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后的心性指引 ——16世大宝法王小故事

1128-5

Dale Brozosky

前言

70年代,我开始攻读哲学博士学位,之后放弃了学位,完全致力于探索不同宗教传统的精神修持,大部分接受的是金刚乘的训练。1974年,我在波德市的那洛巴学院教书时,遇到了第16世噶玛巴,之后在他的北美及英国之行跟随着他。90年代,我重返加州柏克莱大学,获得神学以及跨宗教布道的学位。现在主要居住在加州奥克兰(Oakland)。

第16世噶玛巴非常自在,和他一起没有人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或什么时候发生。作为法王1977年访问美国的司机之一,我常在他的驻地过夜,随时准备好第二天一早的任务。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破晓之前,我睡在餐桌底下拼出来的床,侍者到餐厅把我叫醒告诉我,法王要做一次计划外的行程,去造访普特南财一块用于兴建寺院的捐地。就在一星期前,有一千人包括尊胜的卡卢仁波切在内,齐聚在那里进行三天的法会,法王似乎想再回去看看。

日出前,我们开一辆最新型的四轮驱动吉普车出发。当天天气预报会下雨,所以唯有这种车才能爬上泥泞陡峭的山路。与噶玛巴同行的包括蒋贡康楚仁波切和一名出家侍者,这段路程开车要两个小时,而我得到的指示是下午两点要赶回来,赴与EST的创办人华纳·艾哈德的午餐之约。

噶玛巴坐在用丝绸锦缎包覆的副驾驶座。虽然有可能下雨,但去的时候路面还是很干燥,开得很顺利。一路上我很担忧,假如下雨的话,从弯道急转的泥土路爬上陡峭的山坡,会因为泥泞而非常危险。

到达目的地后,噶玛巴花了数小时不急不徐地绕着那块将来要兴建寺院的土地,评估其可能性之后,才宣布要回纽约。

车子刚上高速公路,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像小型爆炸,接着吉普车失去了动力。幸运的是我设法把车安全的停到路边,所有的人包括噶玛巴,都下车走到吉普车后面查看,后轮已经完全扁平。运气好的是车里还有一个备胎,虽然胎痕磨平了,只能希望可以撑回到纽约。

我们把法王座位的那块丝绸铺开垫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当做噶玛巴的临时座位。他就坐在那里,即便车潮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不停的从他眼前呼啸而过,他依然保持轻松与微笑。

卸下后轮后,那块丝绸就铺在轮胎上,法王从石头座位挪到“轮胎椅子”上,我那时正用千斤顶把吉普车顶起来更换备胎。几乎就在同时,开始下雨了,而且很快变成倾盆大雨。

侍者撑开一把黄色雨伞撑在噶玛巴头上,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噶玛巴坐在路边的吉普车轮胎上,看起来如此轻松泰然自若,像一位坐在宝座上的国王光芒四射。当我正手忙脚乱地在倾盆大雨中更换轮胎时,侍者再次提醒我噶玛巴的午餐约会,最后轮胎总算换好了,我们继续赶路。

雨越下越大,变成暴雨,很难看清挡风玻璃外的路况,而我此时正面临还未察觉的困难,但是我的乘客们无视我正面临的困境,似乎对我能安全送他们回家充满了信心,所以全都睡着了。

雨中的能见度变得很低,让我非常紧张。开到往曼哈顿岔路的高速公路出口急转弯时,吉普车在雨中打滑了,我试图刹车时失去了控制,车子猛烈撞向高速公路的挡土墙。我用左手操控着吉普车试图减轻碰撞,用右手臂搂住噶玛巴使他不要撞到挡风玻璃,吉普车大约以15英里的时速撞到墙然后停了下来。每个人都惊醒了,而我的手臂还紧紧的抱着噶玛巴。

看到噶玛巴的前额撞到挡风玻璃,伤口处轻微出血时,我吓坏了!但是我们已经避免了更严重的损伤。只是,吉普车报废了!车的右侧已经完全碎裂,前轮也陷了进去,整辆车已经不能再开了。

侍者这时又再一次轻声提醒我午餐的约会,我跳下吉普车拦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如何前往法王的驻地,然后护送我珍贵的乘客们上了出租车,透过付费电话,我报告驻地的人发生了什么事。

对这起事故,我承担全部的责任。尽管当时的驾驶条件很差,但毕竟不是遇到飓风,也没有别的车发生同样的状况或撞到护栏。我非常难过也很困惑,毕竟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位在雨雪天有经验的驾驶员。

接下来的时光让人痛苦不堪,我觉得自己背叛了噶玛巴对我的信任。找到拖车和修理厂后,我打电话回法王的驻地了解最新情况。这时脑袋冒出可怕的念头——也许,他们在那天以后或永远都不想再见到我了?

一位会讲英文的僧人接听了电话,他告诉我噶玛巴很好,而且他询问过好多次我的情况,担心我没有吃午饭,他说这起事故不是我的错,这是业力使然;事实上,我护住了他而使他免于更严重的伤害。他交代说谁也不许责怪我或说任何让我难过的话,我应该尽快回来驻地吃午餐并且去见他。

我一回到驻地,他们马上带我去见噶玛巴。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小绷带,但看上去一切都很好。他强调说这件意外不是我的错,我已经跟随他旅行好几个月了,现在是时候接受某些教法了。

“和您在一起就已经足够了,”我回答说:“您的存在本身就是教导。”

但法王坚持现在给予教导是必要的,接着就给予我最珍贵的也是上师所能给弟子的最直接的教授:“心性的指引”——心的本性直接指引的教授。

我后来才了解,那个时刻正是接受这些教法的完美时刻,因为我正处于接受那些教法最合适的心理状态。这件交通事故的打击,使我能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直接观看自心本性。

噶玛巴给予教导后,又传授了上师瑜伽,深化我对他及传承的虔诚和有力的连结。法王说,无论离我们的上师是近或远,上师与弟子从未分离过,籍由弟子的虔诚心,这个连结将变得更生动更强烈。

几十年过去了,第16世噶玛巴对我而言依然生动无比,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被称为“一位活着的佛”背后的深意了。

文章来源:http://www.aiweibang.com/yuedu/100273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