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成功的整容其实是整心

最近学到一个新词——脸贷,何为脸贷?顾名思义,就是贷款整容。新世相为此还做了一个专题——《脸贷:那些分期整容的90后们》,我这才知道现在流行贷款整容了。“从2015年到2017年初,我跟小额贷款公司借了6万。打了4次肉毒杆菌,还做了2次光子嫩肤、1次胸型矫正。”,“2017年初,我又在分期贷上借了10万。用于肉毒杆菌、玻尿酸的两个疗程,还有一系列的美容套餐,2年的美体课程、空中瑜伽什么的。现在每个月要还利息4680。”看到年轻妹子如此热衷于脸贷,我这种老年人真的被惊到了。

如果有偿还能力,我觉得贷款整容也还好,但很多妹子根本就没有。“我从2016年开始整容,整了多少次记不清了,总共花了30多万了。现在还欠朋友十几万。今年初我做了一次胸型矫正,但矫正后我还是不太满意,所以准备去泰国再做一次隆胸,需要7万,我准备再次贷款。”贷款太多,还不起怎么办?只有去黑市找“裸贷”。所谓裸贷,就是全身脱光光,然后拍照片、拍视频,用照片和视频去换贷款。如果裸贷了,还不起咋办?那就肉偿——以肉体来偿还债务。去年发生的“借贷宝裸条”事件,就是大量妹子用于“裸贷”的照片及视频被泄露,在网上引起一片哗然。

为什么妹子们如此痴迷于脸贷呢?她们回答:因为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一个正准备脸贷的妹子举了个例子:

美女去买西瓜:“老板,称下这个西瓜。”老板一称:“十一块八。”美女说:“十块钱呗?”老板说:“那就十块吧!”如果我去买西瓜。老板一称西瓜:“十块四。”我说:“十块可以吗?”老板就说:“哎呀!我们进价也很贵的,一个西瓜才赚几毛钱……”妹子们之所以热衷于脸贷,就是觉得美貌可以带来很多好处。美貌能不能带来好处?当然,毋容置疑。但美貌能带来决定性好处吗?未必。知乎一位过来人说得特好:“以大多数美女的好看程度,确实可以在生活中占到一些便宜,但绝对不会是太大的便宜,多是人情方面的举手之劳罢了。真正涉及到利益的,谁也不会因为你好看就让你。每次看到有人鼓吹容貌至上论,就有一帮子人傻乎乎地相信,我就觉得世界上没脑子的人真多。”

人力资源专家张为民讲过一个故事,他们公司旗下一酒店刚开业时招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这个女孩长相出众,我们本想把她培养成大堂经理。但做了一个月我们发现,这个女孩其实只是徒有其表。很多简单问题她都没法搞定。比如有一次,一对情侣占了一个大餐桌,这时又来了7位客人,于是她就过去对这对情侣说‘他们人多,让他们坐大圆桌,你们去别的桌吧!’这对情侣一听,立马不高兴了:‘人多怎么啦?我们先来。’就在情侣发飙的时候,一个长相平常的服务员走了过来,面带笑容地对这对情侣说:‘实在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靠窗的小方桌很有情调,更方便二位谈话。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给二位调过去!’这对情侣一下就同意了。通过这件事,我开始注意这个长相一般的服务员。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后,发现她不但善于察言观色,而且有很强的应变能力。最后我们让她做了大堂经理。”讲完这个故事,张为民总结说:“我做了人力资源20年,在多家大公司都呆过。说真话,长相出众的,肯定会引起人的注意。但我们最终决定是否会重用一个人时,看的都是内在素养和业务能力。”貌是一张空白支票,能在上面填多大的数字,最终还是取决于你小宇宙的实力。

上月喝茶,一朋友讲了件事情。他大学时的一位同学,长得非常漂亮,大学一毕业,就在北京高档小区租了套房子。她收入并不高,所以大部分工资都用来付房租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就是为了在小区制造偶遇,钓一个年少多财的金龟婿。”钓着了吗?还真钓着了,2010年结的婚。但是这段婚姻只维持了八年,去年她和这个金龟婿离婚了。“因为这个金龟婿,找了一个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而她呢,做了八年家庭主妇,工作技能都丢得差不多了,重新出来找工作,四处碰壁。朋友讲完这个故事后,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以何种方式得到的东西,就会以何种方式失去。”仅仅靠美貌得来的东西,从来都是不会久长的,因为美貌终会因时间衰退,而更年轻更貌美的姑娘,就像公园里妖娆盛放的鲜花,永远在一茬接一茬地长出来。

波伏娃有句话说得很经典:“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男人,特别是中国男人,从小就被告知要担负很多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所以他知道这一生得靠自己努力奋斗。而女孩子呢,从小就被社会灌输了很多负面信息,比如“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于是很多女人都把大部分精力,花在了如何让自己更漂亮上。这部分女人的命运会怎样?其实,观察观察身边人你就知道了,那些只靠美貌行走江湖的女人其大部分都过着“高开低走”的人生,作家艾小羊有句话说得一针见血:“对美貌的执念,毁了很多新女性。”

