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大唐帝国的国宝,舍身求法的僧人,圆寂后其遗骨却历经种种劫难

公元664年,大唐帝国都城长安,万人空巷举国同悲,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从各处涌来,阻塞了街道,他们要为一位僧人送行,这位被称为“国宝”的僧人,正是玄奘法师,也即是大家所熟知的“唐僧”,他为取真经万里西行,周流宇内一十七年,历遍千辛万苦。

圆寂以后,其灵骨舍利也劫难不止,南北颠沛,东西流离,也是一段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传奇故事。

▲玄奘法师

参透生死  决意生西

龙朔三年(公元663年),玄奘法师翻译完《大般若经》后,感到体力衰竭,知道死期将至,就此停止了他十九年之久的佛教翻译事业。他把门人叫到身边,嘱咐门人料理他的后事务必俭省,“粗席裹身发送”。

公元664年,2月5日夜半,弟子光等问云:“和尚决定得生弥勒内众不?”法师报云:“得生。”(三藏法师传·卷十)言毕,气息渐微,安然逝世。

万人空巷  两次迁葬

玄奘法师圆寂的消息传到京师长安后,朝野为之悲痛万分。3月15日,玄奘法师遗体被运往长安。唐高宗十分悲痛,多次降旨安葬,玄奘法师的门徒遵圣旨以及法师遗命,将其遗体安葬于长安东郊的白鹿塬上。

据史料记载,当玄奘法师遗骨从玉华寺缓缓南下,归葬于白鹿塬上时,长安空巷,送葬者达百万人之多。唐高宗感叹:“朕失国宝矣。”

▲如今的铜川玉华寺

公元669年,唐高宗又下敕徙葬玄奘法师于樊川北原,并修建了五层灵塔。次年,因此塔而建寺,唐肃宗题“兴教”二字,取名兴教寺。

唐僖宗广明元年(公元880年),黄巢起义军攻陷长安,兴教寺被毁,玄奘法师的墓塔也没能幸免。玄奘法师遗骸被寺僧携至终南山紫阁寺(今户县终南山紫阁峪中)安葬。兴教寺被毁,玄奘法师改葬事件,史称“发塔”事件。

▲西安兴教寺

▲兴教寺内的唐三藏塔

劫难不止  流落南京

五代时期战乱频仍,加之公元955年后,周世宗下诏广废无敕额之寺院,紫阁寺逐渐萧条。

北宋端拱元年(公元988年),金陵(今南京)天禧寺住持可政法师到陕西终南山,看到紫阁寺塔颓寺荒,玄奘法师顶骨无人看护,遂千里背负,将其迎请到南京天禧寺供奉,并在天禧寺东岗建塔安置。

《金陵梵刹志》记载:“古迹三藏塔,唐时建在寺内左,宋天禧寺僧可政往陕西紫阁寺得到唐玄奘顶骨,归塔于此。”玄奘法师顶骨舍利由此与南京结缘。

灵塔被毁  长埋地下

到明太祖洪武十九年(公元1386年),此时天禧寺已更名长干寺,寺内僧众将玄奘法师顶骨舍利由东岗迁移至南岗,修建塔安置。随着岁月的流逝,长干寺也逐渐颓败。明成祖朱棣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下敕,在长干寺原址建造大报恩寺,并在玄奘三藏塔墓前建三藏殿。

清文宗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太平天国的战火延烧到大报恩寺,受到兵燹的摧残,玄奘三藏塔墓与大报恩寺俱毁于一旦,玄奘法师的顶骨舍利也因此长眠于地下,沉寂数百年。时光荏苒,三藏塔、玄奘舍利也渐渐地为世人所遗忘。

▲南京长干寺遗址

舍利出土  震惊中外

直到1942年。这一年冬,驻扎在南京中华门外的日军高森部队在大报恩寺遗址上准备建造“稻禾神社”。在挖掘地基时,挖出一个石椁,石椁内藏一石函,石函两侧刻有文字,记载玄奘法师顶骨辗转来宁迁葬的经过,一面为:“大唐三藏大遍觉法师玄奘顶骨早因黄巢发塔今长干寺演化大师可政于长安传得于此葬之”;另一面为“玄奘法师顶骨塔初在天禧寺之东冈明洪武十九年迁于寺之南冈三塔之上”。

