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土小释迦”华顶降魔

慧文

1121-3

修禅寺建好,众僧有了安身之所。当然,当时所谓的寺院,充其量也就是个茅棚吧,对于刚到天台山的智顗禅师一行来说,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知足了。安顿好大众,智顗禅师接下来就要完成自己到天台山的心愿了。

他为了能够在禅定修行上有进一步的提高,首先离开修禅寺,独自一人前往寺院北侧方最高的华顶峰,进行苦修。虽然传记中没有具体提到在地势险峻的华顶峰到底修行了多长时间,但相信绝不是三五日那么简单。智顗禅师在华顶的修行,就如同当年悉达多太子在菩提迦耶的菩提座上一样,大有不成正觉誓不起座的决心。

精进修行了许多日,有天晚上,具体时间是后半夜。在禅定中,他突然听到大风将树木拔起的声音,雷声阵阵,惊动了整个山脉;随着大风雷电,各种各样的魑魅涌现在眼前,有的头戴龙头,有的口中喷火,有的叫起来像霹雳的声音,有的喷出黑雾,种种形状,千变万化。

传记中形容的一句话很贴切“图画所写降魔变等,盖少小耳。可畏之相,复过于是。”意思是说降魔变文里面描绘的魔鬼形象,跟这比,都是小儿科了。真正可怕的程度,比画要可怕得多,画根本就画不出来!

可怕的魔境现前了,虽然场面非常可怕,但是智顗禅师湛然安心,心中没有生起丝毫的恐惧心。大概是因为禅师不搭理,鬼魅们也觉得无聊了,于是逼迫之境也渐渐自然消散。紧接着,他过世的父母和僧侣同伴又出现在眼前,对他又是拥抱又是相依的,或哭或笑,一时又热闹开了。智顗禅师依然深念实相,观一切境本空,终于这个境界也消失了。

两个境界的出现,前者大概是为了让他体验在孤寂山顶独自一人修行,面对诸法逼迫,以及心中对恶法的恐惧心,是以一种强的、硬的方式来让他屈服。而后者,是为了勾起他对人世间温暖的回忆,以软的方式诱他入魔。释迦世尊在成道的前夕也曾遇到相似的情景,可以理解为魔旬干扰修行者,也可以理解为真正的战胜自己内心。总之,无论强软二魔怎样的干扰,智顗禅师都不为所动。

经历过这一晚,他对佛法的理解就更为成熟了,他学会如何将自己对于佛法的研究与自我体验结合起来,他将修行与实际生活融为一体,超越了一切矛盾与抵触。也是因为这一次的体验,对他后来天台圆融教法的提出,有非常深刻的指导作用。

同样地,经历了魔境以后,明星出现了!这时候,有位神僧出现在他跟前,对他说:“你能战胜魔怨,很了不起,可以成为真正的勇者了。能够经历这一劫,也没人能再比过你……”如此这般,神僧对他进行了一番安慰,然后,进入重点,开始为他讲法。讲法的内容甚深难测,微妙非常到了言语道断的程度,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语言在真理面前显得苍白而无力。

经过一番说法指点,智顗禅师言下大悟,下座后,身心都异常的轻松。当他从华顶返回佛陇的修禅寺时,心里盈满的是“风烟山水,外足忘忧,妙慧深禅,内充愉乐”。

因为有华顶降魔这样一段经历,后人将他尊为“东土小释迦”,这样的经历,中国古往今来,也只他一人达到。接下来,他要开启十年的天台山教化,且看他在幽深的老林里怎么做到“是金子到哪都发光”的。

文章来源:http://globalbuddhism.com/BuddhismWisdom/BuddhismStory/9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