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生命亮度

马少华

摘自《意林》2016年第12期

张千载跟文天祥是同乡好友,从小在一起读书,被老师视为“双璧”。可惜张千载的运气不是很好,当文天祥高中状元、飞黄腾达甚至官至宰相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举人,郁郁不得志。

文天祥知道他的才学,就推荐他出来做官。但张千载心气很高,始终没有去见文天祥,一直在家里种种田、读读书。

南宋祥兴元年,文天祥率军抗元失败,在五坡岭被俘,一路北上押解到大都。张千载听说后,立即变卖家产,等文天祥一行路过他的家乡时,就跑去上下打点,请求跟随文天祥一起去大都,照料他的起居。给他喂饭,帮他洗漱,像一个忠心的仆人。

到了大都后,文天祥被关押起来,张千载就在附近找了个房子住下,每天去给文天祥送饭。文天祥在狱中写的一些诗文,他也花钱买通关系,将它们秘密带了出来,其中就包括那首著名的《正气歌》,在民间广为流传。

就这样,张千载倾家荡产,不避寒暑,尽心尽力地服侍了文天祥三年之久,直到文天祥被忽必烈下令处决。此时已身无余财的张千载,不知道又用了什么办法,硬是将文天祥的尸体运了出来,而且还将在俘虏营中自杀殉夫的文夫人欧阳氏的尸体也一起找来,火化后将二人的骨灰带回了老家。

或许是文天祥的光芒太过耀眼,减弱了跟他同时代的人的亮度,但张千载的行为,很值得我们将他重新提起来。

从国家的层面来讲,张千载只是一个小人物,他终生都没有做过官,也没有带兵跟元军打过仗,甚至倾家荡产服侍文天祥,为的也是个人私谊,而非民族大义。但谁又敢说,他的行为不值得我们敬仰?

当文天祥风光时,接受过他恩惠的人不计其数,但到他落难时,却没有人站出来,反而是从未接受过他恩惠的张千载,选择站出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他的敬意。这种小人物的生命亮度,是任何“民族大义”都减弱不了的。后人也没有忘记这位文天祥的义友,把这种朋友之间的情义称为“生死交情,千载一鹗”(张千载号一鹗)。

许多事情原本跟这些小人物没有多少关系,但他们却出人意料地站了出来。只是因为他们朴素地相信那个人是好人,不应该受到那样的待遇。

这就是小人物的思维方式,更接近于人的本性,而不是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干扰,所以,他们的生命才更有亮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