作家毕淑敏问一个资深整形医生:“您可以一眼就看出谁整过形吗?”医生回答:“基本可以。”“什么样的人你都接收吗?”“不,我先让他回答一个问题。回答不好,我就不做。”“什么问题?”“把你的心想象成山谷,告诉我那里是什么景象?”有人说,山谷里绿树成阴泉水潺潺;有人说,山谷里鸟鸣不绝百兽出没;有人说,山谷里阴风惨惨草木凋零。毕淑敏不解:这和整形有什么关系?医生说:“相由心生。整形效果并非一劳永逸,想要保持好效果,心境就得美好明媚。因为再好的手术刀,也抵不过另外两把刀。”毕淑敏问:“那两把刀是什么?”“一把刀是时间,时间会冲刷整容的效果。另外一把更尖锐的刀,就是心灵的雕刻。只有心底的明媚,才能滋养旷日持久的赏心悦目。”我为什么要写这篇稿子呢,其实就是想告诉那些女孩——要整容,先整心。比整容更重要是整心。不整心而整容,效果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如何整心呢?一是要优化自己的精神长相。美国前总统林肯亲自面试一位应聘者,幕僚觉得那人不错,但林肯没录用他。幕僚问林肯:“您觉得他能力不行吗?”

林肯回答:“我不喜欢他的长相!”幕僚不解:“一个人长得不好看,也是他的过错吗?”林肯回答:“一个人40岁以前的脸是父母决定的,但40岁以后的脸却是自己决定的。”林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一个人有两种长相。一种是物理长相,一种是精神长相。物理长相源于先天遗传,取决于父母。精长相可以后天修行,取决于自己。一个人从出生到四十岁,经历了成长、求学、婚姻、创业或事业,这深刻的、历久的磨砺将会成就我们内在的修行,而这内在的修行将最终反映在我们的相貌上。一个人要对他40岁以后的相貌负责,就是说一个人虽然无法决定自己的物理长相,但可以决定自己的精神长相。

如何整心呢?二是要学会精于一艺。1996年,刘心武在一家书店闲逛时,翻到了一本《黄金时代》。“我试着读了一页,呀,竟欲罢不能,就那么站着,一口气把它读完了。”读完之后,刘心武心痒想见王小波。于是就找朋友要了王小波的电话。第二天下午,王小波如约而至。一见王小波,刘心武心里陡然一惊:“觉得丑,而且丑相中还带有些凶样。”可是一对话一细看,刘心武感觉立变:“开头,觉得他憨厚,再一会儿,感受到他的睿智,两杯茶过后,竟觉得他越看越顺眼。”刘心武之所以越看越顺眼,是因为他从王小波脸上看到了“灵魂”。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精于一艺或是完成某种事业之士,容貌会具有凡庸之士所无的某种气质与风格。哪怕不与他交谈,只要跟他在一起,你也能深深感到他身上的这种魅力。不管是男是女,都一样。”杨绛长得美吗?说实话,真算不上。但越看,就会越觉得她好看,为什么?因为她有“专精”。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上,有人天生就可以靠颜值吃饭,而有些人,就只能拼实力,但拼着拼着,就成了更好看的一批人。所以,要让自己的相貌好看,不妨精于一艺或成就于一业。一个有专精、有事业的人,相貌自带光彩。

说到现在流行的“油腻”一词时,教育家俞敏洪说了这样一段话:“一个人最可怕的油腻,是内心的懒。内心的懒就是不愿开动自己的思考能力,不愿意开动自己的心去追求新的东西。有时候,懒是用勤奋的方式来体现的。比如说女人一天到晚关注自己的外表,表面很勤奋,实际是一种懒,因为她没有花时间去丰富自己的内心。懒并不是说一天到晚躺着睡觉,有时更是一种投机取巧,用战术的勤奋来掩盖战略的懒惰,这是一种真正的油腻。”那些天天热衷于美貌的年轻妹子,其实就是在油腻着,企图用战术的勤奋来掩盖战略的懒惰。日本文学家大宅壮一说得好:“一个人的脸就是一张履历表。”从牙牙学语到灿烂青春,再到中年岁月,几十年来做过的事、说过的话,闪光动人之处都点滴积攒于心,然后逐渐改变我们的眼神嘴角。经验的密度、知识的密度、思考的密度……驱使它们去创造、实现行动的密度。脸孔就靠这些内在的累积,一点一点被改造成与往日不同的形貌。脸,就像人生记事本,虽没有文字,却将人的经历和人的品性一一呈现。你怎么样对待生活,生活怎么样对待你,最终都会呈现在你的容貌上。这种呈现用再贵的化妆品都无法修饰,用再高超的整容也无法遮掩。所以陈丹青说:在最高意义上,一个人的相貌,便是他的人。

喜欢莎士比亚的一句话:“上帝赐予我们一张面容,而我们为自己造就另一张。”虽然上天对一个人的外貌只掷一次骰子,从出生那刻就决定了你是不是一个漂亮的人,但你依然可以决定接下来要不要做一个好看的人。

最成功的整容,其实是整心。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d5a6590102xq5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