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20米高处摔落

网络

去年,我从20米高处坠落,身受重伤,生命垂危。大约一小时后才被人发现并报警。一小时四十分钟过后才被120送到医院。期间我的伤口不停地流血。到医院急救室时,我的血压几乎为0,整个头肿得变了形,右眼严重受伤不停流血,从眉毛以上整个额头皮肉被掀起……根据医院的急诊记录,头部伤口深达颅骨,背部、大腿和小腿的几处皮肉伤深可见骨,整个后背淤血,像被染成了紫红色一样,多根肋骨骨折、腰椎骨折、骶骨骨折、腿骨骨折、膝盖受损。我被送到病房时,在场的护士都被吓哭了。

除了电击时被脊柱的剧痛震醒外,到达医院之后我几乎都处于昏迷状态。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从20多米高坠落,那么长时间一直流血,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更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根据现场警察的勘察,当时自己刚掉下来时还站起来并越过台阶走了十几米。如果不是二次摔倒受创,或者能早点被人发现,可能会恢复得更好一些。入院后医生对出血点进行了缝合,之后因为没血浆,加之伤情严重需要观察。直到入院的第11天才进行了近8个小时的脊椎大手术。入院的头三天怕内脏出血,医生不允许极度虚弱的我进食,只靠输液维持生命。

最接近死亡的时刻是在事发后三天和手术前后。刚刚摔伤到起来之间的那段时间,记忆是模糊和零散的。按照脑外科医生的说法,这个掉落高度基本都会造成重度的颅脑损伤,远期和近期记忆没有受损和掉落的角度有很大关系,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在这个时间里,我还可以清楚的记得,强烈的不敢直视的白光出现在面前,似乎可以融化自己的白光。在之后的时间里,有些感受反复出现,耳朵像被气体充满,人的说话声渐渐远去。情况严重的时候会全部消失,在十几分钟后听觉会渐渐恢复。眼睛因为受伤,人的影像会变得很模糊,在入院后一直被包裹着。鼻子方面,嗅觉变化很明显,有时会莫名闻到香味,但后来就没有了,但是刺激性如果稍强就会很长时间停留。身体似乎被巨大的压力压迫,影响到呼吸,人似乎沉入水中的感觉,伴随着窒息,两肺会有强大压迫感。这些感受有时会伴随意识丧失,有时会迅速恢复。

在医院里,因为身体极度疼痛和对未来的彻底绝望,我每天在安眠药和止疼片的共同作用下才能最多睡两个小时。那时因为脑力的极度下降,我的语言发生了障碍,甚至操作手机都很困难,每天只能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一周后血浆终于找到了,但由于神经压迫时间过久,小腿一直麻木。

最初的两个月我吃喝拉撒只能在床上,头一个月吃饭喝水漱口只能靠转动脖子。父母在医院的椅子上吃住了一个月,在泪水中暴瘦20多斤。出院后的半年里,我只在除夕洗过一次澡,剪了一次头,穿衣上厕所都要人帮忙,根本不能出门。出院后眼睛视力模糊,戴上眼镜眼睛就疼。额头缝合后伤口一直是暗黑色,伤口麻木且出不了汗。每到吃饭时根本不想吃东西。

我四个月后才勉强能出门去看眼伤和腿伤。但是也只能把出租车叫到家门口,稍微低一点的车就没法弯腰进去,到了医院还要租用轮椅。记得去医院看眼睛时因为有个检查项目在马路对面的院区,当时轮椅租完了,膝盖又不能弯,只能两手拉着父母用“僵尸步”横着挪上过街天桥,再倒退着移下来。就诊这样艰难,却被医生告知除了脊柱以外,几乎所有的伤都没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只能指望自愈。

最初回家的3个月里,每次翻身我都会被疼醒,不敢打喷嚏更不敢咳嗽,否则腰椎和全身的骨头都会剧痛。苦难会带来强烈的出离心,但由于怨恨又会障碍菩提心。那时我常常想到死。佛家说心走什么轨道,外在就会呈现出怎样的境界。就像家里有人怀孕,就会觉得今年街上的孕妇特别多一样,其实是因为你比以往更关注它。心在这个轨道上就会关注到更多类似信息,如:中兴员工坠亡,还有34岁创业者茅侃侃离世事件……

