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佛陀:我们的心灵同侪

The Buddha: Our Spiritual ‘Contemporary’

file0001

作者:皮特·尼尔森 博士

By Dr Peter Nelson

在当今西方社会,资本主义和科学世界观已成主流,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心灵层面的追求骤减。确实,对于许多人来说,宗教信仰要么是落后、不理性的追求,要么被视为与更重要的人生目标无关,如“挣钱”或“出人头地”。同样令人不安的是,那些在大众认知中存留下来的纯正宗教理念,又经常被误用为“新时代”的“自我提升”法。比如,“我值得拥有这辆高级宝马轿车,因为梵我如一,我与整个宇宙同尊同贵”之类的说法!然而,我认为,经验主义、怀疑主义和自我依靠,这三种典型的且紧密相关的哲学立场并不必然导致唯物主义或虚无主义。悉达多·乔达摩——这位历史上在印度开启佛教传统的创始者,早在2500年前就对这三种哲学立场作过开示。在他的摄持下,这三种哲学立场不是绝望的代名词,而是解脱道的门扉,通往全新的心灵之途。

经验主义的理论认为,所有真知都源于我们的五官。自西方启蒙运动后,这种理论导致了人类以及整个世界在心灵上的广泛没落。我们仿佛被判罚到了一个纷乱且冷酷的世界,没有任何被救赎的希望。佛陀同样认为真相只能经由感官验证,由此,他得出一个非常著名的结论:不存在永恒不变的灵魂。

然而,因为佛陀将心识作为第六个感官,他所言的经验主义并非简单的唯物主义。通过在禅定状态下观心,佛陀证得业果和轮回的实相:虽然我们没有不变的灵魂,但是多劫累世以来,我们拥有随善恶业所流转的神识。佛陀进一步阐述,只要通过守持戒律以及如法的修行(八正道),我们的相续可以得到净化和超越,从而获得心灵上的解脱或涅槃。

在西方,经验主义必然导致哲学上的怀疑主义。如果真知只能通过五种感官获得,那么,上帝、永生以及绝对真理等名词便成为了超出感官、无法证实,且毫无意义的概念(例如,逻辑实证主义的结论)。同样,佛陀也强烈质疑思辨的形而上学。在巴利文经典中,佛陀始终拒绝回答十类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宇宙的起始和范围,灵魂与身体的关系,以及解脱者(即成佛者)在死后以什么状态存在。然而,佛陀对于这些问题的缄默是合乎教轨的。这不同于在西方,怀疑主义迅速沦为了无神论。

佛陀不回答这些问题,不仅是因为它们超出了人类认知的范围,更重要的是,这些问题于解脱无益。著名的“箭寓”(Majjhima-nikaya 1:426ff.)深刻地阐释了这个观点。在这则寓言中,佛陀把寻求这十类问题答案的人比作一名身中毒箭者,在毒箭被拔出之前,他想知道射箭者的姓名,箭的木头种类,以及箭羽的材质等。佛陀指出,不等此人得到答案,便会死于箭伤。同理,在一个人弄明白那些玄学问题的答案之前,他的生命就已结束,而他本可以通过修习佛法获得解脱。换言之,佛陀为了鼓励世人进行真实有益的宗教实修,故而回避那些哲学思辨。而在西方,形而上学被摒弃的代价是抛弃灵性生活。

第三个哲学立场——自我依靠,也同上述两种立场一样,并更具现实意义。在西方,如果我们局限地认为我们所处的世界只有五种感官,同时玄学真理也被摒弃的话,那么我们就成了唯一可以拯救自身存在意义的途径。但是,若连超验(这个概念)都不被认可,那么这世上还剩下什么所谓的意义呢?佛陀的范例再度给予我们指引。由于吠陀经(或印度教)里所宣说的真理不能被他亲身证历,所以他彻底摒弃了公认为权威的婆罗门传统。尽管他也显现出了极度的自我依靠,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认为精神世界是虚无缥缈的。不仅如此,他还另辟蹊径,开创出一种不同的灵性之道。

在这条道路中,对真理最重要的一条衡量标准便是信徒的个人体验。在巴利文经典中,他的教义和教法有一个核心特征,那便是“现前观察”(来看)以及“不依靠他人”(不假外缘)得道。我并不是说我们也应该创立一个自己的宗教,而是佛陀发明了一种宗教的方便方法,它十分符合当今对于自我依靠的看法。在个人生活中,佛法是否能站住脚,取决于我们对佛法效果的体验。

总而言之,我希望这篇文章已阐明了佛陀的哲学观点与西方当下处境的关联,同时,也展示了佛陀的宗教智慧如何给予我们灵性启迪以及帮助我们应对令人沮丧的世间困境。学习佛法,并不意味着放弃成为“现代”人,或回退到古老、与现实脱节的宗教旧时代。相反,通过学习佛陀遍照古今的范例,我们将把自身当下的存在转变为一种积极的宗教行为。

文章来源:http://www.buddhanet.net/spiritual-contemporary.htm

原文发布日期:2002.04

翻译:圆痴

一校:行昊

二校:圆阳

终审:安安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