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 摩顶——2015年上师仁波切英国弘法行有感

欧洲菩提学会 巴玛拉摩

·摩顶

摩顶·圆悟法师篇

可能每个人在生命当中都有被一个故事、一篇文章、一首歌曲、一个场景感动地无以复加,流连忘返的时候,而这正是我看到《摩顶》之后的感受。之后许多年,反反复复地被这个故事一次又一次地打动,时而痛彻心扉,时而欢喜赞叹,时而羡慕,时而遗憾,但每每再读,都有不同的领悟,领悟弟子的谦卑,领悟上师的慈悲。

《摩顶》是收集在 《雪域光芒:行者随笔》当中的一个关于修行人经历的故事。故事中,一位八岁抄经,十六岁出家的圆悟法师的形象就这么在短短两页半中生动鲜活起来。那藏历十一月凛冽的冬天,那凌晨五点半的殿堂侧廊,那默默让路寂静的僧团,那缓缓走过的上师,都那么的历历在目。法王如意宝圆寂后的悲伤、弟子们的迷茫与不知所措,极度的寂静如洪水般一次又一次淹没我,不能呼吸。圆悟法师在靠近楼梯口过道末端的地方眺望着上师,悲痛着,艳羡着,多希望能像其他外来的居士一样到上师面前请求上师为她摩顶、加持,可是没有一个常驻法师敢这样做,只能远远地眺望,让上师在昏黄灯光下的侧影,映心如画。她感恩欢喜着此生此世能值遇到至尊的上师,也希翼着自己能做得更好令上师欢喜。

清晨七点半,一堂课结束了,上师仁波切从法座中站起,走下法座,从中间的过道中再次缓缓地走过。两边的弟子都弯腰,低头,不敢看他们的上师,圆悟法师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在上师走近她的时刻,她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每一个反应:腰酸,背痛,双手合掌的姿势。就在这样的时刻,上师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刻,没有任何声音,极度宁静,仿佛没有实体,只有上师无所不晓、深不可测的心,无声无息,又如此接近!

可突然,她头上放上一只手,上师为她摩顶!这一刻如此漫长,她感受到了上师对她的所有悲悯和垂念……等她抬起头,上师已经离去……在如此多的人事物当中,她的一念心,只是一念,渴望上师的悲伤的一念,希望获得上师的摩顶的一念,就这样,被无有丝毫混杂地了知。

掩卷,泪满襟,圆悟法师那一念心,也深深地驻进我心,可是,何时我才能有缘见到上师?在众多人中能得到这样的加持?痴人妄想罢了,就这样,心被深深地掩埋……

摩顶·巴玛拉摩篇 

2015年上师仁波切英国弘法行有感

时间是一条遗忘的长河,顺流而下的不仅有童年的记忆,儿时的玩伴,青春的张扬,也有那一个个被遗忘的奢望。而这一切,随着上师仁波切2015年10月的英国弘法行,被重新拾起,被永远珍藏。

记得初听说上师要来,心中无比兴奋激动,5年了,除了在网络上看着上师的微博,公开的开示,从零星旁听到后来系统学习,都只是在二维的空间中听到和看到上师的影像,而由于自己的家庭和身体原因,想到遥远雪域去拜见上师恐怕难于上青天。而现在,居然上师就要来了,心中所思所想难以形容。早早的就跟皈依师父联络,问,上师要来了,我能做些什么呢?师父严肃的说,一定要请法,请转法轮,请传承!再问,请什么传承呢?《上师瑜伽》和《佛子行》!好的!

