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即是生意

1221-5

赵立志

几年前,因单位效益不好,母亲下岗了。

学佛的母亲下岗后也不闲着,四处寻觅适合自己的工作。一段时间下来,换了几次工作,都没能长久。后来,她发现小区的西面有一条街,门面虽多但没有超市,邻里街坊也经常抱怨买东西不方便。

起初,父亲并不是很赞成母亲开超市,一来没有这么多资金,二来没有做生意的经验。最后,倔强的母亲用“谁天生就什么都会”的理论说服了父亲。但资金的确成了大问题——因为母亲下岗,没有固定的收入,亲戚也不愿意借给我们钱。父亲在借钱受挫后感慨世态炎凉,母亲反倒乐观,宽慰父亲说,人家不是不想借,人家有人家的困难。父亲摇着头跟我说,你妈就是善良,殊不知人善被人欺啊。母亲白了父亲一眼,笑呵呵地说,学佛人不怕被欺负!

租不起门面房,母亲就找人做了个小型铁皮车,从市场批发了一些日常用品和小百货。白天推到外面,晚上再推回来,虽说挣不了几个钱,但看着自己的小事业一天天有了起色,母亲的脸上也多了久违的笑容。母亲做生意有自己的准绳,一分价钱一分货,不弄虚作假,甚至看到需要帮助的人,会免费送给别人。她常常告诉我,吃亏是福,种善因得善果。

渐渐地,生意越来越好,批发来的商品也越来越多,那个小小的铁皮车已经承载不了如此多的货物了。母亲再次提出租个门面房的想法,经过一番激烈的“辩论赛”,母亲大获全胜,父亲缓缓地把这两年的积蓄交给了她。父亲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我们一家人,没有一个是生意人,即使现在有了一点小起色,但并不代表生意能做大,别到头来“赔了夫人又折兵”。

母亲依然乐观,不试试你怎么就知道不行呢?在一番考察之后,母亲选了一间向阳的门面。一段时间下来,超市的生意越来越好,越做越大。起初还空荡荡的门面,现在又被货物塞得满满当当的。母亲得意地对父亲说,怎么样,谁说人善被人欺了,我看就很好嘛!父亲也变得幽默了,用现在网上流行的话取悦母亲,“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二老相视一笑,我也在一旁乐了。

乐完之后,我就在想,母亲为什么能够从不会做生意,到会做小生意,然后又能把小生意做到今天这个样子呢?于是,我趁在家的几天,特意观察了一下。

一次,一个男人来买香烟,正好我在,我就很热情地把香烟递给他。他微笑接过后,极其利索地打开、拿烟、点火,然后深深吸了一口,很满足的表情,然后便拿出钱包准备付钱。男人从钱包里拿出张十元面额的钱给我,然后仔细翻了翻钱包,又从上衣兜摸到下衣兜,没有找到什么,有些失望,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翻了翻内衣口袋,还是没有。他的脸一下就红了,很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我记得带的钱够的,您看这香烟我也拆封了,退是不可能了,能不能通融一下,少您五块钱,下次再来我给您补上。”我正犹豫不决呢,母亲说:“没事没事,你去吧!”男人走后,我就不解地问母亲:“他有可能是故意的,现在有好多这样的人,专门占小便宜,再说了,一包香烟才挣多少钱啊!现在反而赔钱!”母亲却说:“你不要总把人想得那么坏,谁出门在外没有困难的时候啊!”

还有一次,一位素昧平生的中年妇女,着急忙慌跑到店里,喘着大气跟母亲说:“大姐,能借给我两百块钱吗?我孩子摔了一下,出来急忘记带钱了,没钱到医院连号都挂不上啊!”嘿,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欺负我读书少是吧,这种骗人的小伎俩,竟然还敢出来行骗,谁会上当啊。我正愤愤不平呢,母亲已然把两百块钱塞到那妇女手里,让她赶紧给孩子看病。我纳闷了:平日里挺精明的母亲,怎么这会儿变傻了呢?我不断责备她太容易相信人了,这样早晚会吃亏的。母亲却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被骗了,我们才损失两百块钱。但万一人家真是遇上什么难事了,我们能袖手旁观吗?”

总之,诸如此类“吃亏”的事情多着呢!比如遇上有集市,小区的人都跑到店里换零钱,即使店里没零钱了,母亲也要跑到附近的银行去换,甚至到后来,每当有集市,前一天母亲就把零钱备得足足的,坐等人家来换钱。比如有时候客人的小孩把商品弄坏了,不仅不让人家赔,反而宽慰客人说,小孩子顽皮,长大了肯定聪明。再比如,母亲会把店里马上到期但还没过期的食品下架,说是怕吃坏了人家的肚子。

一段时间下来,我对母亲佩服得五体投地。拿香烟的那个男人,不仅把缺的五块钱补上了,而且成了店里的常客;借钱的中年妇女也把钱还回来了,小区内外的人都来店里照顾生意,说母亲心眼好,卖的货也真,价格也公道。

看着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好,我终于明白了母亲的话,正是母亲种下了善良的种子,才能够收获累累善果。其实,人们真正在意的并不是货物品相的好坏、价格的高低,而是人与人之间的那份善意与真诚。

文章来源:http://story.zgfj.cn/YG/QT/2016-09-23/23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