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钱给了断肢的乞讨者,却发现他原来好手好脚,为什么该为他高兴?

褚士莹

抱持怀疑的 21 岁大学生:

阿北,我是个大学生。上次在南部某个火车站看到一个乞讨者坐在地上,眼前放着一个碗,看起来象是少了一只手,我就把身上仅有的 100 元给了他。

但过没多久再经过他,也许是要收工或因为人少了,我竟然目睹了他把手伸出来!原来之前是藏在衣服里了……当下很想叫他把钱还回来!后来我在火车站还是常遇到他,每一次都看到他把手放在宽大的衣服里,眼前放着一个碗。

有了这次的经验后,我就开始对一些人抱持怀疑的态度,也不像以往一样会想做点什么。但我这样想是否太严厉了呢?究竟该怎么看待才好?

温柔同理的褚阿北:

一个行乞者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幸,又怎么样?

我一个当导游的朋友,最近告诉我一则故事。他有一“贵妇”级的团员,他们到曼谷一个小时收费 200 元的店家享受按摩服务,付帐时,这位贵妇除了给 200 元,又加了 500 元的小费。

这位导游朋友觉得很生气,想要出手阻止这位贵妇“炫富”。但是平常傻大姐似的贵妇,却说了一句让我的朋友哑口无言的话:“你不要这样。说不定他辛苦这辈子,就只会遇到我这么一位好客人。”

同理心的恶性竞争

当我看到你的问题时,我就突然想到了这个故事。一个行乞者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穷、那么不幸,那又怎么样?这并没有改变他行乞的本质。你是因为他“行乞”这个行动而起恻隐之心的,而不是希望他堕入“斗穷、斗惨、斗可怜”的圈套中,不是吗?

不知道你看过《贫民百万富翁》这部电影吗?控制印度、孟买街头流浪儿的黑道,为了增加他们在街上行乞的“竞争力”,“出道”时会先训练他们用童稚纯真的歌喉唱歌打动人心,练成之后,就用烧红的汤匙将孩子的眼球挖出来,一个原本会唱歌的小乞儿,从此就变成更加有“竞争力”的失明小乞儿。

期待看到更不堪的状况,不就是同情心的恶性竞争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人人都愿意对流浪儿出手帮助,趁他们继续向下沉沦之前,尽快扶他们一把,不就会缩短、减轻不幸吗?

《贫民百万富翁》剧照。图/@ Xuite

缩短在街头流浪的时间

就像专门扶持无家者的“人生百味”伙伴巫彦德与朱刚勇所说的:“一个无家者在街头流浪的时间越短,他离开街头的机会就越大。”

说不定你看到的乞丐,只是刚巧在短期性的人生失意低潮,无路可走之下才出此下策,他内心必然也为自己的行骗充满了羞耻心,一旦找到路子就会离开街头行乞的生活。若每个人都坚持要看到他真的断手断脚,否则不肯伸出援手,以至于他无计可施,走上自残之路,变成真正的残疾人士,那么他要重回社会正常生活的路,就会更加坎坷了,不是吗?

《贫民百万富翁》这部电影里面,还有一个很容易忽略的小插曲:当流落街头的小男孩杰马勒在泰姬玛哈陵被打后,有一个美国观光客大方地施舍了一张 100 美元的大钞给他,拿到这笔钱的杰马勒,在地下道口遇到一个双眼全盲的乞丐,便毫不犹豫地把这 100 美元给了瞎子乞丐。

因为杰马勒知道,自己好手好脚,日后还有希望,但这个瞎子乞丐,日后肯定还会有漫长的悲惨生活。

图/terimakasih0 @ Pixabay, CCO Creative Commons

给予不是施舍,是信任的展现

如果我是你,发现一个本来因为肢体残缺、让我难过掏钱的乞丐,竟然是好手好脚的话,我可能会告诉自己,不要为了自己上当而生气,而该为他高兴。一个人必须靠欺骗才能活下去,心里肯定不好过,一旦有机会,就会赶快离开这样的生活,当他稍微有些能力时,也肯定会同理帮助那些不得不靠着说谎才能度过难关的倒霉鬼。毕竟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选择坐在街头行乞呢?

“搞不好他在街头行乞这么久,就只遇到我这一位好客人呢?”或许,在一个人穷途潦倒、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活下来的时候,你用一点金钱展现出来的信任,会在绝境中起激励的作用,因此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也说不定。

无论如何,一个抛下所有尊严、低头在街头行乞的人,人生肯定已经够糟了,他的手脚有没有真的截断,会是重点吗?

文章来源:公交交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