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永恒洞见是智能和慈悲的基础,只因万物相连

纵观全球众多传统,我们会发现最显著的共通点,就是万物相连的真相。较正面地说,会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性点说,会强调自然铁律。直接点说,如果我们折磨其他生灵,就不会有幸福,监禁其他生灵就不会有自由,其他生灵生病就不会有健康,偷盗就不能期望富足,施暴就不能期望和平。

佛教徒所说,身、口、意种下的任何种子都会长成未来承受的结果,不管那是富足、欢乐、爱、宁静,还是匮乏、愤怒、不幸、疼痛。

“给予自由,就获得自由;爱,就会被爱;鼓励不管,就会获得勇气;祝福,就得到福佑;给别人带来喜乐和治疗,生命就会得到喜乐和治愈。这个永恒的洞见是智能和慈悲的基础,因为它牢固地建立在万物相连这一真理的基石上。明乎此,我们自然知道虐待动物,其实是间接虐待自己。这真是天大的讽刺。”——塔特尔博士。

例如,野生动物从不痴肥,但为了让食用动物疯长肥肉(毕竟是论磅出售的)而严格监禁它们,食用特别的饲料,注射特殊药品和激素。

在杂食的人类中,肥胖症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美国人当中有60%超重,26%痴肥。肥胖引致的医疗支出是以10亿美元计算的,由此引起的心理治疗费用,虽难以估计,但数额之巨,也绝非等闲。

人们在数10亿计的鸡、火鸡、猪和牛当中“播种”肥胖,自己也自食其果。工厂火鸡被养得如此肥胖,以至它们根本不能交配,而越来越多人也要面临相似的情况。

在野生状态中,动物以家庭为单位生活,它们在各自的群体中与其他动物有着复杂丰富而重要的社会关系。

但在养殖场中,所有的家庭纽带都被切断,幼崽从出生一刻起就从母亲身边被带走,每个动物都被看作是独立的产品单位。

人们撒下这样的种子,在人类社会中得到的“果实”便是普遍的破碎家庭。我们施于动物身上,也施于自己身上。甚至更严重的是家庭破碎、父母分离、孩子被抛弃或遗弃。

在残酷竞争的经济体制中,人们作为孤独的产品单位而倍感疏离。为生产食品,雌性动物在各种激素的影响下被迫提早怀孕,在蛋业、乳业和养猪业中尤其如此,因为这样比自然喂养要便宜得多。这种做法让奶制品中含有过量雌性激素,让儿童,尤其是女孩吃下后变得极度早熟,并过早怀孕。这就是青少年怀孕和堕胎惨剧背后的原因,但很少有人讨论。

同样的法则已多得让人心惊的不同形式一而再、再而三地显现出来。

人们把大量药物灌进千百万毫无防御能力的动物体内。人们自己则深陷药物成瘾、药物滥用、药物依赖及药物副作用之中,为此经历恐惧、精神创伤和麻木不仁,生活在饱受处方药品和违法药品双重毒害的高危社会之中。

人们强迫农场动物生活在极度污染和充满毒气的环境中,呼吸含过多氨气的有毒空气。这些氨气来自成千上万挤在一起的动物的排泄物,人们强迫它们生活在自己的排泄物中,并吃被污染的食物。

人们发现自己也同样生活在自己与日俱增产生的垃圾当中,我们的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水和食物的污染也日益加重。

人们强迫动物生活在压力巨大的环境里,自己也同样生活在压力越来越大的境况中;人们限制并关押动物,而随着社会和经济压力的增大,人们自己也同样感觉到日益受限,监狱里的犯人数量不断增加;人们逼迫动物不停歇地繁殖生产,自己也同样被迫不停地劳动生产;人们将食用动物拥塞在充满毒气、紧张而绝望的环境里,损害它们的健康,而自己也同样变得恶疾缠身。

