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药成癌症和帕金森症罪魁祸首:英国呼吁“我们需要一个无农药的生态未来!”

乔治娜·唐思

作者乔治娜·唐思是一名记者,也是一个社会运动家。最近入围了2015年度“观察家伦理奖”和“年度绿色英国人物”组的候选人名单。她在英国一个定期喷洒农药的农田附近居住了30多年,在英国发起了“反农药运动”。

这篇文章不仅细说了草甘膦和其它类型的农药造成的公共健康灾难,其中受害最深的是农村居民,他们“像实验老鼠那样,不受任何措施的保护“,而且揭露了问题的根源:“农药是项大买卖”,各国政府的农药政策被资本集团的游说所控制,迷信资本的谎言,导致资本利润优先于民众健康。

很多研究表明超过3000种害虫对至少300种杀虫剂产生了抗药性。农业的模式必须转变,我们都有责任“着眼于大局”,呼吁一个生态农业的未来。

世界头号除草剂——草甘膦所带来的癌症风险,只占各类杀虫剂和其他有毒农药所引起的健康危害的冰山一角。政府是时候对这些令人汗颜的丑闻采取行动了,必须要保护农村居民免受喷洒在作物上的多种农药的毒害。

近日,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对世界最广泛使用的除草剂——草甘膦下了结论,称其是一种“可能的人类致癌物”,这引发了热烈的争论。

但却鲜有人提及,英国有数百万的农村居民正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前提下,接触喷洒在家园附近的草甘膦。

尽管农达可能是最为知名的草甘膦产品,然而事实上,在英国目前有431种含草甘膦的产品经批准使用,其中大多数被用在农作物上。

最新的政府农药使用数据显示,在2013年,英国使用草甘膦的耕地占174.37万公顷,总使用量达147.2万公斤。IARC指出草甘膦残留能在空气中(喷洒时)、水中以及食物里被检测,考虑到草甘膦在全世界农业中的广泛使用,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力证据

回顾科学,IARC基于自2001年起在美国、加拿大和瑞典发表的关于暴露(绝大部分是农业上的)的研究结果表明,由草甘膦暴露所引起的非霍奇金淋巴瘤是有限致癌性的证据。

此外,IARC认为有可靠证据证明草甘膦可导致实验室动物患癌。IARC还注意到一项关于社区居民的研究报道称,草甘膦制剂在附近喷洒之后,居民(微核实验)染色体损伤的血液标记便会增加。

在其它的科学研究中,我们还发现草甘膦早就发现与帕金森症、不孕症以及其他健康问题相关联。

据报道,即用型草甘膦制剂与皮肤接触可引起刺激和光接触性皮炎。吸入草甘膦喷雾可导致口鼻不适、刺痛和喉咙发炎。眼睛接触可能会导致轻微结膜炎,而清洗延迟或不当则可能会造成表层的角膜损伤。

行业狡辩、证据无力

在IARC近期关于草甘膦致癌性的结论公布之后,农药行业以及其支持者们随即紧张起来,一再重申草甘膦是安全的。

他们阵脚大乱,以至于有一次,帕特里克·摩尔(Patrick Moore)博士,一位知名的企业说客,在接受法国付费电视台Canal+的一个采访中声称草甘膦安全到可以直接饮用,他说:“你喝一夸特的草甘膦都可以毫发无损。”他说这话时听起来像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主持人立即回应道, “你想喝点吗?我们这里有。”针锋相对了几个回合后,摩尔博士说, “不,不,我还不至于这么蠢”,以及“不,我又不是傻瓜”,然后他匆忙离开,并讥讽主持人是“大混蛋”。这让我想起2003年我参加了一个会议,在吃午饭的时候,我同与会的一位孟山都代表有一段简短的对话。他也坚持认为草甘膦安全到足可以饮用,所以我问能否安排一个时间好让我用摄像机记录下他喝草甘膦的画面。

在一阵慌乱之后,他紧张地说,“呃,孟山都法律部门不会允许我这么做。”我说,“既然如此,请不要再到处说这样的话,你的言论既误导人,又很危险。”

事实上,在美国的一些州,企业如果胆敢声称农药是安全的话,是违反法律的。同样地,欧盟的农药批准机构特别规定,那些打广告的农药产品(毫无疑问包括口头的!)不准包含有关对人类健康、动物健康和环境所造成潜在风险的误导信息,比如“低风险”、“无毒”或“无害”等用词。

毫无疑问摩尔博士想要尽快遗忘那次在法国的采访。然而,这个采访已在Youtube上风行,达到了95万的浏览量,而且关注还在持续增加。此次采访已经成为农药行业的代表和支持者们捏造事实和散播谎言的恒久证据,但英国乃至全世界的各国政府却都完全迷信这些谎言。