当时对《佛子行》的概念还仅仅停留在课颂集最后那些附件当中的一个而已。赶紧翻出来看了遍才知道为什么它叫《佛子行》。这是无著菩萨对立志于求大乘佛道的佛子应有行为的阐述。原来这么好啊,一定要请。后来听荷兰的师兄说,由于特别的缘起,上师决定有机会要讲《药师经》,不由看着家中佛堂上的《药师经》心中默默的许下了三个愿望:

1)希望能有机会跟上师请法,请传《上师瑜伽》和《佛子行》的传承;

2)希望能有机会把这本《药师经》供养给上师;

3)希望能有机会让家人皈依,如果真的可以,希望上师能和我们全家合影,给他们种下解脱的善根。

南下去伦敦、剑桥和牛津的一路上,脑海里不断地想着,怎么才能实现这些愿望呢?这些年,不断地听说,我们的上师又被称为“满愿上师”,可是我这么不着边际的愿望着实不太可能实现啊。且不说,所有的公开演讲都是大规模的,人员众多,再说,我们全家出行,大学演讲的场次孩子也不能进去,我们两个只能轮流去听,怎么能实现呢?脑海里除了问号还是问号,后来想,其实想那么多也没用,随缘吧……  

剑桥篇——迟到的节奏1

记得当时第一场是在剑桥大学,我们到场地附近的时候就有些晚了,平时还不错的方向感彻底失灵,变成个路痴满大街乱跑乱撞(事实证明,缘起的力量不可思议,后面这状况不断发生,唉……),终于在开场前不到十分钟找到了上师要去的学院的入口,一路狂奔,路上见到一些熟悉的师兄,都笑着问我怎么这么晚,唉,彻底将老爹“踩铃儿”的外号传承到底的节奏。不过怕中途离场不好,赶紧又冲去洗手间,再上来的时候已经还剩不到3分钟开场,也顾不得周围什么情况,跟圆根师兄问清楚入口方向,一门心思就奔向会场大门,进去一看大家都已经整齐的坐好,迅速锁定一个比较前排的位置冲了过去。结果刚沾到椅子的 一瞬间,所有人都起立了,又连忙跟着站起来,才发现上师已经走入会场……这是第一次见到真人版的上师啊,整个演讲都被上师的智慧博学以及对藏文化的保护和继承发展的心所吸引。

演讲结束后,很多师兄都等待着能和上师合照或者说上一句话的机会,他们激动着,开心着,腼腆着,有大胆的师兄们快速的走过去跟上师合影,那一刻,我站得很近,可那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了圆悟法师的心情,那种无法上前,无法后退的心情……何德何能……突然,自己的世界被上师的离去和坐在后排的圆照师兄的话打破,她笑问说,你刚才怎么来那么晚,你前脚冲进来,上师后脚就进来了……唉,第一次见到上师,差点迟到,还跑在上师前面,真心无语啊……

UCL——迟到的节奏2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UCL的一场演讲我们开车提早到了场地附近,结果突然发现,附近没有地方停车……这是要我彻底迟到的节奏么,不过紧赶慢赶终于还是提前到了场地才发现,原来不是这里,内心极度崩溃一万遍啊。

然后又开启了满大街暴走的模式,终于在附近看到了指示牌,一边怪自己粗心大意,一边看着时间和方向开始向前冲,冲出去不到十步,突然觉得周围气氛不大对,有了上次的经验,赶紧放慢了脚步,停下来,转身,站定,果然看到上师在人群的簇拥下就在我离10步开外的地方,那一刻,看着上师严肃着表情缓慢走来,只有众人的脚步声,感觉世界都凝固了。赶紧弯腰,合十,低着头在路旁静静等待。同圆悟师父比,大概我还是调皮的吧,就在上师走到我跟前不到两步的地方,我终于还是抬起了头,冲着满脸严肃的上师,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上师,我又迟到了,并附送一个大大的吐舌头谄媚笑容,上师斜眼看了我一下,扑哧乐了,我赶紧陪笑,在上师走过去的瞬间,把自己夹杂到了大队人马中,准备跟着混进会场,恰巧就站在了圆根师兄旁边,圆根师兄立刻说,你怎么又晚了,心中万马奔腾,加无语连连啊,缘起,请不要这样玩儿我啊,会玩儿坏的……

