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正在遗失的宗教:如何解读无神论占主流的未来

人类总是倾向于相信上帝,但为什么那么多人正在放弃宗教——我们是否应该为生活在一个无神论的世界而担忧?

Losing our religion: Your guide to a godless future

The human mind is primed to believe in god, so why are so many people abandoning religion – and should we be worried about living in an atheist world?

By Graham Lawton

作者介绍

Graham Lawton,《新科学家》副编辑

在伦敦一个异常温暖的周日早晨,我干了件三十多年来从没干过的事情:起床,然后去教堂。在一个半小时里,我歌唱、聆听阅读、享受宁静沉思的时刻,然后往募捐箱里扔几个硬币。结束时享用茶水和糕点,并感受到一种温暖,我猜那一定是我的灵魂。这虽然和今天上午在城市里发生的数百个集会一样,但有一个明显的例外——没有上帝。

欢迎来到“星期日聚会”,一个“无神的集会”,每隔一周就会在康威堂举行。康威堂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自由思想组织的所在地。我去的那天,大厅里至少有200人;平时,可能多达600人。

星期日聚会是由喜剧演员桑德森·琼斯和皮帕·埃文斯于2013年创立的,旨在为人们提供一些宗教方面向上的内容但又不涉及任何超自然的东西。当然,话题中也没有无神论。集会仅仅是为了庆祝“活着”。琼斯说:“我们的使命是帮助人们在这一生中,尽可能生活得充实。”

星期日聚会的更大目标是,在每个有这种需求的小镇、城市和乡村都有一个“无神的集会”。许多地方的确实现了。从一开始只是伦敦一个世俗教堂里不起眼的存在,发展到现在有28个活跃的聚会,分散在英国、爱尔兰、美国和澳大利亚。琼斯目前已经全职投入到这项工作中来服务更多的需求。他希望到今年底,这样的聚会能够达到100个。

我前面参与的周日聚会团体,是世界上信仰人数增长最快的一小部分无宗教团体。这些无宗教团体包括形形色色的无神论者,从像我这样的彻底无神论者,到那些根本不在乎宗教的人。现在无宗教团体的信仰人数已经超过了一些主要的全球性宗教的信仰人数。

不可否认,在伦敦,它们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因为英国是世界上宗教信仰最少的国家之一,大约有一半的人说他们不属于任何宗教。

但在其他地方,这个团体的崛起既迅速又引人注目。十年前,在世界人口中,超过75%的人认为自己是有宗教信仰的。而如今,只有不到60%。在占世界国家总数约25%的国家中,无宗教人士占了多数。在一些宗教一度被认为是习以为常的国家,宗教信仰人数降幅最大。比如,在2005年,爱尔兰69%的人说他们信仰宗教,但现在只有47%(见图表)。

加拿大温哥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家Ara Norenzayan说:“现在全球都有一种影响巨大的世俗化趋势。在西欧、北欧、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中国等地,世俗化发展非常迅速。”

即使在美国这个笃信基督教的国家中,表示无宗教信仰的人数也从1972年的5%上升到如今的20%。在30岁以下的人群中,这个数字接近33%。

这并不是说,他们都明确反对宗教。世界上只有13%的人表示自己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即便如此,这也意味着全球有将近10亿的无神论者。只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才声称自己有更多的追随者。除此之外,还有另外10.5亿人,出于某些原因,不认为自己信仰宗教。

一个世纪以前,这些趋势看上去似乎就已经不可避免。社会学的创始人,埃米尔·迪尔凯姆和马克斯·韦伯,认为科学思想会导致宗教逐渐受到侵蚀并最终消亡。他们将西欧的人道主义、理性主义和自由思想组织的兴起视为世俗革命的开始。

