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师的慈悲

法远禅师曾经与天衣义怀禅师率众同参叶县归省禅师。

归省禅师一见他们,便大声呵斥道:“汝辈踏州县僧,来此何为?我哪有闲饭养你闲汉耶?”

骂完,要将他们赶走。众人却站在那里不动身。归省禅师很生气,于是拿水来,泼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仍然不走。这时,归省禅师又拿来香灰,撒在他们的身上。这时众人忍不住了,一个个怒不可遏,纷纷离开了,唯有法远与义怀二禅师仍端坐如故。

归省禅师见他二人仍然不走,便问:“彼皆去矣,尔故(为什么)不去?”

法远禅师道:“久慕和尚道德,不远千里而来,岂因一杓水、一把灰遽即去耶?”

归省禅师道:“尔二人既真为佛法,此间缺典座,能为之否?”

法远禅师道:“弟子愿为。”

于是法远禅师便负责厨房,而义怀禅师则下参堂去了。

归省禅师的道场生活极为清苦。一日,归省禅师外出,大众不堪枯淡的生活,一致请求法远禅师趁老和尚不在,煮一顿好粥,改善一下生活。法远禅师心生怜悯,于是就煮了一锅六和粥。粥刚煮好,大众还未来得及享用,归省禅师就回来了。

过堂(寺院里吃早斋与午斋,称之为过堂)完毕,归省禅师便把知事僧叫来,盘问道:“今日有施主设斋耶?”

知事僧道:“无”。

归省禅师又问:“堂中纳襯(chen,同“儭”、“嚫”,施舍。纳襯,即接受信众的布施)耶?”

知事僧道:“无”。

归省禅师道:“如此,则此粥从何所得?”

知事僧道:“问典座。”

于是,法远禅师便主动前来承认道:“某甲见大众枯淡,实自为之。”

归省禅师骂道:“尔如此好心,待他日为住持时,为之不晚。何得私盗常住物,做人情耶?”

于是便令知事估计一下法远禅师的衣钵值几个钱,没收归为常住所有,以充粥钱。然后将法远禅师赶出山门。

大众都为法远禅师再三求情,法远禅师亦自忏悔。可是,归省禅师就是不同意再留他。于是,大众又请来诸山长老及寺院大施主,一起前来乞求归省禅师允许法远禅师留下。

归省禅师大怒道:“我道尔不是好,汝欲以势位压我耶?速去!”

无奈之下,法远禅师便道:“如此则挂搭不敢望,但上堂时,容某一听法,足矣。”

归省禅师点头同意了。于是法远禅师便晚上住在山下另外一座寺院的一间廊房里,白天则上山听归省禅师讲法。

一日,归省禅师偶然下山,发现法远禅师住在另外一座寺院的廊房里,便盘问道:“尔住此几时矣?”

法远禅师道:“已半年矣。”

归省禅师又问:“还常住房钱否?”

法远禅师道:“无。”

归省禅师呵斥道:“此住房尔何敢盗住?速须还他去!不尔,我当告官。”

于是法远禅师只好来到城中乞化,还了房费,从此以后便住在城里。尽管如此,法远禅师每次见到归省禅师,态度更加恭敬。

归省禅师通过这一连串的考验,确知法远禅师的忍辱波罗蜜已成,于是鸣钟告诉大众说:“叶县有古佛,汝等宜知之。”

大众便问:“古佛是谁?”

归省禅师道:“如远公,真古佛也。”

大众一听,都惊诧不已,于是盛排香华,入城迎请法远禅师回山。归省禅师特地为法远升堂,面付佛法。

感悟

法远禅师的忍辱精神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归省禅师不接受他挂单,骂他、打他、用水泼他,甚至罚他变卖衣单,补偿公款,他都默默承受。种种屈辱,都无法打退他千里求法的心愿,难怪最后连归省禅师都赞是“叶县古佛”了。当今的参学者,若食住待遇不好,便匆匆离开;若人情礼貌不周,则愤愤不平。与浮山法远的忍辱相比,当今道心坚固者实在少之又少了。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DQxNjY2NA==&mid=2649873165&idx=1&sn=b41fc40cd10a0144e32d4423d727b35e&chksm=87a1e1fab0d668ecede4d762084b6d012990d61334166e962808caa2dfc4c17888c8d4f6d9bf&scene=0&pass_ticket=tP4cS1Ff8%2FjzdkS0OAO%2F878trQo53y7SiMQwLvHcjh0BbKziayLwb3ZvWQGaTjGG#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