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来的故事

Empty

0110-2

听一位年轻的仁波切讲到自己的经历:

小时候帮家里放牛羊,一次在草地上睡着了,结果被动物的舌头添醒了,睁眼一看:是条狼。

小时不知害怕,和狼玩得很开心。后来那条狼把自己的孩子也带来和我一起玩。小狼像小狗那么大,非常可爱。我和那条狼经常在一起玩,感情很深。我放牧的牛羊没有一只被狼咬死的。

现在我大了,再踫见狼,狼肯定吃我。因为我没有了儿时的天真和不设防的心态。现在我,心里有了太多的思想。

我刹那间想到,我对狗的防范和害怕,其实是心中已缺少了对周围生命的爱,对自己看重和保护的心已在不觉中悄悄滋生了。

你们一定要观心,要好好学习观心。观心是很奇妙的事情,若学会了观心,知道了心,就自在了。

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和一位老喇嘛玩。特别热的天,我装着很冷,对他说好冷好冷,于是他穿上几件很厚的棉衣,还冻得哆哆嗦嗦。冬天很冷时我对他说好热好热,于是他脱掉身上衣服,光着身子还热得冒汗!

我递他一杯滚烫的开水,自己拿着一杯凉水,叫他喝水。我说水好冷,咕咚一口喝完自己的水,他也咕咚一口喝光!有时我拿杯冷水给他,说水很烫,他使劲吹,之后才喝,好像水烫得不行。

我小时候特喜欢找他玩,心获得自在的人特好玩!

师父(即老仁波切,他的父亲)对我管教极严,我就是在打骂中长大的。有时打得太厉害,衣服和血肉模糊的皮肤沾一起,撕开时极为疼痛,也没有哪天不挨骂。派的老师也非常凶,稍有不慎,老师拿着书架砸过来,脸上汩汩流血……

现在长大了,非常非常感恩师父和老师的严厉,不然,自己太坏了!

我知道自己下一世会去哪里,我一定会去地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给那么多人灌顶和讲法,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给一大群有修行体验的人讲法,我一定会去地狱。(仁波切诚恳地一再说到)

幸亏,这辈子,对师父们非常有信心,他们说的任何话我都听,每次睡觉前,我要把所有老师们讲的话,反复忆念和思维。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们的恩德所致。我给你们讲的一切,都是师父们告诉我的,我复述给你们而已,我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讲,讲的都是师父们告诉我的……

每次师父有灌顶,我们都不吭声,怕说出去来的人太多。因为灌顶中要对每位参加者打很多手印。有时灌顶后两手反连在一起,不能分开也放不下来了,要在别人帮助下很长时间才能将手臂放下来。”(我忍不住咂了一下舌头,因为我参加过一次仁波切的灌顶,对着我们每个人所打的复杂手印,是我入藏二、三十年所见的最复杂、优美的手印,尽管我象牦牛一样什么都不懂,只是傻乎乎地坐在那里看着炫目的手势!而等仁波切再回到法座上,已气喘吁吁,念经都很辛苦了。)

有次来的人很多,我不想受那种灌顶后手臂动不了的痛苦,所以只是对着一群群的人打着手势,而不是一个个打的。师父当时对所有参加灌顶的人说:“看,这个骗子来了!”

我羞得不行,不敢在人群中出现或走动,觉得所有的笑声都在嘲笑我。

师父说,佛法已衰败到这个样子,你们知道一些的人都不好好执行,那以后的人还能知道到什么!

师父还教导我们说,哪怕对一个众生有利,也要说法,也要说真话,不要怕得罪人。不然佛法真完了。我们要对佛法负责任! 

把你们知道的佛法告诉别人,不要怕得罪人。释迦牟尼佛那么伟大,都有人攻击,我们不要怕。那怕有九十九个人生气,只要能利益一个人,我们都要说法。

我们要真正有利益他人的心而说法。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70c9de0102wpq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