人们抑制数百万动物与生俱来的渴望和向往,让它们因挫折和绝望而精神错乱,而人类的精神疾患也节节攀升。

人们电击动物、殴打、烙印、切喙、切角、阉割、打耳洞、敲鼻,它们在被杀前被迫目睹同类被杀惨况,让千百万无力反抗的动物万分恐怖。

人们在对动物实施恐怖的同时,也被恐怖主义所笼罩,每年投入数十亿美元的反恐经费。

人们大规模偷盗和欺骗动物:偷它们的幼崽、它们的身体、乳汁、卵、蜜甚至生命,用套着诱饵的鱼钩、渔网和屠宰隧道欺骗它们。人们发现自己也生活在一个偷盗和欺骗盛行的社会中,掠夺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狡猾无比的广告创造出一种氛围,使诈骗以利润和投资回报的名义合法化。

人们强行把食用动物关在笼子里,自己也生活在高墙围守、重门深锁的房屋里。让动物过度拥挤,人类也变得日益拥挤。人们折磨成千上万的动物,然而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显示,人类在折磨他人比率之高,前所未有。实际上,现今最常用的拷问酷刑就是电击,因为它能折磨人而不留痕迹。

据国际特赦组织所说,这种技术是在20世纪80年代由一些美国公司发明的,当初主要用于动物,现今全球有超过120家公司制造电击设备(美国有70家),既可用于人,也可用于动物。

养殖场经常故意让动物挨饿,比如让小母鸡挨饿,有时是故意使之“强制性脱毛”,让其身体产生休克效应,而开始另一个产蛋周期;有时是为了省下饲料钱,有时仅是疏于照料所致。

在人类社会中,厌食症盛行,许多妇女就这样让自己挨饿,有时甚至因此死去。

人们种植了过剩的谷物,用来饲养供富人享用的牲畜,即使每天有成千上万的穷人,大多是儿童死于饥饿。

在食品生产系统中诞生的雌性幼崽,注定要被反复“强奸”、“人工受精”,这些是残暴的性侵行为。猪、牛、绵羊、山羊、火鸡、鸡、鸭等动物的雌性幼崽在被屠杀之前,不断通过反复“强奸”以繁育后代。对于那些毫无防御能力的雌性动物来说,人类是可怕的强奸惯犯和连环杀手。

居然有专门的网站教人如何更好得杀一只羊羔,怎么忍心下手?

例如,年幼的雌性火鸡平均每周被“强奸”两次,直至12到16个月后被处死并做成火鸡汤和婴儿食品。除了人工授精这种系统化性虐待外,许多动物,尤其是猪,都是养殖场工人性虐待的对象,这些行为被其他工人秘密拍摄下来。强奸是社会里存在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美国,平均每两分钟就有一位妇女或女孩被强奸或性骚扰。

在养殖场里,人类为了利润便对雌性动物进行残酷的控制和剥削。而在人类社会里,女性的价值亦广受压制,女人不能享有与男人平等的地位。现今对歧视女性和雌性动物的无形统治已带来恶果累累。

人们把动物看作纯粹的肉品和消费品,于是女人也像动物一样,往往被视为纯粹的泄欲工具。

正如卡洛尔·亚当斯(Carol J. Adams)指出的那样,色情文学、广告和主流媒体里经常把动物和女人联系在一起,“食品”动物被看作渴望被吃的欲女,而女人则被视为希望被享用的动物。

厂养殖场里,人们强迫动物在变态的环境下生活,导致它们百病丛生。而人类社会中也是怪病不断,无时无刻不威胁着人们的健康和生命,如 SARS、艾滋病、疯牛病以及各种极可怕的流行性感冒,还有耐药性结核菌、链球菌、E大肠杆菌及其他消耗性的感染性疾病。

我们把动物挤塞在一起,这是野生状态下不可能出现的状况。人们完全破坏了它们的社会结构,强迫它们吃其他动物的粪便、血液、肌肉和内脏等本来绝不可能吃的东西,或被迫喂食富含同类某身体部位做成的饲料。人们强迫它们在日常饮食中吞食同类,使工厂养殖场成为在自然状态下不可能生长的致命病毒、细菌、寄生虫和蛋白质的温床。

当人们吞下受虐动物的尸体所做成的食物或药物时,很多病原体就会进入人体,诸如会引起疯牛病的朊病毒。正如迈克尔·格瑞哥(Michael Greger)博士曾指出的那样:“侵袭性的新型流感很容易感染挤在养殖场和屠宰场里的动物,这跟在养殖场因沙门氏菌、E型大肠杆菌、李斯特菌、弯曲菌等病原体导致的疾病如出一辙。”

