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正念禅修: 也许是必要的,但真不容易! ——在灵岩禅修中心,面对为期五天的正念与禅修诸多技巧, 她准备逃跑,最终她能获得禅悦吗?

Mindfulness meditation: It may be essential, but, boy, it isn't easy

Facing five days of mindfulness and meditation techniques at Spirit Rock Meditation Center, she's planning her escape. Will bliss be achieved?

作者: 玛丽·麦克韦恩

By Mary MacVean

洛杉矶时报

11

作者介绍:

玛丽·麦克韦恩曾任《洛杉矶时报》“身体与心灵”栏目的编辑。她喜欢跑步和烹饪,曾在《泰晤士报》担任早间指定编辑、网站联络人、美食作家及文字编辑。她也曾于美联社任国家美食编辑、作家。在莫斯科当过特约编辑和专栏作家,并在当地开办了一所儿童烹饪学校。玛丽于2015年离开泰晤士报。

13

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伍德艾卡的灵岩禅修中心,参与者可以练习正念禅修。

听起来很容易吧? 但可能会令你很吃惊。

静语禅修的第三天,我只在切菜准备晚饭的时候说了14个字。

第二、四和第五天没有多大区别。

我并不喜静。但这却是我自己的主意。今年年初,我几乎用了一天的时间,开车到马林县的灵岩禅修中心,让自己沉浸到禅修练习中。我想静下来,不再担忧职业、十几岁儿子的未来,以及老房子的装修;看看我是否能够停下来,只是停下来——五天,或许,在此之后,每天也能停下来一小会儿。

结果,止语并不难。

而禅修却很艰难。

定义“正念”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禅修已成为主流——参与者中有保守的专业人士、监狱服刑人员、公立学校学生、好莱坞明星,甚至军人。据报道,还有比尔·克林顿。科学家们正在研究禅修对于血压、抑郁、疼痛和注意力问题的作用。在我们如今急速前行的生活中,追溯几千年前关于生活的智慧。

禅修方式数以百计,而在美国最为熟知的是正念禅修,这也正是我在灵岩禅修中心修习的方式。

戴安娜·温斯顿,曾一度是佛教比丘尼,现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正念意识研究中心的教育主任。她认为正念是:“用开放、好奇的心态关注当下的体验,并愿意去接受现实。”

定义禅修的词汇

禅修是精神的而不是宗教的——是如今很多人用来观察自己在宇宙中位置的方式。目的是为了获得清明、智慧和自由,最终开始主动践行正义与慈悲。

当时,我们有近100人参加了“法旨禅修”。每天的日程从早上六点安排到晚上九点半,进行禅坐、行禅、食禅、工作禅 (切菜是我每天的工作)。不允许阅读、写作,以及使用手机。

入门

马克·科尔曼是我的一位禅修导师,他说通常人们来到灵岩时已经“精疲力竭(并且)能量耗尽了”。几天后,“这种感觉会更加强烈,因为我们开始感觉到精力完全消耗殆尽。但是离开的时候,通常感到愉快、踏实、更加清晰明了。目光变得炯炯有神,身体也更加端正挺拔。”

入住中心后,我分到的房间内有单人床、折叠椅、床头柜,以及我见过的最小的盥洗池。我把注意力放在房间里唯一的电子产品上,想要立刻打开收听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但这时我想起来:止语。它只是一个时钟,并不是收音机。

我感到忧虑。开始思念我的丈夫,但并不想我的黑莓手机。

晚饭前的几分钟,我走出户外,眼前是一片连绵起伏、青草遍地的山峦,天空辽阔,我的烦恼随之平息下来。至少这风景是美丽的。

亲爱的禅修日记:从质疑到铭记

三餐是自助素食,简单但新鲜美味。我们用手推车运送餐盘,每次排两个盘子,刮掉盘中最后一点食物用来作为堆肥的原料。用餐时仅有的声音之一是厨具与康宁餐具碰撞的叮当声。我尤其感激此时的安静:没有谈论家乡、工作、家庭的压力。