当时,侵华日军妄图将舍利掠去日本,但尽管严密封锁消息,各种传言仍然不胫而走,各大媒体相继披露报道。日军迫于舆论,遂出版《三藏塔遗址之发掘报告》,承认玄奘法师顶骨舍利出土的事实。

1943年,日军高森部队将玄奘法师顶骨舍利交给汪伪政府,由伪外交部长兼文物保管委员会委员长褚民谊接收。

一分再分  九处供奉

由于玄奘法师的名声显著,各地均想迎请供奉,致其灵骨一分再分,飘零到国内外各地。

1943年12月28日,玄奘法师顶骨舍利在“分送典礼”被分成三份,南京汪伪政府、北京、日本各得一份,分别供奉。

此后,汪伪政府决定在将玄奘法师顶骨舍利和石函重新安葬。留存在南京的那一份舍利先是被一分为二,分别供奉在鸡鸣山下的汪伪政府中央文物保管委员会和小九华山(今天的南京玄奘寺所在),在山上建三藏塔供奉。

▲南京玄奘寺

原汪伪政府保管的那份玄奘法师顶骨舍利,在1949年后,先是在南京博物院,后辗转于南京毗卢寺、南京栖霞寺、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供奉。

1973年,南京灵骨寺修复开放,设有玄奘法师纪念堂,遂将玄奘法师顶骨舍利从南京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请回,供奉在灵谷寺佛牙塔中。

▲南京灵谷寺

北京佛教界当年迎请的那份玄奘顶骨舍利后来被一分为四:一份被供奉在北海观音殿,其后辗转供奉于广济寺、法源寺,文革时期被毁;一份被供奉在成都文殊院;一份被供奉于广州六榕寺,文革时期也被毁;还有一份供奉在天津的大悲禅院,1957年转赠给印度总理尼赫鲁,被安放在昔日玄奘法师的求法地——那烂陀寺遗址供奉。

▲成都文殊院

▲印度那烂陀寺

被日本请回的那份玄奘顶骨舍利,先是安奉在东京增芝上寺,后被移转到琦玉县的慈恩寺。

▲日本琦玉县慈恩寺

1955年,台湾中国佛教会向日本提出请求,将这份舍利分出一份,迎请到台湾供养。同年11月下旬分出的玄奘法师舍利迎请来台,被供奉在台北日月潭玄奘寺。在日本的玄奘顶骨舍利又分了一份送给日本奈良新建的三藏院。

▲台北日月潭玄奘寺

1998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南京灵谷寺分赠1颗玄奘法师顶骨舍利给台湾新竹玄奘大学供奉。2003年11月21日,为纪念玄奘法师诞辰1400周年,西安大慈恩寺从南京灵谷寺迎请一份玄奘法师顶骨舍利安奉于新建的玄奘三藏院的大遍觉堂。

▲西安大慈恩寺供奉的玄奘法师顶骨舍利

至此,供奉玄奘法师顶骨舍利的寺院共有9处:南京玄奘寺、南京灵谷寺、成都文殊院、西安大慈恩寺、台北玄奘寺、台湾新竹玄奘大学、日本东京琦玉县慈恩寺、日本奈良药师寺中的三藏院、印度那烂陀寺。

法宝舍利  流传后世

除了留下顶骨舍利供世人供奉,玄奘法师还为后人留下了不巧的“法宝舍利”。

在其译经的19年间,玄奘法师及其弟子们一共翻译佛经74部,1135卷。玄奘翻译的经书,数量之巨大,质量之严谨,全面超越了前人,后来者更是难以企及。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MjEyMTYwNw==&mid=2651054937&idx=1&sn=11378e2e729cf7dc099ca462aa89db8f&chksm=8b86bc31bcf135277e219c4782332ee4bddd57248454c8d1dd9540a3206aa66ded35e436481a&mpshare=1&scene=1&srcid=1015NHve5MmpF0zTvSzMTT2J&pass_ticket=%2BcaXgKnfDkAKWKz3ijqoKtoL7BvWEBnIhSHku0MjGf9E2T%2FJmlhY%2BrzrDSL0fDy1#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