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微草堂笔记》中的附体事件

1217-5

纪晓岚

乾隆庚午年间,有一次,官库丢失了玉器,于是在嫌疑较大的官库杂役中展开调查。其中有位叫常明的,在被审问时,问着问着,忽然声音变了,用小孩子的声音说:“玉器不是他偷的,但是人是他杀的。我就是他所杀的人的阴魂。”审案的官员吓了一大跳,但细审之下,越问越像真的。如果放在如今这年代,肯定赶紧移送去做精神鉴定了。那年头,上到朝廷,下至百姓,都信鬼信神的。涉及鬼神,办案的那厮还是有点怕,他不敢擅自做主,把常明移送到了刑部。

刑部刚好是纪晓岚的父亲纪容舒接手这案子。他跟江苏司郎中余文仪等人,一同审理这个案子。常明身上那个附体说:“我叫二格,今年十四岁了,家住在海淀。我父亲名字叫李星望。前年正月十五上元节那天,常明带着我去看灯。哪知常明有断袖之癖,回来的时候调戏我。我拼命挣扎,嚷着要告诉我爹。常明一听就慌了,用裤带把我勒死了,埋在河岸下。事后,我爹怀疑常明害了我,到巡城御史那里告了他。案子被送到刑部,因为没有证据,被判决另外缉拿真凶。我的阴魂一直跟着常明,刚开始的时候,和他距离四五尺就觉得热得像烈火一样,无法靠近。后来热度渐渐消减,我逐渐可以到离他二三尺的距离了,又慢慢地能离他一尺左右了。昨天我觉得不热了,终于能附在他身上了。”

二格的阴魂又说,第一次因他失踪报案后,刑部审讯常明时,他的阴魂也跟着到了庭审现场。他说的地方,正是当时审理此案的地方——广西司。刑部找到了以前的案卷,日子果然对得上。这一下令人没办法不相信了。刑部主审官员问道:“你的尸身现在在哪?”二格的阴魂说在河岸的柳树旁边。到那一查,果真在他说的那棵柳树下找到了二格的尸身,还没有腐烂。主审官员叫来二格的父亲辨认,他一看就哭了起来:“娃啊,我可找到你了!”

这事听起来似乎不靠谱,堂堂朝廷刑部,神神叨叨地审案,刑部官员一个个跟神婆似的。但偏偏二格阴魂所指证的事情全都是真的,证据确凿,而且找不到第二种解释。后来审问常明的时候,一叫常明的名字,他说常明的话,很清醒地狡辩;一叫二格的名字,他就说二格的话,变得似昏似醉——人家是阴魂,没办法跟正常人比。审到最后,证据确凿,无可抵赖,常明只能认罪了。在这期间,二格父子絮叨起家里以前的事,都分毫不差。案子至此,已再清楚不过了,刑部上报乾隆皇帝,也不知这乾隆老爷子看到刑部官员集体变身神婆,作何感想?结果很快下来了,判决常明斩立决。

判决一下来,二格的阴魂异常兴奋,忽然扯长嗓子,吆喝一声“卖糕……”——这可怜的娃生前就是卖糕的。那声音与二格生前一模一样,他爹一听,老泪纵横:“好久没听到我娃的吆喝了!”他问:“我娃你要去哪啊?”二格的阴魂说:“我也不知道,爹,我要走了!”从那以后再问常明,他就不再说二格的话了。

祇树点评:

这事是纪晓岚的父亲亲自审理的案子,在那个极重视忠孝观念的年代,纪晓岚不可能为了编一个故事,把老爹都扯进来;二则此事记载的是本朝身边之事,有宗卷可查,断无杜撰之可能。所以这事,可以肯定是真实记载。

常明开始只是好色,想占点便宜,没想到事情很快失控,骤然演变成杀人案。本以为杀人灭口、瞒天过海了,这事就躲过了,哪知二格的阴魂一直跟随着,竟然在庭审时突然发难,进而闹到刑部,终于让常明伏法。这事一方面是二格怨恨不散,二则也是人业力使然,正好让他在庭审时能附身了。古话说的:“色字头上一把刀”,常明在这时应当终于体会到了。

文中所说的,二格的鬼魂刚开始无法靠近常明,觉得他身体炽热如烈焰,这就是民间所说的“阳气”。在鬼道众生眼中,常人都阳气炽烈,根本无法靠近的。只有那些福报耗尽,或业障太重、负能量太重的人,身上的阳气耗尽,阴气太重,才很容易被邪神恶鬼、冤亲债主乘虚而入。福报、正气、慈悲与种种善念,皆是阳气之源。阴气(负能量)太重,不仅招惹神鬼,还同类相吸,吸引种种不如意事。所以慈悲、善念与福德,才是真正的护身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