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基层佛法辅导员的自白

圆笨

01疲厌

我,圆笨。在基层小组担任佛法宣传辅导员已经整整三年。每一年,像小姐姐带幼稚园新生一样,从电话联络到微信建群,到手把手教注册YY,再到不厌其烦说明如何磕大头,如何规范报功课等等等等,三年来,做着相同的事,说着重复的话,事无巨细操碎了心。

今年我不打算再带新班了,我想换一种生活方式,美其名曰:换一种利益众生的方式。

是的,在最初那股弘法利生的激情退却后,我迎来一个菜鸟迈向“油腻老师兄”的挑战:倦怠,自我满足,好为人师,能说会道但修行差得一蹋糊涂!我暗中揣摩,好歹也连续发心三年了,上师老人家不至于说我不稳重吧。

于是,是时候换一种新的生活与修行方式了!

02退休狂想曲

三年来,除去每年有限的放假,几乎每个周六日我都属于“不是在共修,就是在带班共修的路上”。我有三年没更新个人博客,没写那种能为自己赢得一片虚妄赞誉的针砭时事的文章,也完全无暇关注哪个博物馆将举办哪个国家的文化艺术展,我甚至没完整读过哪怕一部文学小说——譬如《我脑袋里的怪东西》。

我知道,它们跟解脱没多大关系。但,它们对我依然充满魅力。

作为自认已生起“不退转信”的文艺型佛教基层工作者,我心中常常向往另一种生活方式:没有带班的精神压力,没有修行的时间约束,没有熟溜枯燥的持咒念诵,只有没完没了的旅行、朝圣、参加印度尼泊尔不丹的各种法会,扛着笔记本,背着单反,观观心,摄摄影,写写作,亲近贤德,笔名叫丹增旺姆•笨笨……在这个即便爆款网文也日渐肤浅与套路化的微阅读时代,没准我的佛系文章能成为一股清流呢。

03告别的前夕

像下定决心告别一段缠绵恋情的女主一样,当我决定今年不再继续带新班,心中却感到一丝惆怅。

能连续带班三年的我,也曾有过纯真的热情与初心啊——深信一个优秀的带班辅导员是连接新学员通往具德上师与正法大道的桥梁;深信初学佛的新师兄对上师与正法的信心很大程度受辅导员的个人启发与影响;深信每周共修见面的便利性使得我们这些基层工作者能够比较详细地了解新师兄的困惑和疑虑,及时给予帮助;深信对新师兄而言,遇到一个平庸的辅导员和遇到一个优秀的辅导员,学佛之路可能大有不同。

我很幸运,在刚刚加入学佛小组时,遇到一个非常棒的辅导员,她完美地示现了一个优秀带班辅导员的素质:耐心、和善,不厌其烦,讲解法义严谨而深入浅出,重视法师辅导,重视整理科判,归纳法义精准到位,有时候说到上师老人家她会当场哽咽流泪。第一次看到她流泪时我非常震撼。

我发愿成为像她一样优秀的辅导员,让所有遇见我的新师兄犹如当年我遇见她一样,善根巩固,茁壮成长!

04发心道路上的“提婆达多”

但你是否和我一样是个心智狭獈的凡夫?对身边很多劳模般的发心人员视而不见,却对个别为人谄曲言行狡诈的发心人员耿耿于怀,恨不得斩草除根永远不要再看到他?我称这种人为发心道上的“提婆达多”,但我完全忘了佛陀是如何对待提婆达多的,也忘了上师老人家是如何不舍弃任何一个卑劣众生的。

我其实也是一个卑劣众生,但我只愿意在上师三宝面前承认,面对心中的“提婆达多”,我自认比他们人格贤善,发心纯正。我只是太老实本分,不懂结交高层,所以一直还在基层默默无闻发心。和我一起发心的道友,不知何时都当上了“大组长”、“负责人”之类,他们当中就有个别让人不生信心的“提婆达多”。

