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扎当初为庆祝女儿降生设立的实验室发展如何?

据国外媒体报道,神经科学家杰里米·弗里曼(Jeremy Freeman)是CZI(“扎克伯格·陈计划”)项目计算机生物学主管。CZI是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设立的前沿科学研发项目。日前《卫报》对弗里曼进行了专访,其谈及了自己在扎克伯格实验室的愿景目标是“希望科学发展的更快”。

据悉,2015年扎克伯格与妻子在第一个女儿出生时宣布创立CZI计划。这对夫妇承诺将其拥有的99%的Facebook股份用于创建慈善项目,从而“提高人的潜力,促进全人类在健康、教育、科学研究以及能源等领域的平等”。2016年9月,他们宣布将在未来十年内投资30亿美元,从而实现消灭所有疾病的目标。对此,普莉希拉·陈表示,“我们希望通过今天的科学投入,打造一个美好的未来,让我们所有的孩子都能过上幸福生活。”

目前弗里曼是CZI计算机生物学主管。

记者:CZI是什么吸引了您?

弗里曼:我曾在弗吉尼亚州简妮利亚研究院工作,主要作关于神经科学方面的研究,此外也从事基础工具以及技术的研究,其中包括数据分析以及数据共享方法,从而推动科学研究以更快速度发展。当我进入CZI以来,我认为我在从事最令我感到兴奋,最有基于的工作。我被CZI的愿景所吸引,即通过新方法采用新技术来加速科学进步。

CZI所倡议的目标值得称道——“治愈、预防并控制我们孩子一生中面临的所有疾病”。您认为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到期望的结果?

这绝对称得上雄心壮志。如果说我们想通过一千年左右的时间实现这一目标,那应该是可以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在一千年内尽快实现这一目标,譬如仅仅用一百年的时间?因此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加速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对现在生物学的理解。

记者:您能否解释一下计算神经科学家的具体工作?

弗里曼:神经科学是研究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大脑如何运行的科学。我们的大脑如何学习、记忆以及观察,这是一个生物学问题。当你深入研究时,结果发现整个系统是如此地复杂,这需要现代技术的大数据分析做支撑。其中包括对数据的采集、处理、分析以及可视化,还包括统计分析并使用数学模型来理解生物学。

记者:CZI项目目前处于何种阶段?您有办公地吗?您是否有资助的项目?

弗里曼:我们有办公楼,我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项目早已经开展,在识别技术上,特别是在科学与工程的交叉点领域,我们进展迅速,能够推动科学的发展。

我们参与各种科学团体活动,通过举办研讨会等方式,与各界专家探讨能够进行合作的关键领域和问题。

记者:有特别让你看好的项目吗?

弗里曼:一个关键项目时人类细胞图谱。这是一个对人体所有细胞进行表征和编组的国际合作项目,是理解基础生物学以及疾病产生根源的研究。我们正在设法帮助它,推动它的发展。特别令我们兴奋的是研发相关的实验技术,从而找到更新更好的方式来展现个体细胞中的基因表达模式,同时通过数据架构、组织、共享以及公开来进行国际间协作。

记者:CZI的使命是否如你所说,希望每个人都获得永生?

弗里曼:不,我不会这么说。我们目前还在进行广泛的探索。我们想要解决问题并不意味着让任何人都不会生病。现在人类主要死于五种情况:心脏病、癌症、中风、神经性疾病以及传染病。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加快相关研究的进展,因为只有你真正理解才能够治愈。

记者:您是说生物医学公司和学术界在科学方面的进展太慢?您认为如何加速这个过程?

弗里曼:以我的职业生涯为例,我在传统大学中工作过,也在独立的研究机构工作过,现在我在CZI。事实求是地讲,所有的科学方法都很宝贵,来之不易。但我可以说,当涉及到处理生物学的大量复杂数据时,将大量的软件开发技术应用于真正困难和具有挑战性的问题上,才是令我兴奋所在。

记者:CZI项目有来自Facebook的工程师吗?两个组织之间有无联系?

弗里曼:CZI和Facebook是两个完全相互独立的实体。

记者:您见过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陈?他们在您的工作中有多少参与度?

弗里曼:他们热情参与其中,对我们的努力感到兴奋,当项目起步阶段,他们都积极参与其中。

记者:您的研究成果会公开化吗?

弗里曼:我们绝对致力于数据开放,也极力推动代码和知识的传播,作为一名科学家,这一直是我所致力的事情。

记者:您喜欢挑战吗?

弗里曼:是的,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愿景目标是很好的选择。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你能够实现,但它会指引你,帮助你衡量自己的工作和努力。

文章来源: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614082344079271525#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