生而有信

事实并非尽然。尽管西欧、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部分地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逐渐世俗化了,但世界其他地区仍然非常敬畏上帝。即使是共产主义阵营的官方无神论,也没有真正在百姓阶层站稳脚跟。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在20世纪末,宗教似乎复苏了。原教旨主义运动在全球范围内逐渐流行;伊斯兰教正在成为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美国仍然坚持着宗教信仰。世俗的欧洲渐渐显得像个局外人。

如今,世俗主义又重新流行。加州克莱蒙特的匹泽学院的社会学家菲尔·朱克曼说:“过去20年里,所有国家的宗教信仰程度都急剧下降。我们看到,宗教在各个方面都在萎缩。诚然,原教旨主义有所抬头。但总体而言,我们看到的是,世俗主义的比例正在上升。此前,这种情况在一些国家,如巴西、爱尔兰、甚至非洲,从未出现过。

那么,19世纪关于无神世界的预言终于成真了吗?有一天大多数人会认为自己是无宗教信仰的吗?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世界会变得更美好吗?

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人们为什么相信神。

对许多人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神存在。不管是不是这样,它说明了一些关于宗教信仰本质的有趣的东西。对大多数人、尤其是我们绝大部分的先人来说,相信神的存在是很容易的。就像呼吸或学习母语一样,信仰神是自然而然的事。

这是为什么呢?近年来,认知科学家在人类对宗教思想的接受程度方面进行了全面的阐述。这种被称为“认知副产品”的理论认为,人类心理的某些向无神论进化的特征,同时也为有神论创造了肥沃的土壤。因此,当人们遇到宗教故事和主张时,会本能地发现它们很吸引人,也很有道理。

比如,人类早期的祖先由于经常被天敌捕食,从而进化出了一个“超敏感的力量检测装置”——这个奇妙的名字是假设环境中的事件是由有情众生或某种力量引起的。这有进化论的意义:当灌木丛中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时,可能潜伏着捕食者,提醒我们尽量小心谨慎些,但也可能什么都没有。当然,这就是大多数宗教的核心主张: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创造并主导了世界。

生存慰藉

人类进化出了有利于宗教信仰传播的其它理由。例如,仁慈的人格化的神、更高的目标和来世的观念,以帮助其管理人类天生的恐惧感和不确定感。

我们也倾向于模仿地位高的人,如同现代名人效应,并遵循社会规范,这两者都促进了信仰的传播和维持。让我们印象尤为深刻的是那些被社会科学家们称之为“提高宗教信任度的行为表现”,如禁食、自虐或殉道等代价巨大的信仰行为。

全世界59%的人信仰宗教

最后,那些认为自己被注视的人往往表现得更得体、更具合作性。那些相信存在超自然力量监督的国家比不相信的国家更可能成功,这进一步传播了宗教思想。

综合起来说,我们的思维方式使我们能自然地接收宗教思想,并且极有可能在我们遇到宗教思想时便接受。一旦人类有了神的想法,它会像野火般蔓延起来。

“认知副产品”理论非常成功地解释了为什么人类会倾向于有宗教。然而,它也引发了相反的问题:如果信仰神如此容易,为什么会有无神论者呢?

直到最近,大家普遍认为,人必须自我推理去信奉无神论:先分析了宗教主张,认为宗教似是而非,再拒绝宗教。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无神论主要是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少数人的追求,以及为什么宗教是如此的普遍和持久。要持续克服所有这些进化而来的偏见,需要大量的认知工作。

这种“分析无神论”显然是通向无宗教信仰的重要途径,并有可能解释近年来世俗化增加的原因。在人们更容易接触到科学和其他思想分析系统的地方,它当然蓬勃发展。但它绝不是唯一的无宗教派。例如在美国,20%的人表示他们没有宗教信仰,10%的人说他们是无神论者, 剩余的绝大多数人表示“没有特别的信仰”。