摩顶

几场大学演讲结束后,再下面一场的公开活动是在索甲仁波切在伦敦的道场,由于是周三的晚上,地点也不在市中心,而且宣传的时候也没有演讲题目,所以当天来的人不是很多,但是因为听说能全家带孩子一起去,我们也都报名参加了,谁曾想,这简直是就是天降的如意宝……

当天我们早早到了会场,为了迎接上师的到来我们十来个人拿着哈达站在入口处,希望能将哈达献给上师。不一会上师的车来了,上师下车后一路笑着一路走过我们面前,有人唱起了藏文的怀业祈祷文,可是我只会背诵汉文的,所以只能默默念着,上师慢慢地走着,似乎要把每一个人看清,没有接过我们的哈达,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能这样见到,就很开心了。进入会场后,为了不打扰大家,带孩子的家长们都坐在大经堂后高半层的地方,为了方便孩子出入,我们坐在了最后一排紧靠出口的地方。不一会,上师在道场负责人和翻译等人的簇拥下进入了会场,而演讲的题目是,法王如意宝的《忠言心之明点》。如获至宝的我们静静地聆听,坐在旁边两岁半的老大第一次看到上师的那一刹那,也不知不觉跟着大家一起合十,半岁的老二也瞪着眼睛听着上师的声音,这一切就在上师沉缓的声音中,凝固……

上课的过程中,刚开始我不太能集中,眼看着我背包里静静地躺了两个星期的药师经还没送出去,之前总想着,还有机会还有时间,可现在,随着上师的行程接近尾声,我也开始有点着急,我心心念念着我那三个小小的愿望啊,而更重要的是前两个啊,怎么办呢?正好今天人不多,我可能有机会啊,我禁不住在心里默默盘算着,并在心中大声的祈祷,上师上师,我能把《药师经》送给您么?能么?能么?能么?不知道是我心念太猛烈,还是没有专注在上课上,上师突然停顿了一下,我也从这突然的停顿中回过神来,啊,对啊,还在上课啊,赶快收敛心神,继续专心听课……

课程接近尾声了,低头看着老大,心里无比随喜开心,小小的娃娃居然能一直坐在这里听课不哭不闹也没吵着要玩要吃要喝的,真的太棒了,突然灵机一动,问老大说,你喜不喜欢堪布仁波切啊?老大说,喜欢,我又问,那我们把这本书(我从书包里迅速抽出《药师经》)送给堪布好不好?老大特别痛快地说,好!这时候前面的主持人已经结束了今天的活动,请大家起立,恭送上师离开会场!

这时候,终于发现,经常性职业病发作很有好处,学的建筑设计立刻派上了用场,脑海里迅速划过刚来的时候在整个建筑物到处趴趴走所看到的信息,所以整个会场的三维平面图都储存在脑海里,立刻认识到,上师如果要上楼休息,需要经过走廊到才能到楼梯口。我们从后门一出去,就是楼梯口,肯定正好能迎面碰到上师,因为这里只有一条走廊。我觉得我来英国十几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动作迅速过了,立刻把经书用哈达一包,塞在老大怀里说,请你帮妈妈拿着这个,妈妈抱你。还没等老大的“好”字落音,我抱起老大就从后门侧闪了出去,仅忙上前几步,就等在了楼梯口。

时间似乎缓慢下来,我们就静静地站着,等着。忽然,走道深处,上师由黑暗中迎光而来,而我们,逆光而立,随着上师的靠近,我紧张着,抱着老大的手臂也不由自主的收紧,上师一步一步来到我们面前,眼看就要转身上楼了,我着急,我难过,我无法言语,我终于,终于,轻轻地,就那么轻轻地,仿佛等待了千万劫的喊了一声:上师……那时的我,都不确定上师是否有听到,那时的我,仿佛就等待那样的一刻……

