的途中,无常陪了我一会儿

台湾菩提学会 圆印

2018年9月29日,这天是礼拜六,我们学会要到基隆和平岛举办百日放生活动。我难得这个周六能待在台北,而且一直等到前一天的晚上,太座大人都没有下达任何活动的指令。机会难得!于是在就寝前大声的宣布:“明天我要去放生。”

这是第二次参与放生。我心中想着:久违了!但这次是我独自开车前往。实际上这是一趟不算太远的旅程,只不过我是个路痴,也曾见识过基隆市道路的复杂难辨,心中虽是忐忑,但信心依然满满。因为以上一次的经验来说,找路的过程相当的顺利,这次想来也不会太难,出门前祈请上师三宝加持,再加上手机的GPS定位,我觉得自己锐不可挡。

当天我抓好时间相当悠哉的出发。前半段上高速公路这一段是没问题的,我知道路。可是奇怪,我的手机一直发出奇怪的指令,我没理会,不过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终于上了高速公路了,心想着:应该没问题了吧!但我的手机一直喊着:“前方六百公尺处,请下交流道…”怪的是每到一个交流道它就这么叫着。我忍着没理它,因为我记得很久以前的“上一次”放生,我是在这条国1道上一路开到基隆的呀!终于我看到一块比较大的路标,上面有国3道及国5道的图示,我的信心开始动摇了,心里头儿纳闷着:该不会有快捷方式吧?就这样,我听从了手机的指示下了交流道,此时的我马上就处于暂生缘八无暇中的“被魔所持”,偏离了正道。我绕了好远,居然看到了我家附近的地标,我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太瞎了!我居然回来了!”就在一个岔路口,我只要选择左边就可以回家了。但我没有,我走了另外一条路,然后靠边停。我又惊、又气、又急的看着我的手机,在画面的下方居然给我显示着“是否继续前往基隆和平岛”的询问按钮。我压抑不了胸中的这口恶气,于是忍不住开始起嗔动怒,甚至对上师三宝起了邪见:不是讲好保佑我平安顺利到达的吗?就在歧念生起的剎那,“无常金刚”倏忽而至,瞬间就击退所有的分别邪念。我似乎感觉到无常在对我说:“明知是本座驾临,为何还要起烦恼?”当我冷静下来,赶紧先向上师三宝忏悔,然后拿起手机按下画面上的按钮,继续前往基隆和平岛。但还是忍不住对我的手机狠狠的说:”师兄!我今天跟你卯上了!我就是要到和平岛的岸边念一遍放生仪轨,还有一千零八十遍的观音心咒,以及德回向众生与个别回向的对境。”

经过一番折腾,我又回到了国1道并且看到了同一个路示牌,我的手机这次没叫我下去,到了基隆,开始面临抉择,是走平面?还是上桥?寻思着平面是最旧的路,相较之下桥是新的路,对熟门熟路的人因为知道它通到那儿,所以很方便;但对我来说旧的路可能不便捷,但一定可以通到目的地。主意打定后再无彷徨,我的手机老兄也恢复正常,非常精准的指引我到达设定的地点。只可惜我到达时已经散场了,看着满载放生物命的渔船渐渐的在我视线中远离。我就赶紧在岸边找一块僻静处面向大海开始念诵,心中杂念如同眼前的海浪般起伏翻腾,一边念诵一边瞎想着:这样念有用吗?此时想起《普贤十大愿王》中《普皆回向》里所云:“言普皆回向者,从初礼拜,乃至随顺,所有功德,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又想到我功德虽小,但回向本有回小向大之功,犹如一杯水融入大海里,便与大海一样深广!顿时心中生起无量信心,同时思量着:“我之诵声必与虚空相融,乃至无远弗届。”此时的我不再彷徨,当下以清静的利他心持诵。心中深信我所要功德回向的众生,不论是处在十方世界中的任何 一个角落,都一定会得到我的祝福。

就在一切念诵及回向完毕后,我发现有一个人在我不远处钓鱼,立刻祝福他:“不要钓到鱼,至少今天不要钓到。”如果可以如愿,那此人会少造一天的孽,也将有更多的鱼得以活命,我也可以随喜功德,累积少许资粮。或许在这次放生的功德涟漪中,这个菩提余波,就是为了做这件自他双利之事也未必可知。

归途中手机在基隆市表现一路正常,可到了高速公路又开始犯傻了,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回家的路我认得。这一段往返的旅程是那么的平凡,可是我的心却像是经历了一场冒险。心想着:“这世上生死、怨亲、苦乐…等等一切事物都是无常。就以这次我参加放生来说,同样的起点、终点、路线,但此一时彼一时,情节完全不同。”就在最后这一段的归途中,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笑叹道:“唉!无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