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科医生传授素食饮食

心脏手术医生马克·卡茨(Marc R. Katz)食用纯素食饮食一年里已减掉35磅,正来到埃尔伍·德汤普森当地市场。

看起来,这是个万无一失的亏本生意主张:

一个心脏手术医生亲自学会如何阻止和甚至逆转心脏病,并且开始传授这观点,所以可能会减少需要他来开胸修复的病人数目。

我的意思是,谁不想避免被切开?

来见见马克·卡茨医生,他会高兴地看到需要心脏搭桥和其它医疗程序的人数放缓,在过去一年里由于坚持食用一个极其低脂的饮食,卡茨医生已减掉了35磅,并且使他的胆固醇降低了三分之一,他可以是二月份的美国心脏月典型人物,但他还不相信有很多他的病人或通常的美国人会积极地跟随着他。

“很难能让人们做到这一点,” 邦·塞科尔心脏与血管研究所的总医疗官卡茨医生说,“真令人惊讶,人们愿意服用药丸,但是如果你告诉他们,靠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他们事实上在某些方面能够好转,他们只是说,‘哦,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在去年的美式足球超级碗比赛时,他一边观看一边吃着一碗辣豆,此后,54岁的卡茨医生开始了他的个人使命。第二天,他从摆满肉食,奶酪和各种脂肪的餐桌把自己推开,他显着地把他的饮食改变为纯素食饮食 —— 他不吃任何带有脸部(动物)的食物 —— 反而喜欢吃白菜、豆腐千层面和用皮塔饼加上酱和蔬菜做的比萨。

他是受了迪安·欧尼斯(Dean Ornish)、T.柯林·坎贝尔(T. Colin Campbell)和考德威尔·艾索斯丁(Caldwell B. Esselstyn Jr.)医生们所发表的研究和书籍的启发 —— 并且受了离他家更近的朋友及心脏专科大卫·休斯医生(David G. Hughes)的指引,在2008年12月休斯医生听过艾索斯丁医生在会议上的演讲并且与卡茨医生分享了他的转换。

作为一个普通手术医生,艾索斯丁医生做过些非常有说服力的研究,它们涉及到植物性无油饮食并且在长期病人身上阻止和逆转冠心病。听过艾索斯丁医生的演讲后,休斯医生出去按照那些规则吃了一顿午餐,然后他吃了一顿类似的晚餐。

“我就这样一顿一顿地吃了几周,我并没想减肥但减掉了4磅,我还感觉良好,”在邦·塞科尔·圣弗朗西斯医疗中心行医的61岁休斯医生说,“时间越久,我感觉越好。”

在过去一年多里,休斯医生已减掉了20磅,并且能穿回当他还是个大学本科生时所穿同样尺码的裤子,他也在他的半程马拉松赛跑中简短了8分钟,所以他不像是想要得到更多精力。

心血管疾病是美国的头号杀手,根据一项英国研究,尽管在医学上长达数十年的进步,在2010年40万美国人会死于心脏病,原因?肥胖率的上升。

“我们正在做各种昂贵的研究,并且服用各种昂贵的药物,”休斯医生说,“那么我们到底对自己做了些什么?”

休斯医生和卡茨医生是坎贝尔所写的《中国健康调查报告》(The China Study)一书的忠实信徒,此书强调营养与心脏病、糖尿病及癌症之间的显着关系 —— 这些疾病也被认为是“富贵病”。这项研究归结为:食用最多动物性食物的人们(通常在比较富贵的社会)得到最多的慢性病,反而食用最多植物性食物的人们(通常在比较贫困的社会)倾向于避免慢性病。

对于那些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的人群(在这观点上我并不排除我自己,我逐渐地只是偶尔吃肉,我正在清理我的整个饮食;我将会让你们知道进展如何),这当然是个敏感的话题 —— 就不要提肉类生产行业了。

但这里还有个敏感的话题:所有世界上那些心脏搭桥和动脉支架无非是非常昂贵的管道维修,它们的确能延长生命,但它们不治病根。

“我一直认为冠心病基本上是个绝症,”卡茨医生说,“如果你得了这病,你希望可以把它减轻或使进展缓慢,但是你不能阻止它。”

这就是为什么卡茨医生对病人可能通过饮食来逆转他们的心脏病这概念感觉兴奋,他已经向美国心脏协会申请了补助金去做一项本地的研究来衡量饮食和运动对心脏病的影响,目前他只是要找个他称为“激发性的开关”使其他人接纳这概念。

“人生中有多少件事情是你有机会重做的?”

文章来源:https://www.worldsoushi.org/4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