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物无声

——西雅图地方组二零一七年四月之佛教沙龙之回望

美国组  邹箫扬

细雨未过,春寒尚在,有雾看不见远处的山,有缘和有情,让这群人们相逢在远隔重洋的异乡,一同交流心志、探讨殊胜的佛教,实则难得可贵!

为何难得?

因为“人身难得”。在六道轮回中,鉴于前世的果报和因缘,投胎做人的机率非常低,而且相比于其他的道,做为人比地狱、饿鬼、旁生、天人,更加有智慧学习佛法,渴望解脱。

因为“闻法难得”。虽生为人,却不一定生在佛法兴盛的地方,那么就无法了解佛教,甚至产生偏见;作为人身也不一定身体健全,如果聋哑那么就无法听闻佛法。甚者是,如今大家恰巧生在佛陀出世的时代,而非暗劫,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再看看在座的道友,年轻的二十出头,白发的已有九十高龄,犹如古树冒新芽般的喜悦油然而生。无论这次造访是计划之中还是机缘偶然,每一个人都对佛教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埋下了种子。

与其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交谈会,不如说是个五湖四海的故事会,虽然殊途同归,最终都来到这里接触佛法,而每个人的缘起都充满奇趣。

有师兄是在被宣告因脑出血不治身亡时,其信仰佛教的准岳母为他诵经数日,起死回生,于此之后,即结婚生子,开始吃斋念佛。

有师兄曾因深受杀恶淫盗等邪念的折磨,尝尽世间百计皆不受用,最后一辙是每天念诵大悲咒,只要不中断就大大免去了邪念的干扰,能得以清净,从此对佛教生起了极大的信心。

有师兄初入道家,高考期间不舍昼夜打坐,父母于此十分不满;但也因道家之机缘,一次被“外道”宣说,入了佛教的门,发现了更广的新天地。

更有趣的是,有几位在场的师兄原本是基督教徒。

其中一位在多年前已转至佛教,因为这位师兄认为佛教的思维更加缜密有逻辑,能很透彻地解释事物的本质,同时这位师兄在学习佛法的过程中也热衷于辩论解答,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很可贵!生活在其他家庭成员都还是基督徒的环境中,这位师兄坚持吃素、学习佛教,终于打动了其父亲,也来了道场一探究竟。

另一位师兄因原计划临时取消,拿出手机查看附近哪里在举办活动,就这么偶然来了道场。此师兄在天主教医院工作,平日无肉不欢,从前对佛教也没有认知。仅仅是听了刚刚其他几位师兄的佛教故事,便感触很大,有意乐开始学习佛法,尽量减少吃肉。

此外,深受母亲的影响而开始学习佛法的师兄也不占少数,随喜这美好的机缘!家人朋友之间能够相互鼓励学习佛法是再殊胜不过了,这是所谓的顺缘。不过因为机缘不成熟,鼓励身边的人学习佛法有时会不告而终或者心有余力不足,或者得不到他们的支持使得修法违缘重重。然而违缘也是一种增上缘。就“智慧”与“精进”而言,有智慧且精进的人没有魔找上门,没有智慧又不精进的人也没有魔找上门,反而是“精进”但没智慧的人总受魔的侵扰,违愿很多。所以,如果你违缘多,那么恭喜你,至少你是个“精进”的人,“违缘”的出现警醒你:要通过学佛通达智慧,把阻力变为动力。

在反复学习“人身暇满”的过程中,讲到“根德圆满”时说,若诸根不具足则很难学佛,比如色根,喑哑人无法听闻佛法,然而在场的这位已九十高龄的老师兄,证明了意根的重要性:她一生虔诚学佛、行善,虽然喑哑,却能口口声声念出佛号“阿弥陀佛”,可见她的意乐与信心之圆满!

心路历程交谈过后进行了佛教知识答辩,问题浅入深出,比如“佛教与天主教有什么差别?”师兄们提及了两派对于“造世主”不同的思想;“吃斋念佛是否有助于减肥?”,师兄们提出了“吃斋念佛”是发心、出世间的作为,而“减肥”是入世的行为,不能相提并论;“为何有人打坐坐不住?”师兄们说了是因为人们没有意识到打坐的好处、没有养成打坐的习惯……辩论的场景颇有些百家争鸣的感觉。

分享法义、交流心得

随着道场年轻师兄渐渐增多,学习佛法的气氛变得更加活跃,这让老师兄们意识到在西雅图发展佛教青年团是宣传佛法的关键点,于是鼓励年轻师兄创办佛教青年团,让身边更多的青年人认识佛法、学习佛法,同时也在搭建西雅图佛教青年团与日本佛教青年团交流的平台,学习经验。在此次交流会上,青年团也第一次“公布于世”。随后享用丰盛的素宴,师兄们都赞叹素食竟然比荤菜好吃那么多!

活动的尾声在点亮、供奉酥油灯、念诵观音心咒的余音中结束,那时候,雨已停了,春暖了,雾消了,阳光洒在湖面,闪闪如佛光。那些泪流满面的感动,大约是佛法的滋润吧,没有声音,但恒久不灭。

点亮心灯

佛教青年团

丰盛的素食

智慧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