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说因果不公平,纪晓岚与你说分明

0112-2

纪晓岚

【原文】交河苏斗南,雍正癸丑会试归。至白沟河,与一友遇于酒肆中。友方罢官,饮酣后,牢骚抑郁,恨善恶之无报。适一人褶袴急装,系马于树,亦就对坐。侧听良久,揖其友而言曰:“君疑因果有爽耶?夫好色者必病,嗜博者必贫,势也。劫财者必诛,杀人者必抵,理也。同好色而禀有强弱,同嗜博而技有工拙,则势不能齐;同劫财而有首有从,同杀人而有误有故,则理宜别论。此中之消息微矣。其间功过互偿,或以无报为报。罪福未尽,或有报而不即报。毫厘比较,益微乎微矣。君执目前所见,而疑天道之难明,不亦颠乎?且君亦何可怨天道?君命本当以流外出身,官至七品。以君机械多端,伺察多术,工于趋避,而深于挤排,遂削减为八品。君迁八品之时,自谓以心计巧密,由九品而升。不知正以心计巧密,由七品而降也。”因附耳密语,语讫,大声曰:“君忘之乎?”友骇汗浃背,问:“何以能知?”微笑曰:“岂独我知,三界孰不知?”掉头上马,惟见黄尘滚滚然,其须灭迹。

交河县的苏斗南先生,雍正癸丑(1733)年参加会试归来,走到新城县白沟河畔,在一家酒店里遇上一位刚被罢官革职的朋友。这位朋友几杯酒下肚,便把满腹牢骚郁愤倾泄出来。他怨恨这个世道不公平,善恶因果没有报应。

这时候,有个穿着紧身衣裤的人骑马而来。他来到酒店前翻身下来,系马于树,大步走进店来,在苏斗南先生与他朋友的对面坐下,静静地听那位朋友所发的牢骚。

然后站起来对苏的朋友作揖为礼,说道:“听你这一番议论,好像很抱怨世间不公平,因果不兑现。告诉你,那些好色的人必落得一身病,爱赌博的人必落得一贫如洗,这是势所必然的。抢劫他人的财物必受诛罚,杀人的人定要抵命,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同样是好色,而他们的体质有强弱之差;同样是赌博,而他们的赌技有高明和笨拙的不同。这样,其结果势必就会参差不齐。同样是抢劫,而其中有首犯与从犯;同样是杀人,也有误杀和故杀的区别,这在情理上讲,也应该按情节轻重处理,此中的消息变化是非常细致而微妙的。再则,有的人能够及时悔过自新,将功赎罪,冥冥中就以没有报应的形式显示报应;又有的人因从前的罪福还没有完结,原该受现报的只得暂时缓报。这中间的相互比较,毫厘不会差错,真是微乎其微的。你只根据眼前的见闻,就怀疑因果不分明,岂不成了呆子!

就拿你本身来说吧,也没有什么理由可怨天尤人!按你的命里注定,本当由官居流外(九品以下)出身,而后可以升到七品。只因你机谋深算,善于察言观色,工于趋炎附势,深于排除异己,所以被削减为八品。你晋升为八品官的时候,心里还洋洋得意,自以为心计巧密,由九品而升为八品。可哪里知道,正因你心计巧密,实从七品而降为八品呢!”接着,这人又附在苏先生那位朋友的耳边密语一番,最后大声说:“这些事,难道你全忘了吗?”那位朋友吓得脸色苍白,汗流浃背,声音颤抖地问:“这……这些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那人微微一笑说:“不但我知道,天、地、人三界之中,谁不知道?”

说罢离席,策骑扬长而去。

只见黄尘滚滚,转眼之间就不见了。

文章来源:http://www.folou.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53985&page=1&extra=#pid13297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