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食人族不期而遇

0102-4

纪晓岚

在玛纳斯,有位流放犯的妻子到山里去打柴,突被玛哈沁捉住。玛哈沁是额鲁特的流民,他们没有君长,没有部族,或几十人结为一伙,或几个人结为一伙,经常出没于深山峡谷,遇上禽兽就吃禽兽,遇上人就吃人。

这位妇女被他们捉住后,便被剥光衣服绑在树上。他们在她身旁燃起一堆烈火,有个玛哈沁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在她左大腿上割了一刀。就在这时,突然林中一声枪响,接着呐喊声、马蹄声震撼山谷。玛哈沁们以为是官军前来围剿,便丢下这位妇女,狼狈逃窜。

其实,这是军营的士卒在附近山中牧马。有位士兵用鸟枪打野鸡,误中马尾巴,一马嘶鸣,群马皆惊,马群相随冲向山林,士兵呐喊追逐,才造成这种声势。假如士兵们晚到片刻,这位妇女便要血肉狼藉了。这种巧合,岂不有点像是鬼使神差!

从此,这位妇女便开始吃长斋念佛,虔诚地信奉佛教。她经常对人说:“我可不是借念佛来求福报呀!天下的痛苦,莫过于活生生地受人宰割。天下最恐怖的事,莫过于被人捆绑正要遭宰割的时候。每当我看到那些生灵被屠宰时,便回忆起当时自己身受楚毒的那种悲惨处境,联想到众生惨遭宰割时它们内心的痛苦和恐怖,也必和我一样。所以,肉类的食物我是咽不下去的。”

这位妇女的话,很值得那些喜好食肉的人设身处地想一想。

 

原文:《纪晓岚写的因果故事》

玛纳斯有遣犯之妇,入山樵采,突为玛哈沁所执。玛哈沁者,额鲁特之流民,无君长,无部族,或数十人为队,或数人为队,出没深山中。遇禽食禽,遇兽食兽,遇人即食人。妇为所得,已褫衣缚树上,炽火于旁,甫割左股一脔,倏闻火器一震,人语喧阗,马蹄声殷动林谷。以为官军掩至,弃而遁。盖营卒牧马,偶以鸟枪击雉子,误中马尾。一马跳掷,群马皆惊,相随逸入万山中,共噪而追之也。使少迟须臾,则此妇血肉狼藉矣。岂非若或使之哉!

妇自此遂持长斋,尝谓人曰:“吾非佞佛求福也。天下之痛苦,无过于脔割者。天下之恐怖,亦无过于束缚以待脔割者。吾每见屠宰,辄忆自受楚毒时,思彼众生,其痛苦恐怖,亦必如我。故不能下咽耳。”此言亦可告世之饕餮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