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喜乐与空性

BLISS AND EMPTINESS

作者:彼得·莫雷尔

By  Peter Morrell

15

作者介绍:

彼得·莫雷尔,理学学士、哲学硕士,曾获教育学研究生证书,也是一位医学史学家。1975年起他开始教授“生命与环境科学”课程;作为利兹大学的动物学研究生,他在1999年以一篇关于英国顺势疗法历史的论文,取得了斯塔福德郡大学历史与社会学系的哲学硕士学位。

1998年,莫雷尔当选为所在大学医学史系的荣誉助理研究员。他从工作中总结出了影响自己的多方面因素——科学背景极力主张公正的中立性和客观性;对神话学和人类学的热爱,促成了一个没有特定目标的思想和观察结果的收藏家;生态学家对整体论的热爱,结合了教师对清晰、简洁表达的偏好,并带有分享知识和被理解的强烈愿望;诗人对文字的激情;记者的职业素养和对研究课题孩童般的热忱。1978年,他从已故兽医乔治·麦克劳德的学生那里学习到顺势疗法,整个80年代当中一直在实践它。

彼得由于出身卑微和格调简单而颇受资质上的质疑,但人们对资格持有者却鲜有评论,他们受傲慢者的崇拜,并能威吓那些不持资格者。1982年,彼得与罗杰·约翰逊合作出版了教科书《环境科学》;之后,陆续发表了大量关于顺势疗法历史的期刊文章。目前,他正在编辑哈内曼的文集,该书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出版。给《英国医学杂志》写信也是彼得喜欢做的事情。他现在已婚,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喜欢散步、游泳、绘画,陪家人度假。

通讯地址:Dept of Sociology, Staffordshire University, College Road, Stoke-on-Trent, ST4 2DE, UK

喜乐和空性是密续中的两个重要侧面。不是单独的空性或单独的喜乐,而是一种合二为一的交织体验。为什么是这样呢?密续的核心就是佛陀证悟的根本体验。这种体验包含两个基本元素。第一个是一种视世界为持续不断的生灭迁变之流的见解。这是空性见的基础。没有什么是恒常的,因此一切都处于无常和不稳定的潜在条件中。

这意味着什么都不能单独存在,必须协同依赖于其它事物。因此,现实依赖于因缘而产生,是一种产物,而不是自生的。

这种迁变性不仅对外部物质世界,对内部的思想和情感世界也鲜活适用。因此, 外部世界在我们凝视它之前早已破碎瓦解,人的内心世界亦复如是。所谓的“我们”,和外部世界一样是不稳定和刹那迁变的。这将导致可怕的无身份性以及自我概念的崩解,听上去非常吓人。一想到我们的思想和感情瞬息万变,就会令人不安。但我们仍然执著恒常的理念,恒常的自我和恒常的外部世界。事实上并没有这样的一种恒常,了解到这一点会让我们感觉受到深深的伤害。我们时时处处都在抗拒这种观点,不愿意面对“自我”的消亡。因此佛陀揭示的问题与其说是无常本身,不如说是我们所深深固有的常执。

如果孤立地看待这个观点,大多数人会认为空是可怕或虚无的。这接近禅宗的观点,强调空高于一切。证悟体验的另一个组成元素是喜乐。佛陀证悟时经历了持续的喜乐状态,一种身心同时、不退失的喜乐。这种喜乐和空性见的结合就是证悟体验的根本。这种体验也从此一直持续到佛陀涅槃。

喜乐有许多种,感受的喜乐有一个共同点——短暂,或者说无常。这包括看到漂亮的东西,听到动听的声音,感知到美妙的香气、味道和触觉等,还包括食物、身体感觉、性高潮等带来的乐受。然而它们都是短暂的,它们会消退。但是佛陀证悟后经历的喜乐不会退失。由于证悟,他的喜乐持续、强烈而且不退。

佛陀的“初转法轮”确立了小乘佛教的教义、八正道和佛教的伦理基础,以及对无常本质的略示。在灵鹫峰二转法轮时所宣的般若经典(宣讲究竟智慧的佛经),含摄了大乘佛教的教义基础,提出了更为深刻、完整的无常与空性见解。这些组成了龙树菩萨的深奥论著和禅宗的基础。第三转法轮所宣的是如来藏法门,成为了密续的起源。