Norenzayan说,成为无神论者有很多的途径和动机。不信宗教这件事本身不需要太多的认知努力。

因此,如果人们并不明确地拒绝宗教主张,那又是什么导致他们抛弃神?对于Norenzayan来说,答案在于一些其他的心理偏见,这些偏见使得宗教的观念很容易被消化。

放弃神的主要动机之一,是人们越来越不需要信仰神带来的那种慰藉。宗教在有生存担忧的地方很兴盛,在人们感到不安全和不确定的地方,宗教代表着一种佑护。但随着社会变得更加繁荣稳定,这种安全感因素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由此推理得知,世界上最不信仰宗教的国家往往最安全,这并非巧合。例如,丹麦、瑞典和挪威一直被认为是最少宗教信仰的国家。他们也属于最繁荣、最稳定、最安全的国家之列,拥有广泛的全民医疗和完善的社会保障。

相反,信仰宗教人数最多的国家却属于最穷的国家之列。根据宗教和无神论全球索引数据,贫穷区域的人民更加虔诚地信仰宗教。

以上相关性也得到实验研究的验证,研究表明使人们意识到诸如疼痛、变故和死亡等生存威胁会增强其对神的信仰。现实世界中也印证了这一点:本来稳定安全且较少人信仰宗教的新西兰,经历了2011年基督城地震后,信仰宗教的人数多了起来。

71%的非宗教美国人为“宗教无感者”

Norenzayan将这些地区的无神论者称为“宗教无感者”。“他们对宗教并不是怀疑而是漠不关心,”他说:“他们根本就不考虑宗教。”

令人意外的是,他还表示,宗教无感者也是宗教在美国繁荣的原因之一。与其它富裕国家不同,美国人对现实有很多不满,诸如医保不能全民覆盖,广泛存在的工作不稳定感,脆弱的社会安全网等,这些问题让宗教在美国能够得到兴盛。

人们不信仰宗教的另一个原因是“出于怀疑的无神论”。这种怀疑不是不信,而是因为他们没有接触过那些强烈展示宗教信任度的行为表现。“这些行为对宗教的传播有非常大的影响,” Norenzayan说,“在人们愿意为他们所信仰的宗教献身的地方,那些宗教更加具有传播力”。如果人们不能目睹这些极端行为,即使周围都是信徒,也有证据显示宗教走向衰落。

Norenzayan仍需对引起无神论不同原因的相关重要性做进一步的研究,因为这些原因是相互影响相互加强的。但是他认为宗教无感是最重要的原因。他说:“很多认为分析思考才是无神论的主要原因的人可能会对此感到惊讶,但是我发现很多证据表明社会变得更加平等安稳后,社会随之世俗化了”。

有些宗教支持者认为这说明大多数“无宗教人士”并不意味着就是无神论者,这一点也得到来自英国基督教智囊团Theos最近的研究证实。这项研究发现尽管正式的宗教信仰在英国趋于衰落,但是人们的精神信仰却没有减弱。有将近60%的受访者说他们相信某种超能力或者神灵的存在,而只有13%的受访者赞同“人类是不具有灵魂的单纯物质存在”。

有些科学家,如来自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Pascal Boyer,他们甚至认为人类的思维方式使无神论思想在心理上就行不通。他们说一些研究结果表明即使那些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会不自觉地有宗教信仰,比如会相信不朽灵魂的存在。

Norenzayan则认为,这些都是词义诠释的差异。“我并不大关心给人们贴上什么标签,我更关心的是人们的心理和他们的行为。人们是否承认他们信仰神,他们是去基督教堂,犹太教堂还是清真寺,他们是否祈祷,他们是否发现了宗教的意义所在,这些问题是我们需要去研究的。”以这些标准来衡量,很多无宗教人士确实不信仰宗教,如果主动拒绝宗教观点并不是衡量无神论的唯一标准,而是以上述标准来衡量,则无神论显得更持久、更普及。

