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谷歌正念之星:善行有助于商业发展

Google's head of mindfulness: goodness is good for business

作者:乔·康菲诺

By Jo Confino

1

谷歌的“开心一哥”陈一鸣相信,“正念”是一种新的锻炼方式。

(图片来源:谷歌)          

陈一鸣 ,谷歌的“开心一哥”(Jolly Good Fellow),是谷歌公司的冥想、认同和正向经营课程导师。

陈一鸣的简历应该不会受到大多数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的待见。作为谷歌正念培训导师,他的工作是启迪心灵、敞开心扉、创建世界和平。

希望有一天,很多人能从事他这种工作。他说人们越来越重视心理健康,这与上个世纪人们逐渐接受体育锻炼的历程一样。他相信,科学证实了佛教的正念修习能带来益处,这将有助于它走向商业世界的核心。

陈一鸣,这位众所周知的谷歌“开心一哥”很乐意接受自己在公众中“搞笑”的形象。他说:“正念的神秘色彩正逐渐褪去,不再是旧金山人独有的特质。”

“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领导,倡导员工进行体育锻炼,没人会觉得奇怪。”他说道,“同样地,冥想和正念也是这样。它们得到了现代科学的印证,不再神秘,会被视为‘心灵锻炼’而被大家接受。”

心灵版Fitbit

陈一鸣预言,通过开发一些应用和软件,诸如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可以帮助更多人接触到正念,如同计步器改变人们的健身习惯,这些应用可以促进正念的推广。

一些装置可以直观地显示冥想如何影响脑电波,甚至带动整个正念培训师行业的发展。试想你设定了这样一个目标:从现在起一年内,我要争取把降服念头的时间减少到现在的40%,你的导师将对这个目标负责。

但是,这与竞争激烈的商界有什么关系呢?

陈一鸣认为,正念开启了通往慈爱的大门,而慈爱正是商业成功的核心所在。

“很多情况下,善行对商业有好处,”他说,“如果你作为公司领导对待下属很友善,他们会感到快乐,自然便会热忱地对待顾客,顾客高兴,就愿意在你这里消费更多,这样大家就实现了共赢。”

“如果你对待每一个人都非常友好,大家就会喜欢你——即使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喜欢你,就愿意帮助你成功。因此,这对你的心理健康和事业发展都有帮助。”

但如果这些道理是显而易见,为什么企业践行利他主义会如此困难呢?陈一鸣指出,这主要是因为不少企业只注重短期利益,管理者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眼前利润,甚至无视人才流失、生产率下降等问题。

他还表示,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员工常常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判断带入工作当中,采取具有破坏性的行为,从而陷入心理怪圈。

“如果你缺少平和、喜悦和善良,那么日复一日,你将很难保证不出差错,”他说,“如果有人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你的第一反应便是:‘那家伙就一混蛋’,于是你想和他一较高下。其实你需要一些练习才会这样想:‘等等,他只是完成工作罢了。他是一个好人,我应该好好和他相处,搞清楚他为什么会这样做,然后帮助他成功。’”

克服本能

陈一鸣表示,要想克服本能、摈弃破坏性的行为并转向共赢的思维方式,就得付出一定的努力。

“恐惧会让人变得更加嗔怒,佛教中的嗔怒和愤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他说,“嗔怒具有破坏性,而愤慨则是你切身感受到了痛苦、愿意去改变世界。两者的区别在于趋动力。嗔怒源于一种无力感,而愤慨则出于一种力量。因此,问题就是如何帮助人们减少恐惧、增加正能量。”

有些人担心正念练习需要耗费数年的时间才能有效果。对此,陈一鸣则认为只需100分钟就可以感受到正念带来的变化,52小时就可以对生活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他表示正念可以帮助人们发掘内心深处的许多东西。

他开玩笑道:“正念使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混蛋’了。”他还严肃地说,“正念练习帮助他培养了‘一种急需的自主降服念头的巨大能力,这带来了内心真正的喜悦,并且是一种非感官或自我的享乐’。”

截至目前,约有2000名谷歌员工参加了“寻找内在的自我”正念课程,这是谷歌公司最受欢迎的培训课程。陈一鸣坦言,他并未对课程的长远影响做过研究,只是有这方面的成功示例。但这个项目面临的发展瓶颈是资深导师的短缺。陈一鸣称,资深导师至少应有不少于2000个小时的冥想经验,这是因为“学员其实并不关心导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感受,而这种感受来自于导师的个人修养,哪怕导师只是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

“钱途”未卜?

陈一鸣相信,包括谷歌在内的硅谷科技公司都对正念练习持欢迎态度,因为他们希望自己是变革和创新的急先锋。那么,正念是否会在氛围迥异的华尔街受到欢迎呢?如果陈一鸣是一位金融家,他又会怎么办呢?

“我一向认为,平和、喜悦、慈悲是与商业成功、利润联系在一起的,”他说,“它从人们想要的地方出发,帮助人们以自己想要的方式获得成功。”

“我想说,如果你想尝试,那就尝试吧,你是自由的。如果你没有尝试,而别的人尝试了,挣得比你多,你也想和他们一样的话,我随时欢迎你来到这里。”

除了心怀培训一百万正念导师的宏愿,陈一鸣对自己的修行也有着清晰的目标。他的大愿是证得须陀洹果(梵语“入流”),不再有“自我”的意识,从痛苦的海洋中逐步解脱出来。

“我现在还是认为要非常精进地修习才能达到那样的境界,”他说,“我希望在余生中重新定义这种修习,不再把它视为一种牺牲,而是一扇大门、一条每一步都充满喜悦的道路。如果我做到了,正念就会变得触手可及,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原文来源:

http://www.theguardian.com/sustainable-business/google-meditation mindfulness-technology

原文发布日期:2014.05.14

智悲翻译中心译竟于2016.05.20

翻译:蒲林

一校:刘丹

二校:才吉、慧明

终审:噶瓦多杰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