这是一份秘而不宣的情绪,因为佛教徒不提倡分享他人的过失,不宜流露功名心,更不能对道友表现出忿忿不平。但,每当有时候因为带班而感到疲惫无力,或因为发心而忽略家人而感到内疚时,这份隐密的情绪会突然变得像须弥山王那么大。

宝宝心里有意见,但宝宝不说。这可能是我今年不想继续带班的深层原因吧。

05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难言之痛。发心三年,各种岗位,来者不拒,每一份发心都一个猛子扎进去忘了时间忘了自己,加上自己又有懒惰、缺乏时间观念的坏毛病,以至于实修功课落得一蹋糊涂。当那些没发心的师兄个个如期呈上一份份10万+的加行答卷时,我心中有难言的委屈。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去年上师发起念1万遍大自在祈祷文的共修。这不是难以完成的任务,但因为之前粗略统计的数量失误,因为种种阴错阳差的原因,在最后的时间节点,我回天乏力,居然没能圆满!

这件事使我异常震惊和屈辱,夹杂着一股无名的恼怒,它像一把匕首横在我心尖,每每听到道友们谈论那颗珍贵的怀业念珠,我的心就会暗中滴血。有那么一两次,我委屈地哀嚎:我发了那么多心做过那么多事,又怎样呢,最后居然还得不到那颗念珠,上师,您知道吗?

06上师知呀

那天上课前,上师面带微笑,手里把玩着一颗红色念珠,我知道必定是那颗珍贵无比但跟我无缘的怀业念珠,上师用极为稀有的笃定和赞颂之辞讲述这颗念珠的功德,我在电脑前心如刀割,痉挛般的疼痛。

突然,神迹降临——如果人类世界真有神迹,那这次无疑算一次!突然,我听到上师仁波切面带慈悲的微笑,云淡风清地说:之前没念完的,后面还可以安排少量的补发,大概四五个月内继续念完就行……

我不知上师是否有神通,也说不清什么叫“上师知”,但那一刻我心中充满愚人品味般无法言说的臣服,那臣服铺天盖地,超越世间任何语言与逻辑!

上师仁波切洞悉一切的加持像幽暗房间的一束强光,我趴在电脑前嚎啕大哭,像匍匐在上师脚下一个回头的浪子。

07道友的启示

等等!不要高估我这种凡夫敏感冲动不靠谱的心,即便刚刚领受上师如强光般的加持,那眼泪最多撑三天。在又一轮散乱、懈怠、懒惰大军的偷袭下,我再一次把上师仁波切的殊胜加持视为理所当然,悄悄收回感恩回馈的心,美其名曰:实修跟不上,发心有啥说服力?也许还会徒增傲慢!

那天晚上,无意中参加辅导员年度总结会,一位大组长分享的带班辅导员的故事彻底震撼了我:

一个和我一样的基层佛法宣传辅导员,每周从一个城市赶到另一个城市带班,每次往返路程大约要花7个小时左右。当大组长提出为她换一个距离稍近的小组时,她居然婉言谢绝了,因为她说:“很多道友想带班都还没机会,我不想失去今年带班的机会。”

关于“发心”——我一直以为“我是来帮忙发心的”,不管是“帮”上师还是“帮”众生,我总带着自以为是的“帮助者”的心态,完全忽略了其实我们正是借这个发心工作磨练自己、提升自己,我也从来没想过,它实际上是上师老人家及众生”恩赐“给我的调伏自心的机会。

08正念回来了

总是这样,在上师的加持下,烦恼走了,正念又回来了。

这一次我不仅下决心继续带新班,而且期限又是三年!我知道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也知道上师仁波切对它的重视,从研讨班到甘露丸到发心奖,足见上师对基层弘法宣传员的殷重希望。基层怎么了?在“上师号”的解脱邮轮上,一切平等无偏,上师仁波切何曾有过额外的加持是专门留给大组长、负责人之类的“高管”呢。

而关于心中的“提婆达多”,我也开始串习质问自己:你是否尝试向上师及诸佛菩萨学习,展现足够强大的智慧与慈悲,让所有道友从你身上看到法的力量,被启发,被感化,被驯服?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N次,直至自己的心最后得以调伏?