无宗教人群数量增加

这个趋势会继续吗?表面来看答案是否定的。如果无神论兴盛于稳定繁荣之地,气候变化、环境恶化将会减缓无神论的传播。Norenzayan 说“我认为,如果一场大规模自然灾害爆发,即使在世俗化的国家,宗教将再次复兴。” 基督城地震就是一个例证。

欧洲的世俗化会不会在世界其它地方发生,还不大清楚。Stephen Bullivant,英国圣玛丽大学神学家和《牛津无神论手册》的合作编辑,表示“每个国家选择的路径,取决于其历史,但也有特例”。

他说,人们普遍认为,世俗化很可能随着繁荣、稳定和民主的进步而发展。无神论爱尔兰协会主席Michael Nugent说,爱尔兰趋于无宗教的转变与经济繁荣有着巧合性地关联,而有趣的是,最近爱尔兰经济低迷,这个国家却没有任何宗教复兴的迹象。这也说明世俗化一旦发生就很难停止。

声称信仰宗教的穷人反而增加了17%

爱尔兰的经历也表明,在最不可能世俗化的地方也可能背弃他们长期信仰的宗教。Bullivant.说,“爱尔兰一直就是欧洲的特例。但是如果世俗化出现在爱尔兰,那也可能在波兰甚至菲律宾出现”。

也有事实表明美国人似乎正远离有神论。过去20年间,“无宗教人士”是发展最快的宗教团体,在年轻人中增速更加明显。冷战这一历史事件可用于解释这一现象。美国人冷战几十年间一直反对无神论的共产主义,无神论被视为不爱国。成长于1989年柏林墙倒后的一代人是有史以来最缺乏宗教信仰的一代人。

但是有趣的是,冷战后宗教却在俄罗斯得以复兴。1991年有61%的俄罗斯人为无宗教人士,而2008年这一数字下降到了18%。然而俄罗斯现在好像也加入了世俗化大军。全球宗教和无神论索引数据显示,在2012年,只有55%的受访者认为他们是宗教人士。

Bullivant认为世俗化趋势将进一步发展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宗教继承的方式。他说“预测一个小孩会不会有信仰宗教的最准确依据是看他父母是否有宗教信仰”。如果小孩父母有积极的宗教信仰,小孩有50%的可能会信仰宗教,而如果父母无宗教信仰,小孩信仰宗教的可能性则只有不到3%。Bullivant说:“无宗教信仰群体能很好维持该群体的人群数量。无宗教信仰的家庭里培养出信仰宗教的小孩非常罕见,而在有宗教信仰的家庭里培养出无宗教信仰的小孩却很常见。”在英国,每10个离开天主教堂的人中只有一人真正信教,而信教的这一人也通常是来自于其它宗教派别。Bullivant也指出个人的宗教倾向在25岁左右得以固定。所以,美国大约30%的不认为自己信仰宗教的年青人,随着他们的年龄增长也不大可能改变他们的思想,并且他们会把其无宗教信仰的理念传递给他们的下一代。Bullivant说“这一群体真实存在并且人数众多,而且以前从未出现过该现象,这一切都表明世俗化的到来”。

所以,世界是否可以放弃神呢?Norenzayan说:“我认为这很有可能,因为我们正在目睹人们已经开始放弃神了”。没有神的信仰的世界将会怎样呢?现在普遍的担忧是,人们一直认为宗教是社会的道德粘合剂,如果没有宗教,世界将垮塌。Zuckerman说:“美国人也一直秉承这个观点,即使世俗人也会同意此观点”。

但是事实证据却给出了相反的观点。2009年Zuckerman展开了一项调查:使用社会健康标准衡量并对比分析不同国家的宗教情况。这些衡量标准包括:财富,平等,女性权利,教育学识,寿命,婴儿死亡率,青春期妊娠,性传播疾病率,犯罪率,自杀率和谋杀率。在每一个衡量标准下,一个国家越世俗化,这项标准越健康。对美国50个州的研究也显示同样的结果。

