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止异常的大成就者:晋美钦哲旺秋

1112-6

第四世佐钦仁波切·弥举南凯多杰又名晋美钦哲旺秋,是最令人惊奇和举止异常的大成就者,他具有非凡的神通并对贤劣没有分别心。

1793年他生于丹科山谷,父亲是阔的头人索南丹,母亲是南喀辛旺嫫。在授记偈颂里晋美林巴明确指出了到何处可以找到第四世佐钦仁波切;而第三世佐钦仁波切自己也指出了他将转世的地点。婴儿才出生不久,就敲着一面鼓不断唱诵莲师咒,并反复说“佐钦”这词。

七岁时,在许多大上师面前他展示了自己对前世的记忆,佐钦寺的众出家人和德格王宫怀着极大的喜悦热烈隆重地将他迎回佐钦寺坐床。嘉绒寺的南喀泽旺秋珠为他举行了剃发仪式,给他起名晋美钦哲旺秋。他从第三世尼玛扎巴·弥举彭德得到许多传承;特别是从南喀泽旺秋珠得到了《空行宁提》、《桑哇宁提》和《多森宁提》的传承,并且他圆满了很多修诵。

从十二岁起的七年里,他每年至少有六个月进行严格的闭关。他从南喀泽旺秋珠、第一世多智钦、澈宇·仁增千摩、第三世协庆饶绛、第一世协庆嘉察、堪钦仁增桑波、嘉威纽固、晋美俄嚓和嘉瑟·贤彭他耶得到诸多法要和传承。

二十岁时,佐钦仁波切再次赴雅砻贝玛固拜见多智钦和多钦哲、佐钦本洛等共约六十人,他得到了许多传承,包括《宁提雅喜》、《十七续》、《大乐圣道》和《耳传金刚桥》。

一天多智钦递给佐钦仁波切满满一托巴啤酒。身为出家人,他此前从未尝过酒味;但这是上师赐予的加持,所以他接了过来。一饮而尽后,多智钦的证悟被自然移置于佐钦仁波切,他证得了法性尽地相──情器对境的觉知消融于究竟法性。从此佐钦仁波切成为最为大名鼎鼎的大成就者,他遍知一切而且不起分别心。他既没有了对贤善的渴望,也断除了对邪恶的畏惧。有一句流行的俗话:“其他人的酒,作用会逐渐消亡,但多智钦的酒,效果从不减弱。”

开始时佐钦寺的管家们对多智钦把佐钦仁波切转变成为一个丧失所有交际和行政管理能力的人感到不悦,因为这些能力对于住持具有许多分寺的大寺院来说非常重要。但后来他们认识到佐钦仁波切精神证悟的智慧和能力之伟大,转而极为感激。

二十二岁时,他去前藏朝圣,拜见了第九世嘉华喇嘛──他的一个远房堂亲。他去了所有重要的圣地,献上供养并进行禅修。他从龙钦若巴嚓、大掘藏师达威沃瑟、喀多确吉多杰、多杰扎寺的夏拉图瑟、敏卓林寺的赤钦贝玛旺嘉和夏桑秋珠得到诸法要和传承,从德摩摄政洛桑土登嘉参他受了具足戒(近圆戒)。

对来求法者他随时给予法要和传承。有时他会把艰涩难懂的经文讲解得清晰而详尽;但另外一些时候,他会把浅显易懂的经文教授得跟其原义没有丝毫关联。有时候在法会仪式上,他开始摇动手鼓后,其他人不得不抓住他的手将手鼓夺走,否则他会一直摇下去,因为他已经超越了凡人的分别心。

一天他受邀到另外一个山谷参加盛大的法会。他安坐于一个高高的法座上,面前陈设了各种最精美的食物。他突然说:“我拒绝吃东西。”他的侍者恳求他说:“请吃一点东西吧。否则法会的主办者会感到脸上无光的。”吃了一顿后,他说:“现在我将要死去。”人们非常震惊,问道:“为什么?”他说:“食物里面下毒了。我本不想吃的,但你们让我吃。现在我不得不死了。”人们请求他想办法避免这样的结局,因为他具有如此能力。接着他问:“我应该把食物呕吐出来吗?”人们央求道:“当然,请便!”然后就在法座上他呕吐起来。他活了下来,一点病症也没有。

在很多年里,佐钦仁波切每三年去一次德格传法并主持重要典礼仪式。五十岁时(1842年),当天正要离开佐钦寺前往德格时,他的脚被门坎绊了一下,他冒出一句当地表达愤怒的俗语:“希望我再也不要将脚踏在你身上。”之后他又加了一句:“哦,对了。反正我也不需要了。”后来在德格,在为期七天的法会开始前那个晚上,他不断在睡梦中说话,但人们只听明白一句:“贡拉(护法神仪式的司仪)飞走了。”第二天他说:“我必须回去。我的到来已经利益了德格,佐钦寺需要我。”便不再说话。他的侍者们请求他留下,因为这是对德格王宫和王国很重要的法会。几天以后他们得到消息说佐钦寺几乎彻底毁于大地震,很多人死于这场地震。仁波切说起的那个贡拉被抛至一段距离开外,摔断一条腿,但幸存了下来。

由德格和其他功德主的慷慨资助,特别是在嘉瑟贤彭他耶和其他诸上师的现场指挥下,他重建了佐钦寺,将其建得更宏伟壮观。之后在佐钦仁波切指导下,由贤彭他耶亲自监督,熙日森哈佛学院建成了。后来它成为宁玛派修学的模范机构。

文章来源:http://www.ryxb.net/public/2000051/p/$selIndex/P_CONT_2000051_200151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