刚出事时我也觉得自己特别不幸,和家人的一次争吵中,我从五台山带回的挂件被意外摔碎。说实话我不是没有动摇过,但是后来我认识到,只有佛法才能让痛苦的心平静一点,所以我对佛法比以前更认真了。我觉得要不是因为信佛,从20米高的地方掉下来我早就没命了!佛说因果通三世—每个人的业报都不是一世的,阿罗汉被杀也是了这一世的业报。有些作奸犯科者在这一世大富大贵,也可能是过去世带来了巨大的福报。如果一遇到违缘就不信佛,或者认为只要信佛就不会遇到违缘,那就想得太简单了。

想通了这些,每天晚上疼得睡不着时,我一遍遍诵心经,大明咒,药师咒等经咒,渐渐地睡眠时间变长了。之前有师兄结缘给了我两尊擦擦(也就是自助制作的小石膏佛像),那时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两尊小佛像前供的水和食物布施到外面,然后换上新的。我把网上大悲咒和楞严咒的视频录音下到手机里,早上洗漱之后,就跟着读一遍。然后在窗外的地藏像前供一盏酥油灯,愿他能照亮众生的解脱之路。时间充裕的时候会诵诵《地藏经》和《金刚经》。后来因为眼睛有伤,基本每天还是以持咒为主。除了每天晚上的大明咒,药师心咒和莲师心咒,还诵读阿弥陀佛心咒,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金刚萨埵心咒,毗卢遮那佛灌顶真言,药师佛灌顶真言等。

如果白天状态特别不好,我一天就会一个短咒放声念上2万多遍。晚上如果特别难受,我会选择像缘起咒这样长一点的咒一直默念下去。有时心里特别难受,又或者觉得我对别人特别没有意义的时候,我会撒些甘露水或在水里加些米做个简单的施食。后来我稍微能走一点路了,就到僻静点的地方做做烟供。

就这样一直坚持,到八九个月的时候,我额头的颜色变浅,眼睛的疼痛逐渐减轻,下地的时间从10分钟20分钟能延长到1个多小时了。虽然每次站、坐时间久一点就要马上坐下或躺下休息,但是比之以往还是有了很多改变。腿的骨折和膝盖伤也都在慢慢好转。严重萎缩的大腿肌肉也在一点一点往好的方向发生变化。在这个过程中,那两尊小佛像一直陪着我,让我有一个忆念佛的对境。

当时帮助我最多的姐姐和姐夫也劝我改信基督教,希望通过教会活动我能接触更多人从而改变心情。但是每当我想起医院那位脊柱科主任所说:这个程度的伤能恢复到到目前的状态,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奇迹,这是我工作一辈子见过的唯一一例。想到这些,我便又升起对佛菩萨的感恩之心!

受伤这段时间老婆对我不离不弃,一直独自照顾着不到一岁的宝宝。70来岁的老父老母对我尽心照顾。亏欠亲人太多而无力补偿,使我深感内疚。

在出事前后有很多师兄给过我建议,如同我有些不同的濒死体验不会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某些修法和感应也是。

我希望能早日找到有缘的上师或者大和尚指导我怎样看待人生。感恩我受伤这段关心过我的所有人。我仍在前行,虽然很痛苦,但我相信你和我同在。世尊说:自己是自己的怙主。

最后,谨此以南传阿姜查尊者的开示,与大家共勉:“一般人在学佛时难免会有一种期待:希望藉由学佛可以免于横逆而永处顺境,可是我们迟早会发现,这种期盼并不是一个必然。学佛并不能保证一辈子都在顺境中,学佛只是让我们能够身在痛苦里,心却不被痛苦所掌控;透由单纯地接受自身的感受和情绪世界,学会面对这些逆境,并观察我们怎么面对它。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0ce8df0102xnr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