密续中对喜乐和空性的培养非常审慎和关键。它们组成了密续的基础,密续中的修持也都以其中之一为基本要素。另有两个重要的原因说明喜乐和空性是证悟体验的核心,因而也是通往密乘道的关键。

首先,空性与喜乐的结合是佛陀的见解,因此从“无”中构建出这样一条道路,必定能引导修行人越来越接近这见解本身,从而获得证悟。在这个意义上,金刚乘的道路就相当于一场成佛的带妆彩排:通过结合空性和喜乐,我们建立了一条通向证悟的直达线路。第二个原因是空性和喜乐的观点可以转化为一种殊胜坛城一般的世界观,一切众生都是我们珍宝般的母亲。喜乐也是一种稳定而有力的意识形式,因此它可以用来深化止禅的境界,进而对无常与空性获得更稳定、更深入的洞察。据说在密续中,成佛是当智慧与方便,或者说是甚深与广大结合在一起时发生的。这也就是所说的空性和喜乐的交织。

在金刚乘中,安住于空性对本尊进行的观修,可被精确地描述为喜乐与空性之结合,因而也非常地接近佛的境界。它适用于多种有益的目标——比如产生喜乐;其本性是无常和空性;它产生很多功德;利益一切众生;是一种纯粹的形式;未被世俗污染;解脱于贪、嗔、痴和所有的烦恼;本质上是清净刹土的一部分。它也是一个喻示了心相续中的佛性超越无常轮回而恒常存在的例子。任何在心识中生动显现的事物都会产生深刻的业力种子,生生世世留存在心相续里。因此,观修自性本尊能在心相续中建立非常深刻、非常强大也非常有益的种子。

金刚乘之道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在日常现实生活中培养喜乐,并且是在时时刻刻中。这是自性本尊瑜伽的一个方面。它还依赖于对一切现象皆是空性之见解的非常深刻和持续的培养。修行人可以仅从反观什么事物令人愉快,以及什么能最终导向喜乐开始,很快就能够实现对此的调节和控制。

培养对外物和内心现象的空性见能够产生喜乐,也能导致统治我们的感官经验的土崩瓦解,因而更加相信由自心产生的世界图景的力量,它凭借自身能力作为替代现实是完全有效的。它大大增强了对外部现实力量的怀疑,从而相应降低它对我们的控制。因此基于空性寻求喜乐, 基于喜乐寻求空性,以及基于这二者的禅修体验,必定可以导向自性本具的“佛性基础”。在此基础上也构建出了密宗瑜珈的主要修行方法——本尊瑜伽,也就是把自己观想为本尊(佛),把外部世界观想为清净刹土,把所居的建筑观为坛城宫殿,把其它众生观想为本尊眷属,把一切音声观想为密咒真言,把一切文字观想为佛法等等。持续地培养这种珍贵的观点能够否定(抑或暂停)凡夫的世俗见解,并能提供持续的保护使见解不被世俗现实染污,也就是保护见解不被轮回的妄念所染。因此金刚乘的道路直接趋入证悟体验本身的“密穴”,就像一条秘密的内部楼梯,直达佛的境界。因而密宗修行是直接培养佛的见解——无我的喜乐与空性之见。

没有空性见的喜乐无异于放纵的感官享受;没有喜乐的空则与可怕的虚无主义近在咫尺。可以说,佛教两者都需要,因为空性观虽然正确,但若缺了慈悲(或喜乐)也很难建立一条吸引人的道路,同时构筑这条道路也需要一些柔软的元素。喜乐与空性在一起不仅形成了完美的结合,更准确地反映了佛的证悟境界的本质。密乘修法中培养的喜乐,是依赖于禅定的一种纯净乐受,而非不净的感官体验。

文章来源:http://www.homeoint.org/morrell/buddhism/bliss.htm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6.08.10

翻译:圆为

一校:王子恒

二校:圆直

终审:圆等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