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蜕变

——参加第八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之自我观照

新加坡菩提学会17届加行 雨桐

 

2018年7月24日,我如期到达美丽的泰国——清莱府参加为期四天的世界青年佛教研讨会(简称“世青会”)。

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是人工智能与佛教。应邀参加会议的既有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学者,也有佛教届受人尊敬的高僧大德,同时还有来自世界39个国家的大学生、宗教人士等,这是一次智慧与心灵的碰撞。在这个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人们已经迎来了继蒸汽机时代、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的人工智能时代。“人们如何智慧地引领时代的潮流”是我们必须面对和探讨的问题。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人工智能的产品就已开始悄悄地走进人们的生活。记得上初中时,爸爸开始使用智能手机,上高中时妈妈问我要不要买一台电脑,大学时我拥有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大学毕业后手机可以使用流量上网,可以视频聊天,无限拉进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之后随着算法的推进,大数据的洪流以绝对优势进驻到医疗、教育、科技等许多领域。如今,人们对人脸识别、AlphaGo、索菲亚等已不再陌生,甚至已经习惯这种智能的运用,他们的到来就像四季更替一样,一切显得如此自然。

就在人工智能给人们带来更多生活便利的同时,许多令人担忧的社会现象也在同一个舞台上演。比如学前儿童使用手机和IPAD的问题、青少年玩网游问题和社会网络诈骗等问题。例如,2016年10月,对日本的一项调查显示,约四成1岁及约六成3岁儿童曾使用智能手机等信息通讯设备,约半数家长回答“每天必须”或者“几乎每天”使用。超过九成家长对儿童使用智能手机抱有某种不安。

但是当大家在抱怨人工智能给人们带来危害的同时,是否注意到这背后真正的刽子手呢?时代的发展是不可阻挡的,更是不可逆转的。时间不可能倒流到昨天,我们永远不能回到过去,而每一个事物的产生都是因缘和合的结果,它的自性是空,无有好坏,就像人们常说的比喻,一把刀是杀人还是做菜,完全取决于使用它的人,人工智能也是如此,使用这把刀的依然是人类自身。既然无法阻挡,那就坦然以对,唯有改变自己的内心才能更好地使用它。

这次世青会让我想到了七年前的自己。那时的我就像是被社会、家长和学校制造出来的一台智能机器人。学校给我输入课本知识的信息,以应对考试;家长给我输入人生规划的信息,以实现他们的目标;社会给我输入对物质追求的价值观,来推动社会的进步。长此以往,我迷失了清净纯洁的自心,抱怨社会的黑暗,看到家庭的破碎,我的内心陷于无比的痛苦与矛盾中,精神走向崩溃的边缘,我无法感知喜怒哀乐,每天像行尸走肉一样地生活,这种情况驱使我开始寻找出路,寻找能够给我带来光明的方法。

2011年,在一位传统文化老师的带领下,我第一次参加了法会。但那时自己并不知道什么是佛法,更不知道佛法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只记得那次法会人特别多,每个人从恭迎法师到听经闻法都洋溢着喜悦与兴奋。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十点睡下,条件非常简陋,一千多人睡在一条条用石砖砌成的大通铺上,人挨着人,晚上能听到此起彼伏的打呼声。即便这样,这群人也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寺院里每天都是挤得满满登登,三天的法会很快就结束了。

这是我第一次与佛法结缘,虽然不太明白那些咒语、手势都是在做什么,但是我感觉自己有救了。佛法不是束之高阁的高深理论,佛法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佛法更是那颗清净无暇的心。时隔七年,在这次世青会上,我又一次见到了海涛法师,他带领我们禅修,寻找慈悲的心。这一次,我感受到了他慈悲的力量,觉知到自己内心那一丝丝光明的涌动,“嗡嘛尼呗美吽……嗡嘛尼呗美吽”,当我们大家一起念诵观音心咒时,一只苍蝇飞落在我的指尖,我下意识地吹了一下,它没有动,我又动一动手指,它还是牢牢地趴在那里。这时,我想起海涛法师刚刚讲过的故事,一切众生都是我们的母亲。我看着这只苍蝇,想到它也曾是我的母亲,进而想到六道受苦的众生,一股热流涌出我的眼眶,我的眼泪止不住,我的内心像有个火球在往上顶,我感受到他们的痛苦,心如刀绞,我念着“嗡嘛尼呗美吽”,希望他们都能够受益,早日离苦得乐。

我的心变了,不再像钢铁一样强硬,而是更有爱,有慈悲。社会还是这个社会,而我则变得快乐开朗,有血有肉,这就是佛法中讲的“境随心转”。佛陀的教育帮我洗去心灵的尘埃,一步步回归平静与祥和。 因此,无论人工智能如何发展,只要人心朝着善的方向,一切外境都会随之而转变。

佛法像太阳一样把阳光平等地洒向大地的每一个角落,而我们不能再躲在阴暗处乘凉,享受那短暂的凉爽,要大胆地走出来接受阳光的沐浴。人身难得今已得, 佛法难闻今已闻, 今生不借此身渡, 更待何生渡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