上师突然转身,我正要把在心里反复练习了很久的话说出口的时候,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上师厚重的大掌落在了老大的头上,嘴里念着什么给他摩顶、加持,我还来不及艳羡,来不及为老大开心,那厚实的、温暖的大掌,重重地,落在我的头上,那一刻,我一片空白,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唯一的觉知就是那温热厚重的掌……突然照相机的快门声把我惊醒,才发现,上师站在我面前不知道多久,等着我说话,我立刻举起老大拿着《药师经》的手说,听说您要传讲《药师经》了,能把这本《药师经》送给您么?心中忐忑着,不知所措,因为从来都知道,上师不接受任何财物供养,而这经书,真不知道上师会不会收下,上师低头看到老大手上的经书,说,好的好的,说着接过经书,转身上楼了。看着上师上楼的背影,我呆住了……

事后,许久的一天,我突然跟其他师兄提起当天的经历,说着说着,我哽咽了,因为我突然记起了那多年前的心愿,一个被自己遗忘的心愿,一个被自己深深埋藏而不曾流露的心愿,就那样的,悄声无息的,在那样的走道尽头,在那样的楼梯口边,像圆悟师父一样的心愿,被无所不晓、深不可测的心,轻轻拾起,圆满的,还给了我……

佛子行

上师在英国完全对公众开放的最后一次活动是在一个周末,所以之前由于时间不合适不能参加其他活动的人来得很多,还有很多从国外特地赶来的师兄们。大家见面,分外开心。活动地点在伦敦市中心的一个道场举行两天的讲座和法会活动,第一天下午是讲《三十五佛忏悔文》,晚上是贤劫千佛灌顶,第二天上午是讲《菩提心》,下午是观音灌顶。这两天的活动没有年龄等限制,而且道场贴心的给带孩子的家长另安排了房间可以看到现场直播,所以很多家长都带着孩子来到现场。就在我们一家四口找好位置刚刚坐下没多久,就通过直播看到大经堂里的上师跟身边的人不停地交涉着什么,不一会,就听到义工们走动起来,突然有人过来通知说,上师慈悲,让带孩子的所有人都到大经堂去,大家一听非常的开心,因为有人曾说过,通过网络得到灌顶和现场可能还是有些差别吧。所有的人立刻行动起来,收拾东西,跟着带路人,排队,漱口,有条不紊地都进入到大经堂的二层。上师在法座上耐心得等待,直到最后一个人走进了经堂,关上了门。

上师的声音在整个大经堂响起,说到,虽然开始有点晚了,但是,还是觉得我们大家都在一起,不要分开比较好,所以还是让人把所有的家长和孩子们都请到大经堂来,我们在一起,不分开……这一刻,我看到有些人默默红了眼眶,擦拭眼角……特别能理解这些家长的心,他们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能有机会在现场听法,能参加法会灌顶,能多一次机会亲近上师种下善根。尤其是有一位孩子得了唐氏综合症的妈妈,她反复感恩着上师的慈悲……

很快的《三十五佛忏悔文》的传承和讲解结束了,就在这时,上师突然说,看看还有一点时间,我给大家传一个三十七颂《佛子行》的传承吧……听完上师的话,我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受,是吗?是这样吗?满愿上师?您遍知!喇嘛钦!全部结束后,大家兴奋得讨论着意外的收获,而我,默默地在自己的愿望单上,又轻轻地划了一个勾,耶!

合影

在晚上法会开始之前,有很长一段休息时间。道场的对面,有一大片绿地公园,我就决定带坐了一下午的老大去公园玩一会,而先生则带老二去道场对面停车的地方收拾东西。渐渐的,会场周围的参会人员人少了,三三俩俩的都离开了会场,大部分人可能是去找地方解决晚餐,而我在儿童游乐区一边看着老大开心的玩耍一边和另外的家长交流着,也不时的观望着先生和老二的动向 。在一段交谈告一段落的瞬间,一转头看到先生推着老二的婴儿推车走过来的身后,也同时看到斜前方在正对着道场公园门口的绿地上,伫立着俩抹藏红,心情不由激动,原来是上师利用休息时间和另一位喇嘛正在听别人讲解道场的事情。上师不时还拿出手机给道场拍照,这时候先生也带着弟弟走过来了,我就想到,这或许是绝佳的机会请求上师和我们合影吧,跟先生说了一下以后,就决定去试试……

