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的生死只是一段短短的旅程

生死问题是人类的一个永恒的命题,人类从产生以来就一直追问:人生从何来?人死往何去?如何看待生死?如何才能超脱生死?佛教认为众生可以通过修行达到超脱生死获得解脱。

最近看了一个故事让我颇多感慨:有一天,一位经验丰富的猎手,带着他心爱的猎枪,追杀一群山羊。当追到一个悬崖边的时候,这群山羊停止了逃命的脚步,它们的前面是一处悬崖,从这边崖壁到那边的崖壁相距有十米多远,再矫健的山羊都跳不过去,猎手看着这群即将到手的猎物也放慢了追赶的脚步。

但过了一会儿,一个不可思议的景象发生了,只见一只年老的山羊从悬崖边退了几步,然后毅然而迅疾地向对面的悬崖跳去,在这只老山羊刚跳出的刹那间,另一只年轻的山羊随后也向对面的悬崖跳去,在半空中踏在头一只老山羊的背上,以老山羊为跳板猛然地一蹬,落在对面的悬崖上,而那只老山羊悄无声息地摔落在万丈深渊之中。

随后其它的山羊,如同得到了同一个号令,用同样的方法和动作,一起一落,一生一死。部分年轻的山羊们就这样借助老山羊为跳板的方式跳到对岸逃生了,它们用自己的方式保住了整个种群的繁衍。而这一切仅用了几分钟,当猎人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猎人看得目瞪口呆,感慨万千……。

我想任何生命都有自己的思想,只是我们不了解他们罢了,就象这群山羊,虽然它们没有人类这么高的智商,但它们在面对死亡时为了群体的生存所表现的甘心赴死的勇气,是值得人类敬畏的。

佛教所看到的生命是无常变灭,无穷无尽的,如同江河之水滚滚不断,是刹那不停的变化着。死亡不是消失,死去的是躯壳,真正的生命则是绵延不断。是走出此生这一扇门,进入新生的另一扇门,从这个环境转换到另一个环境。“生,也未尝可喜;死,也未尝可悲。”生是死的延续,死是生的转换。生也未曾生,死也未曾死,生死一如。佛教又强调超越生死,认为真正的生命是超越无常,求得解脱。因此人要正确地对待生死,不执着于生或不执着于死,而是将生死看作统一的有机结合体。

人生是短促的、有限的,《四十二章经》中记载;“佛问诸沙门曰:‘人命几何?’沙门答曰:‘数日之间’。佛曰:‘子未知道’。又一沙门答曰:‘饮食之间’。佛曰:‘子未知道’。又一沙门答曰:‘呼吸之间’。佛曰:‘善哉!子知道矣!’”。从佛教角度看生死是“生命在呼吸间”,人生是短暂的,人的一生大多不过几十年的,即使能活百年,在时间的长河中,亦不过是小小的涟漪而已。但正因为有了死,人才会为了在有限的生命里让生命展现灿烂的光辉而不懈努力,前仆后继;正因为有了死,才有了对人生意义的追问。死赋予了人类生命太多的价值和意义。每个生命的存在本身都是一个美丽的奇迹。面对生命,我们要用慈悲的心来发现生命的美丽,我们要用赞美的心来感悟生命的美丽。

人无法预测自己的生命,更无法回避死神的到来。

生命有其坚强的一面:有的人可以在非常艰苦,受尽折磨的环境中生存下来。挑战生命极限的美国魔术师大卫·布莱恩把自己吊在泰晤士河畔的玻璃箱中,仅靠喝水艰难度过了44天,引得世人瞠目。有报道说12名煤矿矿工井下被困4天5夜,在氧气稀少、瓦斯含量极高的情况下,没有吃过一口干粮,没喝过一口干净水,凭借着对生命的渴望而被救出来,这些都是顽强生命创造的奇迹。但生命有时又如

文章来源: http://www.fodizi.net/qt/qita/14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