动物被关押在高度密集的养殖场里,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故患病率和病原体感染率极高。养殖场为了控制这些疾病,会给动物注射大剂量药物和抗生素,这样才能存活,并达到可屠宰的体重。但这些做法只能使人类的健康问题更复杂,因为抗生素等药物使细菌和病毒变异,变成生命力更强、耐药性更高的亚型病毒。

大家都清楚,这种做法会导致更致命的新型病原体出现,例如结核杆菌的耐药性变得如此之强,以至治疗用的大剂量药物的毒性所带来的痛苦比疾病本身要严重得多。 这些都不难理解,然而诡异的是在新病、怪病层出不穷,工厂农场规模也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却少有人对此质疑。

因为新病不断出现和工厂扩大这两件事都可带来极为丰厚的利润,且大众也无法忍受别人质疑他们的饮食习惯。于是,人们在无助的动物间传播疾病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同样的疾病。

人们让动物恐惧,于是大众媒体和通俗娱乐节目中的恐怖节目也日益增多。人们屠宰年幼动物,儿童和青少年的自杀率急剧攀升。人们故意激怒动物,就像牛仔竞技表演中所做的那样,人们自己的愤怒也与日俱增。人们故意让动物惊惧,如在实验室中进行的恐惧研究试验,人们发现自己的慢性恐惧也在增加。人们强迫动物超量产奶、下蛋会导致其骨质疏松,人们自己的骨质疏松也随之大增。人们故意超量喂食鹅鸭以生产让人恶心的肥鹅肝酱和肥鸭肝酱,人们自己也因为长期积累毒素而使肝脏受损。

 

因为迫使动物长胖、患病、过度拥挤、焦虑和紧张,人们也变得跟它们一样;因为在饲料中滥用化学药品,人们自己的食品店里也摆满了装着同样毒品的所谓食品;因为把动物关押在狭小的笼子里,人们也被关在自制的办公室格子里。

对动物的痛苦视而不见,我们对彼此的痛苦也同样视而不见。否认动物的尊严和隐私,亦否认自己的尊严,自己的隐私也日益受到侵犯。让动物变得虚弱,人们自己也变得越发无力;把动物降格为纯粹的商品,自己也变成纯粹的商品;摧毁动物自我实现的能力,我们也失去了自己的目标;拒绝承认动物的权益,也让自己失去了应有的权益;奴役动物,人们也变成了自己的奴隶;使动物精神崩溃,自己也精神崩溃。

现在,大都市里医院的心血管病房变成了心脏搭桥手术的组装线。每天,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在这里接受昂贵的冠脉手术。他们通常都是那些吃大量动物的人。同时,动物一个接一个地排队经过屠宰场的拆卸线,被刀刺入胸口。吃动物的人则在医院里排队,一个接一个地被手术刀刺入胸口。因为我们刺伤动物,所以自己也被刺伤。

到现在,一些科学家还在致力研究用什么方法饲养动物,可以让它们变得尽可能迟钝、麻木和易于控制,这样才能更好地在工厂和农场里存活,在那里被迫忍受不可思议的痛苦和压力。他们想创造出拥有最少感情和最低意识的动物,使它们生来就精神错乱,缺少生活热情,除了为控制者服务外,没有其他目标。

这对于肉品业不失为一件好事。但在使别的生灵变成那样的同时,人们自己也会变成那样。

从事实上看,我们已经是那样了。但愿我们在一切都太迟之前,能够深入思索一下因果法则所传达的智慧,开始在生活中对待动物时遵循这个法则。否则,我们的未来真的不堪设想:所有强迫其它生灵经历的事情,我们最终都会亲身经历。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k1NDE0MQ==&mid=2650636362&idx=1&sn=062453f6cf630d9328deb731dddce589&chksm=becbf5b889bc7caebb7ca416e7be5e42964f0a305d2eeff1e5db9b4a821c9381e6fb506e7d0b&mpshare=1&scene=1&srcid=1120FTYpxLLEtxetpCXGkpyp&pass_ticket=4Lq00PMTR1dv1CnBIfxbc%2F7NFSplww34fdkvAAhMeAOLKa3EyZF1dj2ZByqRD%2FbE#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