当务之急——不惜一切代价保证销售管道流通

很明显农药是项大买卖。仅英国一国在2011-2012年度的农药销售额就达6.27亿英镑,有报道称全球农药企业的总值接近骇人的530亿美元。从农药企业针对IARC对草甘膦结论的强烈(实际上是惊慌)反应可以看出,制造商最关心的是保证其产品的销售和相关利润,以及确保这些农药持续被使用。

英国每年大约有80%的农药使用于农业生产当中。因此尽管农药也用在许多其他部门(包括林业、家居与园林、市政美化等等),但农业部门的使用量到目前为止总是占最大份额。

冰山一角

对农村居民来说,草甘膦的致癌风险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在英国,无论从南到北,居住在使用化学农业的农田周边的住户,面对农田里喷洒的各种政府许可的毒药,都没有受到任何保护。

这是因为农药被批准使用的过程漏洞重重(不仅在英国和整个欧洲,全世界都是如此)。

到目前为止,监管机构用来评估农药喷洒对人类危害的法定方法——数以千记的农药产品已被这种方法批准使用——是以“旁观者”为典型的暴露人群,意思是暴露人群只是偶尔接触农药,时间只有几分钟,以及在任何时候只接触一种农药。

这意味着近几十年来被批准使用的农药都没有首先评估其对作物喷洒区内居民的健康风险,这些人包括婴儿、儿童、孕妇、老人、已经生病的人或残疾人。

与旁观者的轻微暴露相反,现实生活中居民同杀虫剂的接触,不仅频繁剧烈、慢性长期,而且是对多种农药混合使用的暴露。

公众卫生工作的灾难性失败

目前光在英国就有大约2000种农药产品被批准用于农业生产。每种产品本身可能含有若干种活性成分以及其他危险的化学物,比如溶剂、表面活性剂和联合助剂等。

考虑到有几百万农村居民将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毫无疑问,这场保卫公众健康的运动面临着灾难性的失败。

欧盟法规规定农药只有被证明对人类(包括居民)的健康不存在即时或延时危害才能被批准使用。然而,虽有欧盟有如此严格的法律存在,成员国却没有遵守。

事实上,在缺乏对居民进行有效的风险评估的情况下,不应该批准农药喷洒在当地人的住宅、学校、儿童游乐园、托儿所、医院以及其他场所附近。

施药者会坐在有过滤设备的驾驶室里,或者带上个人防护设备。但农村居民却像实验老鼠那样,不受任何措施的保护。我们当中大部分人都要承受可怕的、甚至是致命性的后果。已经有许多骇人听闻的报道是关于居民由于家园附近喷洒农药而中毒的,这其中的许多受害者也包括儿童。

尽管如此,工党政府和“保皇党-自民党”执政联盟却未能采取行动,确保英国的农村居民免受有毒农药的侵害。类似的失败例子可以在全球许多国家找到,包括整个欧洲、美国以及其他地区。

对健康的不良影响

农药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一些急性或慢性的负作用,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这些负作用包括永久性的、不可逆转的慢性疾病。

欧盟委员会此前已经明确承认:“长期接触农药会造成免疫系统严重紊乱、性功能障碍、癌症、不孕不育、先天畸形等问题,同时也会导致神经系统损伤以及遗传损伤。”

《毒物学与应用药理学》发表的一篇重要评论文章也提到了关于农药对人体健康的慢性影响。我们已得出结论,认为许多慢性疾病都与农药接触有关(这篇评论引用了许多对农药喷洒地区居民的研究)。

这些慢性疾病包括乳癌、前列腺癌、肺癌、脑癌(包括儿童脑癌)、肾癌、睾丸癌、胰腺癌、食道癌、胃癌、膀胱癌、骨癌,另外还有非霍奇金淋巴瘤、多发性骨髓瘤、软组织肉瘤、白血病(包括儿童白血病)等。

其他的慢性影响还包括先天畸形、生殖紊乱、神经退化性疾病(帕金森症、阿尔茨海默氏症、肌萎缩性脊椎侧索硬化(ALS))心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糖尿病(1型,2型和妊娠型),慢性肾脏疾病与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系统性红斑狼疮)。

总而言之,这篇文章中所讨论的都是公认的21世纪危害公众健康的主要疾病,其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现在是时候该采取预防措施,并且找出一种替代农药使用的有效地耕作方法了。