在这次来见上师前,恰巧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就有提到如何如理如法的和上师合影,文章建议弟子单独合影的时候最好站在上师的左手下方。所以,向上师走去的一路上,我一边盘算着怎么和上师请求和我们全家合影,一边想如果上师同意了,该怎么照呢?而无比多的念头飞过之后,最后盘旋的心思却是,这是第二次有机会和上师说话吧,怎么介绍自己呢?上师知道我这么个小小的弟子么?

静静来到上师身后,上师正在给道场照相,还不时的对讲解的人点头,就没好意思上前打扰,而是在几步远的距离等待。过了一小会儿,上师结束了谈话,也收起了手机,我一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就壮着胆子上前了一步,低唤了一声,上师……

上师听到后,转了过来看着我,我战战兢兢的说,上师,我是巴玛拉摩,在智悲翻译中心发心的,话音未落,上师就点点头连着说道:噢噢,我知道,我知道。在听完这三个字后,我突然明白了这三个字的全部意义,上师遍知,即便就是那样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我,在一个庞大的发心队伍里发心的我,上师都知道,什么都知道,一切的苦乐,一切的挣扎,一切的彷徨,生生世世……那一刻,任何关于自己的语言,都显得那么多余,谁,又能在上师的法界之外呢?

我轻声问,上师,能请您和我们全家合一张影么?上师说:噢噢,可以可以。正在我踌躇犹豫如何从上师身后走到上师左手下侧,以刚刚上师拍照的道场为背景照相的时候,上师一个轻轻地转身走入草地,将背景变为绿油油的草坪的同时,也将我们直接转到了他的左手边,我们只要上前两步,就免除了推婴儿车转来转去的尴尬……我感动着、我开心着、我双手合十、我谦卑弯腰、我感恩……

刚刚讲解的人帮我们照了一张,正准备把手机还给我们,却发现上师没有动,就又拿起了手机照了一张,也许是想抓住机会再照一张,也许是发现由于老二躺在婴儿车里,第一张没有照全我家老二,又补照了一张,无论如何,看着绿草坪中身着藏红僧袍的上师和我们,我欢喜着,我雀跃着,我又圆满了一个对别人来说微不足道,却对自己意义重大的愿望,就这样……被圆满了……

感谢了上师,上师继续和随行人员散步在公园里,或许是看到了我们的大胆请求被应允,远处另外一对年轻人也大胆地提出了合影的请求,上师继续地,满着弟子的愿,继续地……

Duang Duang

晚上贤劫千佛的灌顶仪式庄严至极,大经堂灯火辉煌,人们欢喜激动,又宁静秩序,尤其是最后排队去法座前领受加持的队伍,大家高声念诵着六字大明咒,缓缓地向前移动,每个人都在大家的注视下得到最殊胜的加持。而我们的队伍在我抱着老二得到上师的贤劫千佛唐卡加持后,停住了,不由得一愣,才发现,我们前面的女士的哈达被上师法座前的花勾住了,导致队伍停顿下来了,就这样,我们在上师的面前,念着观音心咒,等着,突然上师动了,又拿着唐卡向我和老二的头上加持过来,我赶紧把老二递上前,自己也又凑了过去,得到了第二次加持……

一路下来,心里就一直在重复着刚才duang duang 砸头的画面,一面乐,一面想着,这算是平衡了么?原来,那天自己分别心作祟,还觉得之前上师给老大摩顶加持,可是老二也没机会啊,现在呢,多砸一下是不是就平衡了?哈哈哈哈哈,分别念啊分别念,又在捣乱了……