当然这并不一定说世俗化会带来更健康的社会。宗教无感者的增加可能是其后果之一,而不是其原因。Zuckerman说:“但是这告诉我们,宗教并不是健康社会所必备的因素”。

他进一步解释到:世俗化能使社会进步。他说:“现在我认为世俗社会的一些观点能促进社会健康进步。首先,如果你相信这个世界是唯一的,没有后世,你会更有动力去尽可能使这个社会变得美好。其次,重视科学、教育和理性地解决问题似乎与世俗倾向关联,比如,我们是用祷告来解决城市的犯罪问题,还是要找到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来解决它?”

父母均无宗教信仰的小孩只有3%的可能性信仰宗教

讨论无神论很难不提到苏联,红色高棉,朝鲜和很多其它镇压或者禁止宗教的国家。一个大范围世俗化的世界是不是又有像斯大林格勒、而不是斯德哥尔摩的风险。

Zuckerman认为不用对此担忧。他说:“专制政权下的强制无神论和自由社会出现的自主无神论两者有区别。只有后者才能带来健康积极的社会”。

可能更需要担忧的是世俗化对我们的身心健康的影响。过去20年,有很多的研究证实宗教的有利方面。大多数研究都发现宗教、健康和幸福之间存在关联。信仰宗教的人通常有着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拥有更巩固的社会关系。

因此,有些学者据此马上认为:如果宗教带给人们快乐和健康,那么无神论定会有相应的损失。然而宗教和健康并不像通常认为的那样紧密联系。比如,一项针对226个类似研究的meta-分析发现,这些研究经常在研究方法上出现问题,并得出错误结论。对无神论者身心进行研究的很少,并且这些研究也没有发现无神论者与有宗教信仰者之间的差异。当然在社会层面,无神论人比例越大,社会健康状态越好。

但是你还是需要三思,一个无神论社会是不是将成为理性和推理的天堂。Norenzayan说:“人们不再信仰神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和超自然紧密联系起来的本能。即使在大多数人都为无神论者的社会,你仍然能发现很多不可思议的信仰,例如占星术、因果报应、外星生物,以及那些人们尚未找到它们存在证据但却出于人类本能相信它们明显存在的事物”。

而这并不一定是坏事。Norenzayan说:“我们拥有宗教信仰是有强大的心理因素导致,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不能只是说‘这是迷信,应该摒弃’。对于宗教试图解决的常见的深层次问题,我们也需要去寻找一些别的方法来解决,而无神论也是方法之一。”

诸如星期日聚会之类的无神论集会,能够满足需要社区归属感和共同道德愿景的无宗教人士的需求。他们也有着明确的世俗价值观,传达的信息是无神论社会可以是健康的社会。如果这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需要接受某种不合理性,那接受也未尝不可。

父母双方均信仰宗教的子女有50%可能将信仰宗教

所有这些帮我们设想了一个无神论的未来世界场景。这一场景远异于Weber 和 Durkheim 和当今的 Richard Dawkins以及其他新无神论者们所想象的那个冰冷理性的未来世界。这一场景有点令人欢欣鼓舞,精神振奋,这一场景的产生是由于人们对宗教的不关心,而非敌视,但都是一个健康的社会,而不像现代英国的社会。当我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周日早晨,聚会结束后走向我的汽车时,我不由自主地觉得或许无神论的世界也将不会是一个糟糕的世界。

上层链接:“上帝不是麻烦者:宗教冷漠时代”

无神论的四种形式

• 心盲型—无法理解宗教

• 冷淡型—不在乎宗教

• 出于怀疑殉道行为的无神论型—没有见过极端的宗教的信仰行为

• 分析型—明确拒绝宗教

文章来源:New Scientist,期刊号 2967

原文发布日期:2014.05.03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8.04.15

翻译:胡敏、杨清

一校:李艳

二校:廖文芳、圆新

终审:圆智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