当然,这些发现又给许多居民的行动提供支持和证据,他们不断呼吁大家关注慢性病与农药之间的关系。

在我长达14年的社会活动中,我不断接到农药喷洒区居民向我提供的农药造成慢性长期影响和慢性疾病的消息。

其中最常报道的疾病是神经系统疾病,例如帕金森症和神经系统损伤,以及各种癌症,尤其是乳腺癌和脑癌,白血病,非霍奇金淋巴瘤。

居民提供的这些严重的病患信息与英国当局监管系统的记录是一致的,其中包括眼睛和皮肤的化学烧伤,皮疹和水泡,喉咙痛,声带烧伤,呼吸道发炎,呼吸困难,吞咽困难,头痛,头晕,呕吐,胃痛以及流感等疾病。

政府的首要责任之一就是保护公民,但事实显然并不是这样。英国政府在应对日益严重的农药危机时表现出来的却是拖延和扯皮,不紧不慢,以及抱怨经费不足。

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农业化工行业和大农业生产者的游说。为了维护其自身的狭隘利益,几十年以来,这一群体一直不遗余力地对政府进行游说。现在英国政府的农药政策已经完全被这个自私自利的集团所控制了。

英国政府之所以不愿意采取行动,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相信:一旦限制农药的使用,农业和食品生产方面就会蒙受损失。这种观念是农业化工产业积极游说的结果。然而事实上,这种说法几乎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支持。

实际上,已经有研究表明,非化学方法,例如轮作,以及用物理、机械和生物天敌控制等方法,可以带来与化学农业方法同等的甚至更高的产出。无论如何,都应该把公众的健康而不是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

另外在粮食生产方面,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每年都有大量的食物浪费。此前英国的一份报告中发现每年全世界生产的食物有一半是浪费掉的,这些浪费的食物重量达到每年20亿吨。

我们正在为健康问题付出巨大的代价!

无论如何,农药的使用都会严重损害人类健康,破坏生态环境,由此给国家带来的巨大的财政经济负担。相比之下,由于限制农药使用而对农业造成的短期经济影响显得微不足道。

现实情况是化学农业每年都耗费英国几千万甚至过十亿英镑。实际上,几任政府对于这个问题的整个财政分析都是有缺陷的,因为这些分析从来没有把农药广泛的破坏性作用纳入考虑的范围。

例如,科学研究已经一再地表明,癌症和帕金森症都与农药的使用有关系。这两种慢性病给英国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

2008年,英国卫生服务(NHS)仅是花费在癌症治疗这一项上的投入就达51.3亿英镑,而英国全社会在癌症方面相关的总耗费则达到惊人的183.3亿英镑,这些花费预计在2020年将增至247.2亿英镑。同样,英国每年在治疗帕金森症上的花费也高达33亿英镑。

尽管这些慢性病往往由多种不同的因素诱发,但即使农药只起了一部分作用,这些健康问题所带来的最终花费仍然是巨大的,尤其是当其他相关病情的医疗花费也算在其中的时候,那这些花费就更加庞大了。

另外,不言而喻,这些健康问题给患者和他们周围的人造成的痛苦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和计算的。

不止这些,农药的使用还给英国的环境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例如,英国每年都要花费1.4亿英镑用于清除饮用水中的农药残留,每年2500个地表水和地下水农药监测站点的运营也都需要花费大约475万英镑,另外还有540万英镑的开支用于检测食物和牲畜的农药残留。

在美国,用农药控制虫害导致人们中毒、有益生物的减少、蜜蜂数量下降等问题,这些方面每年分别带来12亿美元、5.2亿美元和2.83亿美元的经济开销。不过只要从根本上转变农业政策,发展非化学农业,那么这些损失便都可以避免。事实上,已经有很多研究表明超过3000种害虫对至少300种杀虫剂产生了抗药性,这更进一步证明了转变农业模式的迫切性。

着眼大局——我们需要一个无农药的将来

毫无疑问,农药在农业领域的广泛使用对自然环境、野生生物和人类健康产生了严重的危害。

但是世界上许多环保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却仍然只把精力放在禁止使用某种特定的农药上——不管是草甘膦,新烟碱类农药(被认为与蜜蜂的减少有关),还是其他的农药。这样做忽略大局,而陷于分而治之的陷阱中。

我们这些居住在农田附近的居民首当其冲遭受着农药的侵害,所以我们再明白不过了,这种“分而治之”的策略并不能杜绝大量的农药喷洒带来的危害。

根据以往经验,在某个地区禁止使用某一种农药后,又会有另外一种同样有毒性的农药出现。这样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吗?答案很简单,不能。

所以我们需要一场彻底的转变——放弃农药的使用,采用无农药的农业模式。

不言而喻,任何损害人类健康的农业模式都不应该在全世界——无一地区例外——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