观音法会灌顶——将迟到进行到底……

由于第一晚的贤劫千佛灌顶到十一点多才结束,而住的地方离道场不堵车也要一个小时左右,回到同班道友家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等孩子们都睡下后就跟先生商量,小娃娃一个两岁半,一个六个月,太辛苦了,明天还要一个多小时车程去道场,不然上午那场就不去了,只要能参加观音法会灌顶就好,下午两点开始,来得及的。

谁曾想,一上午各种延迟与下雨堵车,快两点的时候我们还有很远的距离,我伤心,难过,在车里哭泣,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觉得,非常希望能让两个孩子参加这次观音法会的灌顶,如果就这么错过了,太可惜了,何时再有机会,我不知道,沮丧席卷着我,脾气也接踵而来,埋怨着先生不早点出门,埋怨着下雨,埋怨着堵车,埋怨着自己将迟到进行到底……

我不停地念诵着莲师心咒和上师祈祷文,不停地希望,我们能再快一些,车不要这么堵,我们能找到更近的路,雨快点停,然而两点15分的时候,我突然从焦虑、难过、失望和绝望中平静了下来,开始反思,这样的悲伤也不能改变迟到的现状,但是能改变的,是我们看到事情的角度和方法,坏心情并不能解决迟到的问题!先生说得对,迟到总比不到好,能参加一点是一点,就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还不满足呢……

周日的英国总是静悄悄的,当车子静静地开到道场外面的时候,四周一个人都没有,那时已经2点25分,我们快速得抱了孩子们,拿了包包就往里跑。想必灌顶开始了吧,一路都没有人,快走的同时,我一路祈祷,希望昨天灌顶时候的漱口水还放在原来的地方,希望我们昨天坐的地方还有位子,希望我们一切顺利。

在进入经堂前的拐角处,果然在昨天的地方看到了摆好的水瓶,四个人迅速准备好,就一口气跑到大经堂二楼的入口处。悄悄打开门,在最后一排往里走,走的时候就听见上师说着,刚才我给你们讲了什么是灌顶,昨天我们灌顶的时候呢,也没讲,今天就正好讲一下……我们四个刚刚在昨天的老位子上安顿下来,就听见上师说,好,下面我们开始念皈依……

看了一眼表,2点28分,我们赶上了一个本以为根本不可能赶上的灌顶……

事后,发心的师兄说,他们没有在我们说的地方留下漱口水……事后,同住的道友师兄说,当天她觉得很奇怪,因为上师从来不迟到,可是那天,上师2点15分左右才到大经堂,更奇怪的是,本来就已经晚了,大家以为会尽快开始灌顶,可是上师突然说要讲讲什么是灌顶,她说,应该没有人不知道什么是灌顶就来参加的吧,何况都是第二天了,可是当时上师这样做了,虽然觉得奇怪,也没多想,可后来一起回家的路上我给她讲了我们迟到的经历后,她坚定地说,原来上师一直在等的,是你们……

我不敢想,我不奢望,我对不起,我很感恩,喇嘛钦!

传承

最后一次上师的活动是半公开半对学会内部的,公开的是主要对佛教徒和对佛法有兴趣能听懂中文的人做的开示,而不公开的是准备和菩提学会的学员一起聚餐。在开示上,上师给大家做了皈依,并且在菩提学会舍至师兄的祈请下,念了《上师瑜伽》的传承……

到此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我那小小的愿望单,那觉得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愿望单,就这样,被,完成了……

后记

在上师来访英国后将近一年半以后,才把当时的一些小事写了下来,这一年多当中,几次都想动笔,却又几次停顿,即便今天在成文,也是泪流满面,感动着当时的感动,感恩着当时的感恩……

插曲是,为了不引起家人的烦恼,错过了当时在英国给家人皈依起法号的机会,当带着这个愿望去了泰国举办的第六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的时候,这愿,再次被圆满了……

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

谨以此文,送给亲爱的《摩顶》的作者做纪念,感恩您的《摩顶》!

二零一七年公历四月十五日

巴玛拉摩,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