晚饭后,老师们会做佛法讲座,包括禅坐练习、佛和禅修本身。虽然我们这些禅修者(老师们这样称呼我们)大部分时间是沉默的,但老师们却不同。

我们开始第一次打坐练习,重点只是关注呼吸。导师霍华德·科恩说,如果你走神了,只要注意力再回到呼吸,不要评判——五天止语中听到诸多知易行难的教诲,这是其中一条。

我吸了一口气,胸腔扩展。突然,我想到了回到洛杉矶时准备晚餐的细节。哎呀,回到呼吸。一次呼吸,也许是两次,又走神了,想起我儿子在以色列度假。

浸入缓慢

这里到处都贴着标识,无须发问。浴室中的标识提醒大家关灯、使用无香味的肥皂和洗发水,以及清理垃圾。房间中的标识,提醒如何清理及轻关房门。

我们早晨六点起床。某天清晨,我在室外系好靴子的鞋带,抬头仰望,夜空中繁星点点,一轮新月几乎完全被云朵遮住。野生火鸡咯咯地叫。又一个清晨,我们完全沉入寒冷的雾天。

穿着UGG羊皮靴和巴塔哥尼亚保暖服,以及运动服和披肩,我们走进了大厅,开始早餐之前的禅坐。目的在于通过共修的力量支撑每个人的努力。我忍不住地想知道,大家是否在争先表现得最平静。

是的,即使是你,也可以禅坐

我们在地毯或直背椅上打坐。每个人用枕头或小的跪坐平台来布置自己的地方。盘坐是主要的姿势。我环顾四周,效仿其他姿势,以求找到适合自己的姿势,但是不管我怎么坐,都坐不住。我就是那唯一不能安然入坐的人吗?止语令人生畏。要是我咳嗽了怎么办?仅仅抓一下胳膊,听起来都像是猫的尖叫声。

科尔曼要求我们把精力集中在“当下这一时刻”。

正如我所说,知易行难。

科尔曼把这个过程比作训练小狗衔报纸。一遍又一遍回到报纸上。不可以生气。我喜欢这个比喻,它提醒了我:不要把制定的重要目标看得过于严重。

在瑜伽课和进餐之间,禅坐在三十分钟和六十分钟之间交替。在小组中可以见到老师两次,我们会发言,尽管不多。科恩开玩笑说,我们有些人可能一直在计划逃离。被说中了!我曾经想过,不知道我的滑轮行李箱,在通往停车场的走道上会发出多大的声音。

第二天一整天,我有点头痛,感觉云里雾里。但我的静坐——如果不算禅坐——进步了。直到整个静修活动结束时,其中曾有几次禅坐,都是被结束的锣声所惊醒。

我们行禅是为了放慢脚步,也许二十步,感受脚步的抬起和放下。对我来说,行禅就像休息。我沿着丘陵间纵横交错的小径行走,看到了鹿、鹰,有一天还看到十四只喧闹的野生火鸡渡河。

世间正念

科尔说:“佛,二十多岁时是一位王族,那时他开始思考存在的本质。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尽管我享有舒适和特权,但是我并不快乐。对其他人来说也是如此吗?”

“对于很多人来说显然都是这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温斯顿说,“禅修的时代已经到来。”她为人父母的耐心,深深打动了孩子班上的其他家长,因此受到大家邀请,教授一次正念禅修的课程。

禅修助你走过人生旅程

目前越来越多的禅修机会展现在人们面前。网络上有成百上千的禅修应用程序可供下载。“Headspace”是一个提供在线订阅的禅修服务,今年年底将在洛杉矶设立办事处,以响应“美国社会确实急剧增长的需求”,安迪·普迪科姆说。《正念》是加拿大新斯科舍省上个月全新推出的杂志。

即使将文明抛在身后,世界也并不安静。鸟和飞机、汽车和滑行的行李全部闯入了宁静之中。但真正的宁静在我们灵魂深处,即便有抵押贷款、孩子和工作。

我的精神之旅受益颇深,足以支撑在I-5公路上漫长的自驾回程,并开始我和家人的家庭修习。我打算继续为开悟而努力,即使我不得不勉强接受一个更加温顺的自己。

文章来源:

http://articles.latimes.com/2013/mar/30/health/la-he-meditation-20130330

原文发布日期:2013.03.30

智悲翻译中心译竟于2016.08.12

翻译:圆其

一校:罗丹卓

二校:圆莉

终审:晋美班玛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