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果钦哲仁波切的秘密禅观故事

顶果钦哲仁波切以前常对企凯秋林仁波切说他从未对人说过的禅观故事。

有一次,顶果钦哲仁波切告诉企凯秋林仁波切说:“昨晚我见到了铜色山净土,有莲师和二十五弟子,清楚得好像真的一样。”然后他又补充道:“不要告诉别人,这件事我只告诉你!”

又有一次,顶果钦哲仁波切在波达那斯修《敏林金萨》竹千法会时,说他前一晚有了确实的《敏林金萨》坛城禅观,有莲师和二十五弟子、极喜金刚、八大持明、和很多勇父、空行、护法等,全都清楚宛如真实一般地显现。

另一回,顶果钦哲仁波切在帕罗达仓闭关时,从达仓往下看,看到下方的山里布满了十万空行母,主尊是玛吉拉尊。企凯秋林仁波切问空行母有没有给他任何授记,顶果钦哲仁波切说:“我没请示任何授记,空行母全都在我们的自心中;二十四处不共圣地也全都在我们的自心中。一切的外相都是虚构的,干嘛问呢?”

三位上师的梦

这一世的雪谦冉江仁波切还没出生前,顶果钦哲仁波切和上一世的噶玛巴讨论到那个地方的情形,顶果钦哲仁波切问:“你觉得我的上师雪谦康楚、雪谦冉江、雪谦嘉察仁波切现在怎么了?”噶玛巴说他们很可能都死了,顶果钦哲仁波切问:“你已经认证了那么多的转世,请告诉我他们投生在哪里?”噶玛巴说:“你不需要去找他们,他们正在找你呢。”

过了一段时间,有回顶果钦哲仁波切在波达那斯佛塔附近作了一个梦,梦见他正在爬一座高山,山顶是一座小寺院。他进了寺院,见到里面并排坐着的是他已故的上师、雪谦寺的三位主要喇嘛──雪谦嘉察、雪谦冉江、雪谦康楚──他们全都在60年代初期圆寂。

顶果钦哲仁波切对他们作大礼拜,唱着哀伤的诗偈,询问他们受到怎样的苦。他们三位也以诗偈异口同声回答说:“吾等生死如梦幻,胜义境知无增减。”顶果钦哲仁波切表达了希望很快地在净土和他们相会的愿望,因为他觉得继续留在世间并没有多大的意义,法教迅速式微而且大多数的上师不过是唬人的骗子。

这时,雪谦康楚目光凌厉地盯着顶果钦哲仁波切说:“你得辛劳地利益众生与维续教法,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为止。我们三个会合而为一,到你的身边成为一个转世,帮助你完成你的目标。”梦境最后,他们三个融为一体,融入了顶果钦哲仁波切。

仁波切醒来后将这些诗偈写下,暗示他们三人将会投生在他家中。后来他告诉噶玛巴这个梦,噶玛巴说这个转世就是他女儿企美旺嫫的儿子,就是雪谦寺三位喇嘛合一的转世。

记载着三位上师的梦被顶果钦哲仁波切写下,包在一方锦缎中,在仁波切圆寂后被发现。

喇嘛的梦

有一次,喇嘛对顶果钦哲仁波切说:“大圆满法应该是一边看法本,慢慢地边看边看,就可以了悟的。”顶果钦哲仁波切回答说:“您说的也是,看法本、读大圆满的经文就可以。不过,一边看法本,一边内心生起强烈的信心、虔诚的信心,然后修上师相应法,就能够证悟。”

因为喇嘛比较直率,就反问:“您是这样子证悟的吗?”顶果钦哲仁波切说:“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这些对话结束后,顶果钦哲仁波切就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喇嘛对顶果钦哲仁波切说:“您说的没有错。昨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两位亲教师林仁波切、赤江仁波切和您平起平坐,两位亲教师没有说话,您睁大眼睛瞪着我、作出契克印指向我,大声说了一个‘呸’字。”……喇嘛问:“这样是不是开悟了呢?”仁波切回答:“是的。”

文章来源:http://c7.gg/EuQ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