09国王与仆人的“不二”

正念总是来来去去,私心之贼总是悄悄莅临,有时我还是会突然变成一个“边沁功利主义者”,理性思考已经带班三年、业务娴熟的我,继续带班还能有什么“新利益”。抛开形而上的所谓积累资粮,我列了一张清单,总结过去三年的真实收获:

1、讲经说法“处众不畏”。通俗讲,就是极大地提高了自己演讲与口才能力。过去的我在三人以上的场合说话都心虚害怕,现在主持三十多人的活动都从容不迫。

2、对“应机施教”有了稍许的概念与耐心。因为连续带班,每一届师兄都来自不同年龄不同行业不同背景,形形色色,通过具体地沟通与观察,对“众生根机不同”有了非常强烈的体会,所以心态渐渐变得更包容、忍耐,不像过去那么简单粗暴。

3、相似的,少许的,偶尔的,能够体会何为像“国王”一样发心、像“仆人”一样服务,这是最重要的突破!要知道,优秀但无法谦卑或者能干而居功自傲是多少“油腻老师兄”的死穴啊!

以前不理解,现在似乎明白为什么像仆人一样的诸佛菩萨却是众生顶戴最多的对境。

10下一个三年

继续带班到底能收获什么“新利益”?太多了。带过两届《二规教言论》而辅导员自己都还不会背诵它的偈颂有没有?虽然对法义越来越能说会道但自心越来越僵硬麻木不懂反思自我把法融入心相续的有没有?每一年带班头半年认真负责又是祈祷上师又是听法师辅导又是做笔记找课外资料延伸公案法义,后面小半年渐渐松懈放逸浮皮潦草有时临共修前1个钟头才赶紧拿着一周都没碰过的法本匆匆出门上阵有没有?

下一个三年,我希望自己从平庸走向优秀,从优秀走向卓越,始终怀揣那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初心,去除油腻,一如“盛装端着一碗热油”,谦恭自律,不敢造次。

下一个三年,我要随学上师诸佛的智慧与慈悲,更懂得观察他人意乐,照顾他人情绪,满足他人所需,学会用春风化雨的方式在他人心田植入正法的醍醐。

下一个三年,我要毫不留情地修理自己的拖延症、懒癌、缺乏时间观念、一曝十寒的坏毛病,再修一遍五!加!行!

11致不敢发心的你

如梦如幻的我,写下这些如梦如幻的文字,不知哪些是水波上的划痕,哪些是石头上的刻字,哪些又是梦中的倒影,祈祷尊贵的上师仁波切加持我的烦恼如水波上的文字,了无踪影;让我的誓愿如石头上的刻字,生生世世醒目。

虽然所有发心工作都同等重要,但,我个人已深深体会到基层辅导员这项工作的“不共加持”——如果你是一个初尝发心滋味的新晋佛教徒,那么带班是迅速而有效提升自己领导能力、管理能力、表达能力等各项素质的极好“法门”;如果你是“一直在修行、从未去发心”的老师兄,带班是非常猛厉直接地祛除“法油子包浆”找回最初的你的最佳对治。

就在昨晚,村长找我商量,说今年咱村“多收了三五斗”,缺基层辅导员咋办?在上师老人家的加持下,我居然破天荒脱口而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我就带两个班吧。”

村长笑逐颜开,我好为人师的老毛病当场发作,语重心长地“教导”村长:“你们这些当干部的,不要总想着找人民群众当苦力干活呀,关键时刻自己也要能亲自上呀。”

在上师老人家的加持下,他若有所思,没生烦恼!哈哈,喇嘛钦!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8530cf0102ygb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